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中国建筑业巨头兵败欧洲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楼兰故衣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2
发帖: 1796
威望: 1696 点
金钱: 1850 静电币
支持度: 6240 点
在线时间:2170(小时)
注册时间:2006-01-01
最后登录:2016-08-29

 中国建筑业巨头兵败欧洲

高速公路、高速列车、豪华的机场,所有这些看似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建筑令世界对中国企业赞叹不已。然而,波兰一条横穿于土豆田之间的普通公路却难倒了中国的一家大型建筑公司。

多年来,中国建筑企业一直在中国本土及发展中世界开发巨型工程。华沙和柏林之间的这条A2公路本应是中国建筑企业在欧洲舞台上绽放光彩的好机会。波兰方面急切希望这项工程在6月8日欧洲足球锦标赛开始前完工。这是波兰首次主办该赛事(与乌克兰联合主办)。

然而,这条公路一段30英里的关键路段却因规划不力、严格监管、成本高于预期而问题百出──青蛙也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原因。

与中国建筑商签订承包合同已经近三年,工程却依然没能完工。波兰政府警告称,欧锦赛期间,在这条公路的“中国路段”会有绕道。

为波兰政府负责监管该公路建设的工程师什切潘尼亚克(Leszek Szczepaniak)说,在我看来,这家中国公司没有为履行合同做好准备。现年50岁的什切潘尼亚克是荷兰DHV公司的工程师,受聘负责监管A2公路的整体进程。

中国官员以及该项目主承包商、北京的中国海外工程有限责任公司(China Overseas Engineering Group Co)没有回应置评请求。中海外合作伙伴上海建工集团(Shanghai Construction (Group) General Co.)发表声明说,我们还在处理有关该项目的相关问题,在这个阶段不便接受任何采访。

波兰这个公路工程对中国政府的某项战略提出了质疑:中国政府主张推动国家主导的建筑公司成为满足世界基础设施需求的低成本解决方案。温家宝总理最近提到了中国在美国基础设施建设中“互惠互利”的角色。他4月份在华沙宣布将设立10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支持中欧和东欧的基础设施、科技和能源工程。

一家中国公司在为旧金山-奥克兰海湾大桥(San Francisco-Oakland Bay Bridge)供应更新所用的支撑桥面的结构钢,还有一家中国公司与美国公司合作,以4.07亿美元的竞价负责纽约市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大桥(Alexander Hamilton Bridge)的翻修。

中国建筑企业在本土或非洲承建的工程规模一般都十分浩大,但受到的监管很少。而在美国的这两个大桥工程,中国建筑商是与美国公司合作,受到的限制更多。

相比之下,在波兰的这个公路工程中,中海外是受雇全权负责一个欧盟国家的一项复杂工程,包括在严格的监管之下负责设计、融资和建设。最终是以失败收场。

据参与该工程的很多人说,中海外管理技能薄弱,缺乏财务知识,而且不懂得监管和备存纪录在西方公共工程项目中的重要性。中海外顾问、会讲中文的弗里德里希(Marek Frydrych)说,他们以为自己来到了非洲。

中国的高速公路体系在长度上仅次于美国州际公路系统(U.S. Interstate Highway System)。由于把重点放在为发展中世界修建基础设施上,中国的工程公司成为了世界上最繁忙的工程公司。

中海外是国有的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China Railway Group Ltd.)的国际分支。从上海最高的建筑到刚果的大坝,许多浩大的工程都出自中海外的工程师之手。

波兰被认为是通向西方的大门。作为欧盟增长最快的成员之一,波兰正设法改造此前被忽视的基础设施,规划了包括铁路、发电厂在内的诸多项目,另外还拨款200亿美元用于新建公路。中海外在五年前左右进入欧洲,在华沙郊外运输工人街(Transportation Workers Street)上的一所米色房子里设立了办公室。

