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资本有打劫欲,节制资本就是节制打劫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aymond
缘份天空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10
发帖: 6036
威望: 4711 点
金钱: 8225 静电币
支持度: 16960 点
在线时间:4039(小时)
注册时间:2004-02-08
最后登录:2021-09-24

 资本有打劫欲,节制资本就是节制打劫



网上有股把资本说成是洪水猛兽的趋势,这个是不对的。如果把这玩意美化成毫无缺点,本身也有问题。咱们今天把这个话题聊一聊。



1、资本是水



资本确实像水,对于商业的意义基本等同于水对自然界的意义。



类似你家要开个小卖铺,或者买个车去跑滴滴,那必须得是手里有点钱去租个门面或者买辆车,手里的钱就是资本,国家层面也一样。资本规模越大,可以做的事就越多。



中国当初改革开放,最缺的就是这玩意。网上有人说,当初搞经济特区,为啥都在南方?为啥不去北方搞?



问题是就算搞在北方,北方也吸收不到资本。当初决策在哪些地方搞经济特区,都有背后的深谋远虑,都有对标地区。比如福建,就是对标台湾资本;珠三角,对标香港和东南亚。中国的启动资金,主要还是靠着几百年来脱离中国大陆的那些人返乡投资。



这些海外华侨大部分都是广东和福建出去的,所以他们回国投资,首选也是自己家乡附近。我专门查了下,从1985到2016年,海外资金52%都是华侨通过香港的投资的;美国和日本看着多,其实只有17%;剩下的是从中国台湾和新加坡什么的。相当于你的远方亲戚出钱帮你家租了个店铺。



既然资本像水,如果水量太大,又不加控制,就会变成洪水,淹没农田,毁掉城市。历史上不加约束的资本基本干过所有的坏事,比如贩卖人口,投资战争,现在也有无数地下财团在操盘全世界的毒品和人口贸易。比如英国,作为早年资本主义的大本营,英国资本家在毒品、人口和军火方面,没有一样不拿手。不过英国这些业务主要是抢外人,现在有些资本家抢自己人。



还有一个更明显的例子,明朝跟后金打起来,山西商人是站在清朝一边的,一直在资助清朝,给后金人走私军火和粮食,清朝也给了他们巨大的回报,进入中原后,也就有了著名的八大皇商。西方那边也有这样的奇葩,荷兰人和英国人打起来了,荷兰国内资本家投资了英国舰队,射向荷兰舰队的一部分炮弹,其实是荷兰资本家的钱买的。



所以说资本是没立场没善恶的,既要利用创造性,又要控制破坏性。



大家去看都江堰,还有三峡,都是用超复杂的人类工程来控制住头猛兽;不仅控制住它,还让它为人类服务。




从这个意义上看资本,就能发现它有明显的两面性。一方面它可以让伟大的公司如虎添翼,摩天大楼拔地而起,高铁公路四通发达;但是如果不加控制,就会肆意妄为、无恶不作。



它追求的是增殖,没有善恶,啥钱都赚。如果控制好了,它在满足了自己增殖的同时,也能为社会创造价值;如果控制不好,结果就如巨头们在南美的那些国家,或早期在非洲,资本既是掠夺者,又是破坏者。如果打劫和非法勾当能快速赚钱,为啥要苦逼地搞生产呢?



比如前些年英国《金融时报》刊文《毒贩如何在汇丰洗钱?》,文章披露了汇丰帮助墨西哥毒贩洗钱的事,把大家吓了一跳,想不到浓眉大眼的汇丰,竟然干出这种事。后来汇丰被罚了两千多万美元。



所以资本这玩意是中性的,关键不在于与资本本身,而在于河道。如果规范得好,它蕴含的巨大能量就会创造出巨大的动能。如果河道崩了,结果就是1938年的花园口,泽地千里,百万生灵涂炭。



2、我们也走到了关键一步



某种意义上讲,中国现在就处在这样一个岔路口。



以前中国国内资本是稀缺的,这几十年才慢慢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中到处是机会,资本可以轻松地获利。而且中国政府对金融的态度非常保守,所以资本展现给大家的,也一直是它良性的一面,主要是建设为准。



不过巨头们没法在金融上打主意,不代表他们没干过缺德事,比如某神车帕什么特,主要在中国卖,但一直偷工减料坑它的铁杆用户;卖二十多万的车,连个气囊都弹不明白,安全性混了个同级最差,真是缺了大德。我有个朋友全家都是这个车的信徒,那段时间精神崩了。



不过对于厂家来说,“缺德”这事并不重要,毕竟又不能换钱,关键是偷工减料能增加利润,又不会被人发现,何乐而不为呢。这段时间被人拎出来一顿鄙视,销量也跟着暴跌,才开始重新做人。



