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 Pages: ( 1/2 total )
本页主题: [侦探剧]花好月圆(初始剧情)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折光暗语
Aurora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8
发帖: 2284
威望: 2681 点
金钱: 1513 静电币
支持度: 6480 点
在线时间:693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22
最后登录:2017-08-31

 [侦探剧]花好月圆(初始剧情)

管理提醒:
本帖被 bbsriver 从 侦探剧游戏II Mystery Drama II 移动到本区(2011-10-08)
清枫山上一共有两座度假屋,一座叫“花好”,一座叫“月圆”。
月圆位于山腰,后门外是一片圆形的湖面,果然团团如满月。时值盛夏,湖面上莲叶翻卷,洁白的荷花大朵盛开,即使隔着车窗玻璃,班春天也似乎能闻到荷香阵阵。
于是他多少遗憾了一下,可惜没有租到这一间啊。
不过继续绕山往上,等看到了位置接近山顶却格外幽静,重重花叶掩映中的“花好”,他的这点遗憾也就得到了很大的补偿。
花好是名副其实的花好,四周种满了各色植物,屋子本身的外墙也爬着浓密的爬山虎。虽然蔷薇和紫藤的花期已经过去,但一树树天使的号角怒放着,让班春天觉得,天堂也不过如此吧。
外面还没有别的车,钥匙在门边的信箱里躺着。
我果然来得早了,班春天干脆在院子里闲逛了半天,吸饱了新鲜空气,才开门进屋。

他没想到,客厅的沙发上,已经坐着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了。那人似乎对班春天的出现完全不觉得吃惊,他放下正吃着的半块蛋糕,伸出手来。
“你就是斑马吗?”
还好班春天反应也不慢,立刻认出他来:“你是——瓶子哥?”
于是两人相对大笑,“久仰久仰”地客气了一番,班春天才好奇地想起来,外面没有车,瓶子是怎么上来的呢?
莫不是——他看看客厅一角扔着一辆自行车,又看看瓶子面前的茶几上那半块蛋糕以及各色吃食。恩,看来瓶子是“减肥是为了更好的吃”这个理论的信奉者啊。
他的这个形象,叫斑春天不知怎么想起福尔摩斯的哥哥迈克罗夫特。

一番客套完毕,瓶子仍然坐回沙发继续享受着他的美食,斑春天却坐不住,在度假屋里转来转去,很快把房型结构弄明白了。
这间单层小屋平地面积大约150平方米,大门朝南,进门左手是一个衣帽架,往北有两个卧室,第一个卧室里有一张大床,第二个卧室则放着两组上下铺单人床。进门右侧是很大的客厅,客厅里除了有2组沙发,还有一张可以翻开变成双人床的折叠沙发。这样算来,住8个人应该刚好,斑春天在心里盘算着,不过这次来的一共是五男三女,要怎么合理安排,还得想想。
客厅往北是储藏室和厨房,储藏室里放着备用的床单被子枕头以及大量供大家洗漱用的不同尺寸毛巾。厨房里的格局非常标准,只是靠近门口的地方挂着一部电话引起斑春天的注意——在这个深山里面没有手机信号,而这貌似是整个度假屋里唯一的一部电话。
厨房东侧是餐厅,放着一张欧美风格的长餐桌和八张椅子,这没什么特别,特别的是餐厅东侧墙壁上挂着一张动物皮剥制的标本,斑春天本以为是狐狸,仔细一看,原来是当地山中特产的一种土狼,真是独特的装饰品啊。
餐厅再往东就是唯一的卫生间了,8个人合用一个浴室,到洗澡时间会很挤吧?尤其是那些女生,八成是磨磨蹭蹭的,斑春天想到这里,不尤希望自己软弱的肠胃在这个周末可以坚强一点。
餐厅、浴室同第二间卧室的墙壁隔着一条短短的走廊,走廊尽头还有一扇小门。还有一个房间么?拉开才明白,原来这扇门后面是这幢屋子的电表箱。狭小的空间里,有着各色斑春天看不明白的电线和保险丝。本来只是普普通通的东西,但是,想到这次聚会的主题,他又忍不住往那堆电线多看了几眼。
屋内的结构大致如此。
此外,餐厅有一扇后门通往一个北露台。露台上放着一些阳伞摇椅。一角还有一个正方形,边长两米,高约半米的塑料容器,上面盖着厚厚的防雨布。这是什么?掀开防雨布的一角,一股热气铺面而来——原来竟是一只冲浪浴缸?里面蓄满了不知什么时候的水,因为这炎夏的气温,已经被晒得很烫。
这可真是奇怪,度假屋的主人怎么会想到在露台上放一只冲浪浴缸呢?既然放了,还放了水,又为什么这样遮盖起来。斑春天觉得颇可以提出一些可能性,但一时也没有什么结论。
露台再往外就是花园了,除了郁郁葱葱的植物,还有一处篝火的痕迹和一个烤架,在这样的花园里点篝火吃烧烤果然是很浪漫的事情吧,即使看到烤架有一种本能的排斥,斑春天还是不得不承认,这里真是浮生偷闲的好地方。

