«1 2 3» Pages: ( 2/3 total )
不似荇菜
水精灵菜菜
杀人游戏MVP勋章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3
发帖: 1412
威望: 1289 点
金钱: 491 静电币
支持度: 6120 点
在线时间:147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2-03
最后登录:2016-07-25

 

这一辆奇特的小马车,载着爱情和一颗不会长大的童心,究竟可以去到哪里?

好美啊,看到犹豫的5分钱硬币会心滴笑了,看到他们的戒指惊叹了,看到最后这句话,折光好神奇的好敏感的一颗心和想象力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Posted: 2009-03-27 10:23 | 15 楼
枷锁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68
威望: 62 点
金钱: 0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2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7-13
最后登录:2016-02-16

 

  缠绕的菜和瓶
我的未来依然是梦
Posted: 2009-03-27 11:33 | 16 楼
折光暗语
Aurora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8
发帖: 2284
威望: 2681 点
金钱: 1513 静电币
支持度: 6480 点
在线时间:693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22
最后登录:2017-08-31

 

 
[ 此贴被折光暗语在2009-05-09 00:19重新编辑 ]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this world h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Posted: 2009-03-27 11:40 | 17 楼
不似荇菜
水精灵菜菜
杀人游戏MVP勋章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3
发帖: 1412
威望: 1289 点
金钱: 491 静电币
支持度: 6120 点
在线时间:147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2-03
最后登录:2016-07-25

 

图片:
看见这张图想起了棘公主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Posted: 2009-03-31 10:39 | 18 楼
折光暗语
Aurora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8
发帖: 2284
威望: 2681 点
金钱: 1513 静电币
支持度: 6480 点
在线时间:693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22
最后登录:2017-08-31

 嗝

我花了整整一个夜晚来做甜点。
一开始只想做些小曲奇,可是量多了面粉。那就再做一个奶油蛋糕,却又打多了奶油。我是一个很容易做错事情的人,越不想错的时候,就越会出问题。
然后我想,或许应该做一些泡芙,虽然这是一种麻烦的甜点——黄油,水,面粉,鸡蛋,全都要拿天平称好分量,哪怕只差一点点,也会膨胀不起来。

那一天,忽然决定去学做泡芙。
在教室里,我比做化学实验还认真,可是打开烤箱的候,烤盘上躺着一坨坨黑漆漆的小饼干。一股无辜的焦香飘满了房间,他们硬得可以硌掉牙齿。
每一步的程序都没有错,我指着食谱,委屈地问。
点心师傅什么也没有说,只把他的成果推到我面前。那是一盘子金黄发亮的泡芙,一个个都鼓胀如小猪。
我恶狠狠捡起一只扔进嘴里。然后是第二只、第三只⋯⋯
那个下午,我竟吃掉了小山也似的一堆小猪。
并且,不紧不慢地,打了一个嗝。

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吃得太多了。
我在等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虽然我知道,即使等到了,那也不会是一个愉快的电话。但那仍然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电话,我不希望会出什么差错。
可是电话铃响起来的时候,胃里面忽然一阵发胀。
这真是一个很坏的征兆,我只来得及说了一声“您好”,便对着电话打了一个嗝——一个又响又长的嗝——对着电话那一头,一个我十分重视的人。

再没有比这更坏的了。
我企图解释,可张开嘴的时候,却觉得唇齿间充满奶油的香甜。是因为那些泡芙吗?
我想起蛋糕店里粉红色的空气,想起点心师傅红扑扑的面孔,想起下课的时候,每个学员都拿到一个漂亮的小盒子,可以带走自己做出来的点心。
于是,我象对待名贵珠宝一样,把那些黑漆漆的饼干小心捧进了盒子。
鬼使神差一般,我竟对着电话说起下午的事情:我多希望我能做出漂亮的泡芙,可我只做出一堆黑漆漆的小饼干。
那一边很沉默。
我又说,你相信吗,我吃掉了整整一堆泡芙,足有二三十个。是一口气吃下去的,你相信吗?
他还是什么话也没有说。
我开始觉得好笑起来。也许是他的沉默让我放肆;也有可能,我的确吃了太多的泡芙。我的胃里充斥着小小的气泡,每一个都带着奶油的香气。
它们一个接一个冒上来。于是——我又打了一个嗝。比之前的那一个更响更长。