中海外在波兰的业务进展缓慢。竞标一条地铁和两座体育场均以失败告终,唯一的一个大合同是一家六层楼酒店的工程。

这种状况在2009年开始转变,当时波兰公路管理机构计划招标,对华沙和柏林之间的公路进行现代化改造。

在华沙和波兰罗兹市(Lodz)之间新规划了一条56英里的公路,以替代原有的道路。原先的道路穿行于大片的土豆田之间,是条坑坑洼洼的双车道,跑的都是些载着农用设备的拖拉机。

2009年9月,中海外联手三个合作伙伴,以4.5亿美元的竞价赢得该公路30英里路段的建设权,价格是波兰政府预估成本的一半左右。

竞标失败的欧洲公司提出了正式抗议,说中海外不可能在有利润的情况下实现其中标时的承诺。从官方文件来看,中海外提交了工程师的简历以证明他们的资质,同时宣称公司有一亿美元的可用资金,这样就能减少融资成本,从而成功地击退了欧洲公司的挑战。

除了中海外,另外三个合作伙伴──两家中国国有大型企业上海建工和中铁隧道集团(China Railway Tunnel Group Co.),以及华沙的小公司Decoma Ltd. ──都拒绝置评。

负责监管的什切潘尼亚克表示,在2010年的设计和筹备阶段,中海外实现了既定的目标,并展示出了技术上的实力。

组织实际施工比想象中困难。中海外安排了49岁的铁路工程师傅腾玄管理这项工程。他只会说中文,而且似乎没什么权力。他对同事说,哪怕是购买一台办公用复印机,都需要北京总部批准。

中海外在当地雇佣的最资深的工程师皮亚提克(Robert Piatek)说,我不能说他的坏话,只不过他没法作出决定。皮亚提克2010年底左右离开了公司。傅腾玄于2010年底回到中国,目前记者无法联系到他。

什切潘尼亚克说,到2010年秋天,傅腾玄没能按合同要求提名供应商和分包商,也不采取行动输入中国工人和设备,这让他开始感到不安。

据波兰监管机构说,中海外的管理层似乎忽略了这项工程的某些关键要求,包括公路下面三英尺高的通道,这是为了让青蛙及其他小动物安全穿过公路。这些通道在欧洲是标准配置,但在2010年的一次实地考察期间,由中国驻波兰大使陪同的中海外高管在得知这些法律规定时似乎很惊讶。

波兰国道及高速公路总局(National Roads and Motorways)局长维特茨基(Lech Witecki)说,很显然,有人并没有考虑到这项文件规定。

青蛙通道并非中海外在考虑这项工程时明显忽略的唯一细节。皮亚提克说,中海外最开始没有书面预算。他说,这项工程的成本最开始算错了。

在波兰,参与工程的所有人似乎都很信赖中国政府,认为中国政府能保证这项工程的成功。

曾任波兰基础设施部部长、现任欧洲议会议员利贝拉兹基(Boguslaw Liberadzki)说,任何有关中国是否能完成这项工作的疑虑都被打消了。他在最近一次采访中说,当时主流的观点是:中国政府是有钱的政府,他们想进入欧洲市场,他们会负责所有损失。

虽然中国在非洲和亚洲等地的工程资金状况经常不明朗,但分析师说一般都是中国政府掏钱。中国公司通常不会面临当地监管,可以输入任何需要的设备、原材料和工人。出现问题的时候,中国使馆会与当地政府商量出解决办法。

在筹备这项工程时,傅腾玄努力想让供应商同意他的条件。他的翻译克里斯提克(Artur Krystek)说,他经常对销售人员说,他们能和这样一个中国大公司做生意是他们的运气,然后要求对方给出20%和40%的优惠。克里斯提克说,他不知道怎么做这个工程。

时任中海外高级当地工程师的皮亚提克说,当注意到问题的出现时,中方工程师表示政府官员会解决。皮亚提克回忆说,他们根本不听,他们说,中方会有人来解决所有问题。

傅腾玄的一个难题是雇佣愿意以低价建设公路61个天桥的分包商。2010年11月,傅腾玄组建好了一支工程队,但什切潘尼亚克以工程队太缺乏经验为由否决了。

据多位知情人士称,几天后,傅腾玄回到了中国。皮亚提克也辞职了。

后来由47岁的工程师孙航负责。他是中海外财团合作伙伴中铁隧道集团的工程师,在迪拜和香港有过工程经验。

孙航拥有更多的自主权,也有更多的工作要接手。不久,大约200名中国工人到达施工现场,压路机碾平地面,一条施工便道铺好了。什切潘尼亚克说,他觉得当时还是有可能按时完工的。