他还沉浸在花园的清新空气中,忽然听见山路上传来汽车的声音。一辆大红色的日本小房车开上来,本次聚会的三位女客到了。
从驾驶坐走下来的女孩一头披肩长发,配着厚厚的浏海使她看起来十足是个文静的小淑女,但一下车就对着两个同伴急急说着什么,样子又活泼又顽皮,虽然距离太远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但斑春天完全可以想像到她那种极快的语速。
她的两个同伴都是小个子。长发的那个面孔圆嘟嘟的,细眉细眼,表情温和得象一只小睡猫。短发的女孩有一张典型的南方面孔,尖下巴,大眼睛,微厚而性感的嘴唇——她也象一只猫,不过不是睡猫,而是那种活泼伶俐的小黑猫——怎么会想到小黑猫呢?她的皮肤明明很白啊。
菜菜,啊水,楼兰,斑春天一边观察着,一边把这三个女孩在心里对上了号。

********************

与此同时,位于清枫山半山腰的月圆度假屋。
张淇淇和谢妙然正坐在露台上聊着天。她们是大学时代最好的朋友,毕业以后却因为种种原因多年不见了。这一次如果不是乔兰本来说要结婚,或许她们还没有机会见面呢。
“可是你说,小兰怎么又不结婚了呢,偏等我们大家都买好飞机票,准备要出发了,她又不结婚了?她和程朗怎么了,你知道吗?”淇淇呱嗒呱嗒地摇着摇椅,眉头紧皱。她倒不介意花了老价钱的飞机票——来这样山明水秀的地方,即使只是度一个悠闲的周末,也是十分美妙的——但个性天生不能容忍悬疑,尤其这悬疑还关系到她最好的朋友——怎么好好的,乔兰和程朗又把婚礼取消了呢?
他们从大学时代开始就是模范情侣,却偏偏爱情长跑了快十年,就是总也拖着不结婚。起步晚过他们的淇淇和妙然早几年也都分别结了婚,问起乔兰,乔兰只说不急。这一次,好不容易要修成正果,眼看着一切都准备就绪了,淇淇比自己结婚的时候还兴奋,却在最后时分接到乔兰的通知——婚礼取消了,但还是欢迎他们都来,一起度一个周末。
不,乔兰和程朗并没有分手,只是觉得,仍没有到结婚的时机。
若是换做其他什么人,淇淇一定会追问到底这是为什么。但是这是乔兰,乔兰和谢妙然是淇淇心中自认为唯二的两个她们无论做什么她都会无条件支持的朋友。所以,乔兰不说原因,她硬是一句话也没多问,生生把所有的问号都憋回了肚子里。
可单独与妙然在一起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聊着聊着,还是把这个问题给提了出来。
“我也不知道,总有道理的吧,她没说。”妙然一点也不比淇淇知道得多,而且也没有淇淇那样的好奇心,因此此刻望着荷塘与盘山公路,更是完全享受着好风流动,“诶,今天第二辆自行车了,山顶那间度假屋的客人好兴致啊,都不怕累。”
淇淇一贯欣赏羡慕妙然的泰然态度,这下子,又登时觉得自己还是太八卦了,也就放弃追问,顺着妙然的话往山路看去。
“真的,这个和刚才那个不同啊,看起来倒象是个经常骑车的人,就是怎么有点破衣褴褛的?”
“大概一路上风沙大,吹着吹着就没形象了?”
“吹成这样,他得从多远的地方骑过来啊,呵呵呵~~”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直到妙然的丈夫沈思聪找过来,“两位小姐,来和你们确认一下晚上怎么住?”
“嘿,那还用分吗,男生一间女生一间呗。”
“你们三个人挤大床行吗?”
“没问题,挤大床算什么呢,当年在宿舍,我们三个人三尺小床也挤过。”淇淇处理起这类问题来,总是很粗放。
结果被妙然白一眼,“那是八年前,如今我们都胖了不止一圈,而且,五个男生睡2组上下铺也不够。”
“要这样说,男生倒没问题,客厅有个沙发床,把程朗赶出去睡就是,罚他好好地又莫名其妙把婚礼取消了。”
“储藏室还有多余的床垫吗?我还是觉得大床三个人太挤,有多余的床垫,我就搭个地铺吧。”妙然坚持。
于是淇淇逗她,“不然我和乔兰睡大床,你和思聪一起睡客厅的沙发床,就两边都解决啦?”
“去,那也是把乔兰赶出去罚她和程朗睡客厅。”这回妙然干脆假装凶恶地掐了淇淇一把,两个女人一下子笑闹作一团。
思聪去储藏室看了一下,结果没有床垫。
但刚才和淇淇闹了一回,妙然忽然觉得有点恍惚,一时间好似中间的七八年就不存在了,又回到学生时代,大家都是傻乎乎的单纯小姑娘,没有结婚成家。这样想着,倒觉得三个人睡大床也没有那么挤了。
于是夜晚的方案也就这样定了。