我已经不再需要去解释什么。
我找错了人,而他会错了意。
一个打错的电话,因为一个嗝的缘故,开始变得荒诞而有趣。
笑意不知从哪里产生,越来越盛,竟然难以忍耐。我挂下听筒,按住肚子,突然笑得前仰后合直不起腰来,一边笑一边猛烈地打着嗝,直到空气里面充满了蛋糕店的味道。

你知道吗,那么多美食,为什么甜点总是最后端上来。
有的时候,胃里明明已经饱了,却还要再塞下一口奶油下去,才会觉得真正满足,然后快乐地打一个嗝。
面包和肉汤填饱肚子,可蓝莓派懂得忧伤,泡芙叫人快乐。

我十分认真地把一盘东西推到无弦面前。
我还是没有学会做好的泡芙。也许是我的手笨,也许真正让泡芙膨胀起来的东西,不是水和油的比例。
但这些小饼干,已经不会硌掉牙齿了。并且,我在上面挤了很好的奶油。
下一次吧,下一次会更好些的。
[ 此贴被折光暗语在2009-04-03 00:56重新编辑 ]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this world h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Posted: 2009-04-03 00:00 | 19 楼
折光暗语
Aurora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8
发帖: 2284
威望: 2681 点
金钱: 1513 静电币
支持度: 6480 点
在线时间:693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22
最后登录:2017-08-31

 寻找一颗心

我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搜集心的。
搜集心?
恩呐——
我拉开抽屉,往桌上一倒。你看——各种颜色各种材质,整整一抽屉。

我的天,那么多。
恩。
你怎么搜集的?
买的,看见好看的就忍不住买下来。
那你要那么多心干什么呢?
玩,闲来无事就拿出来玩。

真可怕,无弦用一种很古怪的眼光看着我,好似在看躲在古老城堡里的老女巫——那种调制出形形色色的药水去和人们换心的女巫。
一颗又一颗,她把换来的心在架子上排成一排,夜深无人的时候,一边咳嗽一边拿来把玩。
她一定是这么想的。

我笑起来,又不是真的心。
似乎更授人以柄。
要不然,分给你一颗吧?
终于越抹越黑。
无弦拼命朝我挤眉弄眼。
看,心就是这么麻烦的一样东西。

这一颗,在乌鲁木齐的天桥上买的。那么红的石头,偏混着些黄色斑点,叫我想起小时候吃过很甜的山楂糕。
这一颗,在圣安东尼奥的河边买的。一个老人用陶瓷做出各种各样的东西,里面都藏了细小的沙砾,摇一摇就沙沙地响。你听——你听过心里的声音吗?可它其实并不象一颗心,深蓝的颜色晕开白色的花纹,倒象在大海深处开花的海葵。
还有这一颗,在45号公路边上看到一家小店,没有理由地就停了车。店主人卖各式各样的小化石。我挑中这一颗心螺,他却偏要给我一截儒艮的肋骨。
可我要这个干什么呢?
这个没有人要,可以送给你。
于是我想,我若说这是亚当的肋骨呢,会不会有人肯相信?

哈,竟还有一颗骗人的心。无弦简直要拍起手来。
你会相信吗?
我拿出那一截骨头——摸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却在不知多少年岁月里沉淀出黑色的幽光,隐隐象有磁性。
真要命,实在不是不象个女巫的。

这么些的心,你真舍得送人?
为什么不呢。
没有人需要那么多的心,即使女巫,也只是习惯性左一颗右一颗地去换了来,分门别类放在架子上。闲时无聊,就统计它们的颜色和质地玩。
只是一个普通的游戏,不过因为对象是心,才让人产生异样的幻觉。
你想要哪一颗呢?

你想要哪一颗呢?
女巫拉开遮住架子的帘子,铁皮人原想不到她竟然这么大方。
你可以选择一颗强壮的心,或者一颗柔软的心,一颗快乐的心,一颗有一点忧伤的心,一颗狡黠却善良的心,一颗敏感但坚韧的心……这里有那么多的心,你可以选择随便哪一颗带走。
但无论如何,你是需要有一颗心的。

哪里会有这样的女巫,分明是保险推销员,无弦大摇其头。
那你猜,铁皮人最后挑走了怎样的一颗心呢?