然而,什切潘尼亚克说,当他在2011年初左右要求中国工程队保证为骤降的气温做好准备时,中海外派发了外套及其他厚衣服,而没有按照他的要求配备适合冬天使用的重型设备。孙航未回应置评请求。

2011年2月,中国农历新年时,中海外在当地一家中餐馆请波兰工人吃饭庆祝,喝酒用的小酒杯底面印着毛泽东头像。

据波兰国道及高速公路总局称,到了春天,中海外似乎陷入了资金短缺。一般情况下,中海外会在稽查员确认一项特定工作后30天获得付款。但波兰国道及高速公路总局说,孙航当时要求更快地拿到钱。稽查员说之所以延迟付款,是因为备存纪录没做好,施工也有失误,包括工人在混凝土中放置加固钢筋的方式有缺陷。

什切潘尼亚克说,有时施工做得很棒,但由于“文件不足以证明施工质量”而导致付款延迟。

2011年5月初的假期过后,许多中国工人没有返回波兰,机器也停了。

在什切潘尼亚克的逼问下,中海外的孙航解释说他没钱了。中海外完成了大部分运土工作,但仅仅铺了一条施工便道而已。

接下来的几周,中海外的账单堆积如山。分包商放火烧轮胎以抗议公司拒付款项。于是,中海外总经理方远明5月底从北京飞往波兰,计划解决索赔事宜,重新启动建设并尊重合同条款。

但施工并未恢复。到2011年6月初,波兰总理图斯克(Donald Tusk)注意到了这一事件。据与会人员称,他与中海外高管及中国驻波兰大使孙玉玺见了面。他告诫说,这项交易不能重新协商,因为欧盟规定禁止对公共采购合同进行调整。

据一位目击者称,在一次会议中,中国驻波兰大使孙玉玺承诺,中海外会为了“中国的荣誉”履行其义务。这位目击者说,当他们在第二天下午再次召开会议时,孙玉玺却传达出不同的信息,他说中国政府对一个“独立公司”的影响力有限。孙玉玺未回应置评请求。

波兰国道及高速公路总局局长维特茨基说,6月9日,中海外总经理方远明对他说,需要另加3.2亿美元才能恢复施工。这将使得总成本比中海外的竞标价高出70%。

几小时后,波兰政府炒掉了中海外。中海外高管对此感到震惊。当时与这些高管在一起的中海外媒体顾问奥斯沃斯基(Pawel Osowski)回忆说,他们说,天啊,这是不可能的。

中海外出局后,波兰方面聘用欧洲建筑商来完成公路施工,但价格比原先要高。

波兰国道及高速公路总局希望能以中海外及其合作伙伴在工程伊始承诺的工程履约保证金来抵消成本的增加。如果施工停止,中海外就需要支付3,700万美元的保证金。问题在于:这些钱大部分都存在了中国的银行账户,目前牵涉许多繁杂的手续和法律诉讼。波兰国道及高速公路总局已经在北京和郑州的法院向当地的分行提起诉讼,试图使这些资金获得释放。

当被问及是否还会雇用中国建筑公司时,波兰国道及高速公路总局的维特茨基说,我们需要修路,我们需要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

James T. Areddy
Posted: 2012-06-11 16:00 | [楼 主]
飞甩鸡毛2
赚狗币还是亏狗币的一个月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155
威望: 2085 点
金钱: 155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2550(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1
最后登录:2017-11-15

 

战场就是最好洗掉贵族笨儿子们的地方
Posted: 2012-07-03 11:35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狗狗静电BBS - wwW.DoGGiEhoMe.CoM » 科学人文 Scientific & Humanistic Cultures

沪ICP备05008186号
Powered by PHPWind Styled by Magi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