*******************

从月圆到花好的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拖把骑了快一小时的车才到,中途还被叶子和天堂的汽车超了两回。他们两人都好心地停下来要带他上去,但拖把则认为,骑车是自己的人生态度,不能轻易放弃。
于是等他到山顶的时候,其他七个人都已经聊了好一阵子了——他们都是一个叫做“杀人不眨眼”的网上论坛的常驻会员。别看这网站名字吓人得很,其实不过是一群杀人游戏和推理小说爱好者的聚集地。
因为有着共同的爱好,这些网友虽然初次见面,却相谈甚欢,很快交流起各自的来历背景。
瓶子三十出头,但在这群人当中已经是大哥,他是一个知识产权律师,如果说出真名来,在相关领域里可算小有名气。其他男生都在二十七八岁的年纪,斑马是本地人,做过很多工作,但没有一个是超过三个月的,不是嫌工作累就是嫌待遇差,说穿了他就是个游手好闲的二世祖,家里有钱,结交甚广,这次的度假屋也是他通过关系租下来的——据说象现在这样的度假旺季,这地方可不好租啊。叶子和天堂从事计算机工作,两个人虽然不住在同一个城市,但兜兜转转却发现原来都是一家大公司不同分公司的同事。论级别,叶子是高一级的主管。但天堂的工作能力十分出众,据说只要是计算机上的问题,交到他手里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人又长得白净斯文,女孩子似的秀气,便在业内得了个绰号,叫做“万能的萝莉”,在总公司人人皆知。因此两个人见面,倒还是叶子对天堂先“久仰”了一番。
三个女生的年龄小一些,菜菜二十五岁,也是本地人,在一家旅行社做导游。楼兰二十三岁,去年大学毕业,考上了南方一个城市的公务员,而最小的阿水还不满二十一岁,是大学两年级的学生,别看她外形温柔秀气,学的专业可是法医。
当时这个消息在论坛里被八卦出来,可是很让大家意外了一番,虽然“杀人不眨眼”汇聚了很多悬疑爱好者,但大部分即使不是叶公好龙,也就是纸上谈兵。完全没想到真遇上个未来法医!故而这一次聚会,大家说什么也一要见一见她。瓶子哥首先发话:“谁不来都行,啊水一定要来。”有他这句话在,菜菜更干脆利用地主之宜和职务之便,三下五除二就给啊水把行程飞机票都订了下来。这样一来,啊水也就盛情难却了。

拖把进门的时候,大家都熟悉得七七八八了,就等着他呢。
“你就是拖把吧,哎呀你还真是人如其名。”菜菜给他开的门,她真人和网上一样活泼直爽,说完却又觉得自己多少有些唐突,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还好拖把完全不以为忤,他虽然外形不羁,在网上也比较狂放,时不时说些颇为轻佻的话,但真人却挺平顺内向的。
大家催着他自我介绍,他想一想,说出三句:
“我是拖把,职业是摄影师,爱好骑单车旅行。”便觉得介绍完了,摸着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真人与网络的反差让开朗的菜菜又一次忍不住带头笑起来。
再没有什么比女孩灿烂的笑容更让人放松的了。
因为自觉个性内向,拖把本来对要不要来参加这种网络不是不犹豫的,但此刻看到菜菜的笑,终于觉得自己的决定还是正确。