他在架子前面站了很久很久,终于看花了眼睛。
然后他认为,还是去翡翠城里找奥芝要一颗心比较好。
那个冒牌的术士并没有女巫那么丰富的收藏,但至少,他会给铁皮人一颗心。
你知道,是确定的一颗心。
[ 此贴被折光暗语在2009-04-07 14:53重新编辑 ]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this world h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Posted: 2009-04-07 14:34 | 20 楼
楼兰故衣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2
发帖: 1796
威望: 1696 点
金钱: 1850 静电币
支持度: 6120 点
在线时间:2170(小时)
注册时间:2006-01-01
最后登录:2016-08-29

 

原来女巫的心是买来收集的。原来无弦是铁皮人,我一直以为她才是真正的女巫:)
Posted: 2009-04-07 14:47 | 21 楼
不似荇菜
水精灵菜菜
杀人游戏MVP勋章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3
发帖: 1412
威望: 1289 点
金钱: 491 静电币
支持度: 6120 点
在线时间:147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2-03
最后登录:2016-07-25

 

以为开头写的是啊衣女妖

原来是绿野仙踪啊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Posted: 2009-04-07 15:17 | 22 楼
折光暗语
Aurora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8
发帖: 2284
威望: 2681 点
金钱: 1513 静电币
支持度: 6480 点
在线时间:693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22
最后登录:2017-08-31

 死神

这是别人告诉我的故事,当然,也许已经加入了我的想像,我对无弦说。

她说她见过死神。
说死神是一个倒霉的小孩,有苍白的皮肤和神经质蓬乱的头发。永远披着那件作为死神必须继承的黑斗篷,扛着一把过大的镰刀。

她说死神有一个很大很大的花园,种满了鲜红的罂粟花。
但是他看不见,他的家族遗传奇怪的色盲毛病。满园的红花,在他眼里都变得薄纱一般透明。
镰刀扬起的时候,花瓣飞舞着融入透明的空气,有种不真实的美。
但实际上,花瓣是绯红色的,炽热张扬的颜色,有时候映出漫天的霞光。

她曾经很详细地给他描述那种鲜红的色彩,但他很难理解。
什么是炽热呢?
为什么红色让你觉得温暖?
温暖是什么?
他问了许多让她不知该怎么解释的问题,并不是他的错,但她终于厌倦继续解释——她本来就不是一个耐心而有涵养的人——她开始生气: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区别?你还是一样收割所有的花,凋零的,盛开的,甚至那些不曾开放的。
于是他沉默了,可他坚持:我想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吧。

她想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
她的右手握着她的小刀,把它按在栅栏上抹来抹去,她在企图想些什么的时候总是这样做,这是一个有点吓人的小动作,甚至死神都往后缩了一缩。
这叫她大笑起来,喂,拿着镰刀的死神也会害怕一把小刀的吗?现在我已经告诉你你看不见的景象了,该你了,该你告诉我——那些被收割的灵魂,都会去到哪里?
这是她们从一开始就谈好的条件,由她告诉他生命是什么,而他则告诉她穿越死亡以后的情形,作为交换。

他们消失了,死神安静地说。
就象那些花,飘进风里,就此不见,我一开始就告诉你了。
就这样?!这根本不是一种公平的交换,她觉得受了很大的欺骗,愤怒起来,手里的小刀磨得霍霍作响。你是死神,没有理由不知道。

但这不能改变死神的答复。
他们的确消失了。
我也曾幻想他们并未消失,幻想死亡不是终点而是一个起点。巨大的乔木倒下去,生长出蘑菇和苔藓,然后,蝼蚁成群而至,筑巢繁衍,生生不息。
或者那是一个幽暗而嘈杂的场所,每个灵魂都退去掩饰,在黑暗中说些赤裸裸地话,坦率地让人觉得悚然。
又或者真有天堂的存在,遥远而美丽的所在,天使长着透明的翅膀,如这个花园里的美一朵花⋯⋯
但他们的确消失了。

即使死神的灵魂,也不过是另一处花园中的花朵。
没有人知道穿越死亡以后的世界在那里,也许有一个终极的神明掌握这一切,但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死神有一双浅灰色的眼睛,很浅的灰色,玻璃一样透明,折射不出色彩。
他一次一次地舞动着镰刀,不过是履行着他必须履行的职责——收割一些花朵,然后,等待新的花朵生长。
那双眼睛忽然湿润了。
她觉得诧异:死神也会哭泣的吗?
她摇摇头,我本来看不惯流眼泪的人。不过后来,我自己也曾经哭过一次,比你哭得厉害地多。
所以我决定原谅你。
她收起睡觉也不离开的小刀,跳上她的马——这小刀给她强烈的安全感,但实际上,她很少真正用到它。