不过初次见面的网友,再怎么志趣相投,比起一起在大学厮混多年的死党总还是要客气一些,这在如何分配房间的问题上体现出来。
一样是五男三女,花好的这群人在住宿安排上就同月圆的房客不同。
男士们非常绅士地坚持女生必须一人一张床睡得舒舒服服,因此把有两组上下铺的卧室让给了三位小姐,情愿浪费一张空床。而他们相互之间也没有熟悉到有谁愿意挤一张床的,于是纷纷表示自己随便在哪儿有块地都能蹭一个晚上。
好在这度假屋里可以“蹭”的地方也不算少,一番分配以后,瓶子作为老大,被大家尊入另一间卧室睡大床,斑马分到折叠沙发床,叶子和天堂一人占据了一张长沙发。拖把则表示自己惯于在野外宿营,只要有被子睡在厨房门口的地上也很舒服。对于这样的分配,瓶子觉得颇有些对不起拖把,便提出第二天同他交换,于是大家都认为十分公平,皆大欢喜。

*****************

山里的气候十分多变,下午还是晴好的天气。黄昏,送餐公司把食品送到月圆的时候,天空中忽然就浓云密布了。
那个小厮在交货收钱的时候显得十分着急:“我得赶快下去,一会儿如果雨大起来,下山的路就很难开了。”
他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夜里的山路本来就不好走,如果再下起暴雨的话,开车是有一定危险的。乔兰和程朗于是说了很多感谢的话,并且奉上丰富的小费。当初订下在这里举行婚礼,是因为实在太爱这一片荷塘,也曾想过会不会不方便,但因着乔兰的坚持,终于还是确定下来……可惜,婚礼还是取消了。
哎……
食物倒是非常丰盛的。因为本来参加婚礼的除了新郎新娘,要一起住度假物的六个外地来的双方死党,还有二三十本地朋友。如今婚礼既然取消,自然也不劳那些朋友白跑一趟,只是订好了的饭菜不能取消。
好在双方这群死党大多是毫不矜持的吃货,见到丰盛而可口的食物乐得畅怀,毫不介意。
张淇淇甚至有些遗憾自己的老公因为工作外派而不能同来。说来也巧,她们三个同班死党,兜兜转转,找的三个丈夫(如果婚礼没有取消的话),都是同校同系的师兄。
不然怎么说生物系的女生交际圈子窄呢,出口不掉只好内销,她们常常以此自嘲。
其中程朗和沈思聪更也是同班死党,淇淇的老公比他们小一届。她早听说程朗他们当年有四个哥们,十分皮厚地自诩为“四大才子”。如今终于见到另外两位——袁天立和丁鹏。
不过——“四大才子”也不过如此嘛,没特别帅,才不才就不知道,淇淇在心里有点偷笑,她一直很好奇男生之间的亲密友谊,原来也和女生差不多嘛,快三十岁的人,兴起了也会打来闹去,相互调侃谁又吃得太多谁又发胖。
又或者是因为这一屋子人虽然年纪不小,但因为专业的缘故,都长期生活在校园环境里,所以个性比较单纯幼稚所致?——八个人里,六个都有生物方面的博士学位,仅仅两个没有博士学位的,也都是硕士——一个是程朗,硕士毕业以后,转行投身了金融业。另一个是唯一非“四大才子”的男客武元冠——他是乔兰博士阶段的同学,因为是工作了几年以后继续读书的,所以年纪比他们一群人略长,大概三十五六岁。据说他极聪明有天赋,同学的两年时间里给了乔兰莫大的帮助,和乔兰程朗都是不错的朋友。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忽然放弃了博士的学业,匆匆拿了个硕士学位就去外地一个药厂做了个普通的技术员。

月圆屋外,大雨终于携着滚滚雷声倾泻而来,劈劈啪啪。但屋内,温馨舒适的气氛却丝毫没有受到天气的影响。而另一个角度,十分神奇地,也许老友重聚的喜悦压过了一切,大家也似乎没有因为婚礼的取消而产生任何不快。
酒足饭饱,自然想到该玩些什么。
八个人的数目有些尴尬,打牌则太多了,玩杀人又嫌少。后来丁鹏提议玩德州扑克,这是一种类似梭哈的赌博,他在国外读书时候常玩,教一教很容易上手,只是没有筹码。
好在他们也不打算真赌,程朗扫视一圈餐厅,从原先婚礼准备的零食中拎出两大袋花生,如今反正吃不掉了,干脆拿来当筹码,一人分上一堆。这个创意立刻受到好评并被接受,大家很快玩得不亦乐乎。
张淇淇是第一个输光筹码的——也不排除有一部分筹码被她吃掉了——跟着武元冠、程朗、谢妙然、袁天立、沈思聪纷纷败下阵来,只余乔兰和丁鹏势均力敌,进行最后的搏杀。
输光了筹码的看客们也没闲着,不知谁起的头,他们又改在乔兰和丁鹏身上压注赌谁会最后胜出——反正花生还多得是。

****************

月圆赌战正酣。
与此同时,花好的一场“三国杀”也正进行到精彩时刻。
两屋子的客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天气越来越糟糕了,今天的雨水已经超越了这个季节通常的降雨量。
大雨变为暴雨,打落了花好外面的繁花,也浇残了月圆外的荷塘。甚至清枫山上的泥土沙石开始滑坡,或多或少,阻断了通往山下,甚至是两座度假屋之间的公路。

乔兰眼看着丁鹏的优势越来越大,正打算孤注一掷压上所有筹码作最后一博。
楼兰作为主公,看看左边的天堂,又看看右边的拖把,正纠结着谁才是最后的反贼。
就在那一个瞬间,忽然咔啦啦一记闷雷——两处度假屋里的灯光同时暗了下来——断电了。

----------
出场人物

花好:

斑马、瓶子、菜菜、啊水、楼兰、拖把、叶子、天堂

月圆:

张淇淇、谢妙然、乔兰、程朗、沈思聪、袁天立、丁鹏、武元冠

(待续)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this world h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Posted: 2010-06-06 15:19 | [楼 主]
飞甩鸡毛2
赚狗币还是亏狗币的一个月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151
威望: 2081 点
金钱: 115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2549(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1
最后登录:2017-03-23

 

沙发~~反正我不占都有人占去的
Posted: 2010-06-06 16:07 | 1 楼
实习警花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嘉宾


精华: 1
发帖: 2303
威望: 2214 点
金钱: 1607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303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20
最后登录:2017-09-12

 

地板~~反正我不占都有人占去的
Posted: 2010-06-06 18:47 | 2 楼
与之偕老
杀人游戏MVP勋章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5
发帖: 1921
威望: 1898 点
金钱: 7202 静电币
支持度: 4080 点
在线时间:2426(小时)
注册时间:2007-08-09
最后登录:2017-09-20

 

你所浪费的今天,是昨天死去的人奢望的明天。
你所厌恶的现在,是未来的你回不去的曾经。
Posted: 2010-06-06 21:55 | 3 楼
折光暗语
Aurora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8
发帖: 2284
威望: 2681 点
金钱: 1513 静电币
支持度: 6480 点
在线时间:693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22
最后登录:2017-08-31

 <案情篇>

突然而来的黑暗一下子过滤掉人声,让轰轰的闷雷和嘈杂的暴雨声变得格外清晰。
两处的房客们这下子纷纷炸开了锅。
怎么回事?
停电了!
别是电线给打断了吧?!
呀,什么时候雨下得这么大了……这可怎么办?

月圆比较幸运。
程朗第一个冷静下来。
“蜡烛,还好我们有蜡烛。”
对,赶快找蜡烛,还有火柴——还好原本为了办一个浪漫的婚礼,乔兰和程朗订了不少蜡烛。
“都放在壁炉架上了,大家先别慌,我去拿。”这个度假屋是乔兰钟爱并选定的,之前来过好几次,数她对这里的结构最熟悉。她很快摸索着从餐厅往客厅走过去,找到了壁炉架上的蜡烛和火柴。
一丝亮光划破了黑暗,蜡烛一支一支被点亮。
大家都长出一口气。
二十多支蜡烛的光亮平时也许不算什么,但此刻在一片黑暗之中,这一簇跳动的小火光已经让人觉得相当温暖。
“都来帮忙搬蜡烛吧,往屋子里各处放。”
乔兰一语惊醒梦中人,大家连忙都过去帮忙。
火光集中在壁炉架上,照得那一小块地方特别明亮。
“咦,这是什么?”袁天立拿着两支蜡烛正打算走,目光忽然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壁炉架上原本放着电视、空调等等一些遥控器。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似乎不应该出现的东西。
他这一叫,一下子吸引了大家的注意,连前面已经拿了蜡烛走开的沈思聪和丁鹏也回过头来。
“怎么会——有一只对讲机在这里呢?”
真的——那是一只黑色的无线电对讲机,武元冠这些年常参与户外活动,对无线电对讲机有一定认识。认出这是一款性能十分优良的对讲机,可以在两公里直线范围内通话,为许多户外运动的爱好者所青睐。
不过怎么只有一只呢?
武元冠好奇地按了一下上面的呼叫键,对讲机上的小红灯亮了,显示处于工作状态。
“喂——喂——”沈思聪凑上去喊了两声。
没有回声。
看起来,另一台对讲机并不在这个屋子里。