离开死神花园的时候,她看到死神又一次挥舞起镰刀。
灵魂的花瓣漫天飞舞。
它们并没有消失——或没入泥土沉沦腐败,或飘往更远的地方,执意不肯停歇。从死神花园往外的小径上,到处都是花的痕迹,鲜活的色彩慢慢消退,留下点点残红粘在道路上,篱笆上,甚至死神那经久使用的镰刀上。
但这都不是最终的结局。
所有的色彩都有消退的那一日,在无人看见无人知晓的时间和地方,进入另一个世界。

这时候,她忽然可以理解了。
理解那一双眼睛——那一双看不见色彩的眼睛,让他可以永远安静地挥舞镰刀,而不至于因那些色彩而犹豫,或亢奋,或痛苦,或产生其他不必要的情绪。
为确保长期履行他的职责,是不是只有适度的平静的伤感是可以容忍的。
因宿命的无奈而产生的伤感。
她有点庆幸,大部分的人并不承担这样的职责。

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故事,无弦似想发表点什么评论,但又说不明白。
后来她问,可她是谁——那个见过死神的她,你一直没有说。
啊,她——
你记得那个叫做《冰雪女王》的故事么?你记得格尔达去寻找加伊的路上,曾经遇到的那个强盗小女孩吗?
她拿走了格尔达的暖手筒和马,不过给她留下了靴子。她还给了格尔达驯鹿和她母亲的大手套。
当然,后来她长大了。
她一直喜欢到处走,去各种各样的地方,听各种各样的故事,有各种各样的经历。
她甚至哭过一次,很厉害地哭过一次。但基本上,她仍然认为自己是个幸运而快乐的强盗小女孩。

我在一次旅程中遇到她。她把死神的故事说给我听——反正总得说点什么,她说。
说完以后,我们分道扬镳,她正打算去一个新的地方,如果不喜欢的话,那就再换一个地方。


[ 此贴被折光暗语在2009-05-12 14:44重新编辑 ]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this world h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Posted: 2009-05-12 14:37 | 23 楼
瓦尔基里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金钱: * 静电币
支持度: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 此贴被折光暗语在2009-05-12 14:44重新编辑 ]

死神的帖子,在一个奇异的时间点上被编辑……
Posted: 2009-05-14 11:22 | Unknown 24 楼
楼兰故衣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2
发帖: 1796
威望: 1696 点
金钱: 1850 静电币
支持度: 6120 点
在线时间:2170(小时)
注册时间:2006-01-01
最后登录:2016-08-29

 

LS很强大。。。 谁的马甲?
Posted: 2009-05-14 11:39 | 25 楼
不似荇菜
水精灵菜菜
杀人游戏MVP勋章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3
发帖: 1412
威望: 1289 点
金钱: 491 静电币
支持度: 6120 点
在线时间:147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2-03
最后登录:2016-07-25

 

是超人MM呀

有点奇怪为什么死神都扛着一把镰刀,灵魂收割者的意思?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Posted: 2009-05-14 11:40 | 26 楼
折光暗语
Aurora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8
发帖: 2284
威望: 2681 点
金钱: 1513 静电币
支持度: 6480 点
在线时间:693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22
最后登录:2017-08-31

 

Quote:
引用第24楼瓦尔基里于2009-05-14 11:22发表的  :
[ 此贴被折光暗语在2009-05-12 14:44重新编辑 ]

死神的帖子,在一个奇异的时间点上被编辑……


。。。。。我不是故意的。。不要吓唬我啊啊啊。。。。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this world h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Posted: 2009-05-14 21:27 | 27 楼
无弦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1
威望: 22 点
金钱: 211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7-25
最后登录:2010-10-12

 

折光光。早上好。~\(≥▽≤)/~
Posted: 2009-07-25 19:56 | 28 楼
飞甩鸡毛2
赚狗币还是亏狗币的一个月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151
威望: 2081 点
金钱: 115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2549(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1
最后登录:2017-03-23

 

在看一遍感觉不一样了
看来是我的心境不同了
Posted: 2009-07-26 12:51 | 29 楼
«1 2 3» Pages: ( 2/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狗狗静电BBS - wwW.DoGGiEhoMe.CoM » 科学人文 Scientific & Humanistic Cultures

沪ICP备05008186号
Powered by PHPWind Styled by Magi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