它在哪里呢?
当月圆点起大量蜡烛的时候,花好还基本陷于黑暗之中。
只有瓶子和拖把一人拿着一只打火机,闪着几乎可以忽略的微光。
偏偏这个时候,房子里某处忽然响起了一个陌生的男声。
“喂——喂——”
“谁?什么人?”胆小的楼兰一下子被吓坏了,本能地跳起来就扑进了身边天堂的怀里。
“喂——喂——有人吗?听得到我们呼叫吗?”在月圆,谢妙然也跟着老公凑到对讲机前叫了两声,于是在花好,大家又听到陌生的男声变成了陌生的女声。拖把有点反应过来了,“有人在呼叫我们,这屋子里有对讲机之类的东西吗?”
“对讲机?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呢?”
但对方的呼叫声还在传来,这似乎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在哪儿呢?找找。”啊水虽然年纪小,但也许是因为专业的关系,面对混乱,她却体现出一种超越年龄的冷静。
此刻她仔细分辨着声音的来源,小心翼翼地往厕所的方向找过去。
瓶子和拖把见状,连忙举着打火机护送啊水。
终于,啊水在厕所的镜箱后面,找到了另一只对讲机,她按下对话键。
“喂——”

“啊,你是谁?在哪里?我们在清枫山上的月圆度假屋,刚才忽然停电了。”
月圆那边一听得有人接听,都很兴奋,性急的张淇淇已经快速地把这里的情况播报了一番。
“月圆?我们也在清枫山啊?我们在花好度假屋?”
“你们那里有电吗?”
“没有,刚才一下子断电了,怎么回事呢?”
一来二去,两边的人们终于大致明白过来,这两屋子人,一屋子是多年不见的老同学重聚,另一屋子是热爱侦探推理的网友初会。
由于突如其来的断电,双方如今都被困在各自黑暗的度假屋里。而奇怪的是,这两个度假屋里竟有一对对讲机可以联系。
“那快给山下打电话求救吧?”不知道谁出的主意。
“对呀,怎么没想到。”也许是给对讲机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到这会儿大家才想起来应该给山下打电话。
但这样狂风暴雨又断电的夜晚,似乎注定了是要集中上演各种倒霉事的。很快两边的人同时发现,电话也打不出去了。
“现在怎么办啊?”菜菜有点着急。
“我们点了一些蜡烛。”
“蜡烛?你们在屋子哪里找到的蜡烛?”
这一说月圆的人才想起来,他们的蜡烛是自己带来的,花好并没有。
“你们别急,听起来两个度假屋的结构差不多,我们找找这屋子里有没有自备的应急灯,如果找到了告诉你们。”丁鹏说罢,已经举着蜡烛找了起来,但他什么也没有找到。
还好这时候叶子忽然一拍脑袋想起来,他的车里有一支手电筒。
如今虽然屋外下着大雨,但考虑到光源的重要性,他还是冒雨冲了出去找来了那支电筒,虽然被淋了个透湿,而且手电筒的电力似乎也不够充足,却总算给花好带来了一点稳定的光亮。

对讲机的存在虽然让两个屋子里的人相互了解了对方的情况,对改善他们的现状却没有什么帮助。
不过,知道自己并不是唯一困在山里的人群,大家的心里多少还是得到一些安慰。
“万能的萝莉”天堂借着手电光检查了电表箱,证实屋内的电路没有任何问题,加之两个屋子都断了电,看来可以基本确定是通往山里的总电路出了问题,一时之间也没什么解决办法,大家只得商定先各自凑和过了今晚,等天亮了再一起研究下如何下山。

结束了通话,两屋子的人便各自分头安排休息。
因为许多蜡烛的存在,月圆的条件比花好优越得多了。
在花好的那支手电筒勉强支持着把诸位一一送上床的同时,月圆的房客们还可以就着烛光轮流洗澡洗脸。
三个女生爬上大床,张淇淇在中间,乔兰和谢妙然一边一个。
谢妙然吹掉蜡烛前,淇淇看了一下手表,原来已经十二点多了,是到了睡觉的时间了。之前因为兴奋,都不觉得晚,如今一碰到床,就迅速地困了。可是,大概这个晚上她注定了睡不好,刚躺下没多久,淇淇的肚子不争气地疼了起来。
她本来想坚持一下,但实在肚子疼得受不了,是晚上吃坏了什么东西吗?
看看两边,乔兰已经快速地睡着了——她从大学时候开始就是出了名的能睡,一碰到枕头就可以立刻进入深度睡眠。淇淇只好推秒然:“妙,让一让,我肚子疼,我要去厕所。”
谢妙然半醒不醒,迷迷糊糊地应道:“你怎么了?”
“肚子疼,可能拉肚子。”
“哦,你觉得挤吗?”妙然让了让。
“恩,是有点。”淇淇一边往床下爬,一边应着,她本来倒不觉得十分挤,但如今要这样艰难地爬出去,确实不太方便。
“我还是觉得挤,谁睡在外面?程朗吗?”
“大概吧。”
“淇淇我们去把他换进来吧,我们睡沙发床可能还舒服点。”
“行。”淇淇一边应着一边直奔厕所。
等她从厕所回来,妙然已经和程朗交涉完毕,把他赶进卧室里去了。
沙发床打开来的尺寸其实也接近一张大床了,躺上去淇淇就很同意妙然是对的,三个人挤一张床真的太挤了,毕竟她们都不是小姑娘了。尤其是,这一整个夜晚,她的肚子都一直没放过她,搞得她起来了好几次,到后来即使是在黑暗中,也可以快速准确地冲向厕所了。
好不容易折腾到接近天亮,才终于瞌了瞌眼。

但根本没过几分钟,对讲机里就已经传来了花好的呼叫声。
因为睡在客厅,离对讲机最近,责无旁贷该是淇淇或妙然去接听。但秒然睡得死死的,淇淇踢了她两脚也没有动静,只好自己爬起来。
“喂——你们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都不困吗?”她没什么好气。
“你们都还在睡呐?现在雨小了,我们已经出去转悠了一大圈了,情况不太好,山体滑坡,路堵了,我们连你们那儿都到不了。”对面说话的是斑马。
淇淇听他这样说,开始意识到情况还不止停电那么简单。
“哦是吗?那你等会儿,我叫我们这里的男生出去看看。”
她拿着对讲机,一边就去砸男生卧室的房门。
“诶,起来了起来了~上面的房客说山路堵了。”
“真这么严重?!”
卧室里的男生听她这么说,也不敢含糊,很快传出来大家起床下床的动响。
“好了,我们这里的男生就出去看,一会儿给你们消息,”淇淇回复山上的斑马。
客厅里,妙然也终于被闹醒了,又去敲另一间房门,乔兰从昨晚睡下去根本就没醒过,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程朗被换了进来,这时几乎吓了一跳。
天亮了,停电带来的不便削弱了很多,大家纷纷起床,月圆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但这样和谐的热闹只持续了极短的几分钟。
花好的对讲机里,隐约还能听见月圆穿来的嘈杂的声音——叫起床的,抱怨不够睡的,一大早就在插科打诨说笑话的,等等。
但忽然之间,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这样的安静,透着一丝诡异,然后斑马隐约听到有个男生不置信又恐惧的声音:
“出——出事了,袁天立他————好像是————死了。”

<初始剧情完>
[ 此贴被折光暗语在2010-08-09 08:36重新编辑 ]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this world h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Posted: 2010-06-07 07:37 | 4 楼
南宫顺
级别: 风云使者


精华: 0
发帖: 528
威望: 550 点
金钱: 4051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99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9
最后登录:2017-03-05

 

占楼。。干森么用呢。。

龙虾妹早桑好。~
Posted: 2010-06-07 08:39 | 5 楼
折光暗语
Aurora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8
发帖: 2284
威望: 2681 点
金钱: 1513 静电币
支持度: 6480 点
在线时间:693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22
最后登录:2017-08-31

 

关于《花好月圆》规则的一点想法:

1,这次由于环境过于封闭,为避免锅盖党大行其道剧情无法推进,暂定不开放剧情给演员自行演绎,全部剧情由编剧安排好。
2,所有人分成剧情演员和侦探演员。剧情演员掌握比较多的剧情(可能是杀手,或者知道重要隐藏背景)侧重演绎,侦探演员掌握较少剧情,侧重侦破。但原则上每个人都可以破案写结案报告。
3,游戏将开3个房间。其中两个分别是花好、月圆。供两组人员各自在自己的房间讨论,相互不可见。第三间房间则是对讲机。两组人员可以通过对讲机联系到对方。
4,本次不设警察。但在每个房间设一个调查贴。房间内的人员如果打算在房间内外可以达到的地方进行任何形式的搜查,可以在调查贴中详细描述自己的搜查、调查行为。编剧/导演将根据描述的详细程度给于反馈。
5,除了公开调查,房间内人员也可以进行私下调查,即通过短信的形式私下向编剧/导演描述自己的搜查、调查行为,由编剧/导演给出反馈。
6,有的人物会具有一定的职业特长。在涉及与此特长有关的领域,他/她可能会了解到比别人更详尽的情况。比如具有法医特长的人可以更精准地判断尸体死亡时间等等。
7,游戏中房客们暂定被困5天左右的时间。每个白天大家可以讨论调查,每个夜晚凶手或其他心怀鬼胎的人会行动。由于不开放自由活动,所以夜晚并不占用真实时间段,而有编剧直接安排夜晚剧情,在每一天的开始时刻发放给每个存活玩家。

暂时想到这里。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this world h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Posted: 2010-06-07 09:54 | 6 楼
楼兰故衣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2
发帖: 1796
威望: 1696 点
金钱: 1850 静电币
支持度: 6120 点
在线时间:2170(小时)
注册时间:2006-01-01
最后登录:2016-08-29

 

要16个演员吗?什么时候开始~
Posted: 2010-06-09 10:31 | 7 楼
折光暗语
Aurora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8
发帖: 2284
威望: 2681 点
金钱: 1513 静电币
支持度: 6480 点
在线时间:693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22
最后登录:2017-08-31

 

预计8月底~~15个就够了,因为有一个已经是死人了。。。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this world h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Posted: 2010-06-09 10:54 | 8 楼
晨日黄昏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1
威望: 22 点
金钱: 211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67(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9
最后登录:2015-11-17

 

关注
秋风不解黄昏意,春雨可知晨日情?
Posted: 2010-06-09 19:31 | 9 楼
折光暗语
Aurora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8
发帖: 2284
威望: 2681 点
金钱: 1513 静电币
支持度: 6480 点
在线时间:693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22
最后登录:2017-08-31

 

想起来应该征询一下,由于游戏是侦探剧,故而一定有杀手有死者,杀手多半很变态死者自然很餐具酱油也不容易打~
这次的剧情借用了狗狗诸位的名字,如果有人有剧情编排方面的顾虑,不希望看到剧中与自己同名的角色有怪异的个性悲惨的经历残酷的结局等等,请尽早在此跟贴说明,编剧将替换掉你的名字。
不然等游戏开始,编剧黑手一定会尽情蹂躏所有剧中人的………………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this world h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Posted: 2010-06-11 10:15 | 10 楼
天堂有令
☆圣风
级别: 嘉宾


精华: 0
发帖: 4347
威望: 2769 点
金钱: 69140 静电币
支持度: 42 点
在线时间:288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31
最后登录:2014-07-14

 

谐音谐音
斑春天估计是改不了
Posted: 2010-06-11 10:59 | 11 楼
扎扎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155
威望: 1156 点
金钱: 940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33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5-04-01

 

先占位再看
Posted: 2010-06-15 16:09 | 12 楼
风の铃音
年度杀人狂 2006
杀人游戏MVP勋章I
级别: 嘉宾


精华: 99
发帖: 3561
威望: 2500 点
金钱: 232 静电币
支持度: 23475 点
在线时间:842(小时)
注册时间:2002-11-17
最后登录:2012-05-22

 

我只是想问一下,为什么是春天而不是秋天?
月影映上苍白的面庞,眼中便有了光亮
夜风吹散淡然的花香,思绪便恣意飞扬
回忆剥去破碎的点滴,难忘的,仍是那风中铃音的忧伤……
Posted: 2010-06-16 22:22 | 13 楼
折光暗语
Aurora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8
发帖: 2284
威望: 2681 点
金钱: 1513 静电币
支持度: 6480 点
在线时间:693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22
最后登录:2017-08-31

 

啊风铃,当年李宇春刚红的时候,狗狗超女也出过一个名人~斑春天~~~~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this world h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Posted: 2010-06-17 07:09 | 14 楼
« 1 2» Pages: ( 1/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狗狗静电BBS - wwW.DoGGiEhoMe.CoM » 侦探剧筹备处

沪ICP备05008186号
Powered by PHPWind Styled by Magi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