现在资本规模越来越大,再加上暴利的机会开始耗尽,各个大公司又有业绩上涨的压力,还必须保持股票的上涨,所以开始寻求更大的利益,想法就变了。



就像早期的那些高污染企业一样,利润被美国人赚了,环境污染的痛苦却让中国承担,不过中国那些年没办法,需要他们的投资,只能接受。这些年我国也开始治理污染了,他们就又跑东南亚去了。



而且巨头们现在思路越来越野,通过搞一堆公司,形成风险和利润不同承担体,完全可以做到利润自己拿,风险推给一个个空壳的公司承担。这两年不少暴雷的企业,洗劫了无数家庭,但是却有不少人赚得盆满钵满,最后企业倒闭了事,始作俑者那伙人却啥事都没。



再比如前段时间被停了上市的蚂蚁,黄奇帆说它杠杆高达上百倍(蚂蚁自己的招股书里说是自有资金2%,98%来自银行和ABS,也就是五十倍杠杆)。



如果不出事还好,给大家撸点小贷,说不定还可以帮助一些人度过难关,但是如果一旦出了问题,它需要承担的最大的代价也只是自己的本金,剩下98%代价就需要由银行系统承担。问题是银行里的钱也是老百姓存进去的,最后还是要转嫁到老百姓头上。



所以蚂蚁被停了上市倒也不奇怪,奇怪的是玩了这么久竟然没人管?当然了,一棍子打死它也不对,应该做的是监管,政府事先设置好防火墙,防止上市公司冒险操作,出事后责任却由别人承担。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本质就是政府放任银行折腾,最后责任由所有人一起承担了,唯独华尔街没承担。



还有某个大佬在海外到处并购公司,扒开一看,全是贷款,也就是借了无数钱全球买买买。老总的儿子天天吃喝嫖赌成了网红,不少人还说那是人家自己的钱,爱咋花咋花,这种人脑子一般被驴踢了。真正富人有几个花自己钱的,都是贷款。花了你存到银行的钱,你还为人家叫好,您的觉悟可真高。



大家注意下,资本很多时候并不是资本家的自有资产,绝大部分时候使用的是银行的杠杆,也就是从银行借了大量的钱去投资。那银行的钱哪来的?还不是大家存进去的。



说白了,大部分时候是用老百姓汇聚起来的财富为他们自己做事。能不能搞到银行的高杠杆去做买卖收资产,也是普通人和资本家之间最大的差别,毕竟普通人一方面也借不到,借到也是去消费了。



从法律上讲,某个公司洗劫了无数人,因为公司持有者自己赚到了钱,最后公司合法倒闭,欠的钱也可以不用还了。



以前这玩意很多人不太懂,估计这两年看得很清楚了。经常出现上下游都是受害者,却没人承担责任,比如前段时间闹得很凶的蛋壳,房东和租房人都吃亏了,找公司才发现公司也没钱,大家一起懵逼钱跑哪了。



超级公司除了会风险转移,还有个大问题就是合理避税。



理论上讲,全球化背景下的公司可以转来转去最后不交税,亚马逊就是个例子。这个富可敌国的公司最近两年一毛钱税都没交,川总怼了它好几次,不过没啥用,毕竟如果仔细追究,它的每一道程序都是合法的。当然了,川总自己屁股也不干净,他说不定交税还没一个白宫助理交得多。



就这样下去,最后获利最多的人不交税,穷人也不用纳税,最后纳税主力变成中产阶级;中产在税收压力下慢慢枯萎,最后政府没钱,只能是不断发债。政府越来越缺钱,基础设施也没钱维修,所以公路、大坝、防火设施设施陈旧,国家经常莫名其妙大火烧山几个月,水库随时崩一个,煤气罐一炸就是一条街。



3、欠钱消费



此外大家最近几年也看出来了,如果不加限制,“全部996”会重新蔓延到全社会,最后大家又回到19世纪把人当牲口的那个状态。个人选择多加班多奋斗是一码事,强制所有人都加班,不给休息时间,那又是另一码事;前者你可选择奋斗或者享受,后者你既没法奋斗也没法享受。



但问题是老百姓没钱就没法消费享受了,怎么办?



别以为没事了,有的是办法让你欠钱消费,欠下一辈子都还不上的钱。这段时间不是有个段子嘛?你以为是世界上10%的人拥有90%的财富,真实情况是10%的人拥有120%的财富,剩下的人反倒欠他们20%。



我很早之前就说过,在资本主义社会,最关键的一件事就是把大家搞没钱,至少没有购买力。某些国家一线城市就有很多人,家产看着很多,但是手里没现金,还是得去上班,就是这个道理。



如果每个人都想小富即安,老婆孩子热炕头,那哪行?必须要把你弄没钱,不仅没钱,还要欠一屁股钱,这样才能天天撅着屁股去搬砖,而不是天天喝着小酒撸着小串。



天天去搬砖,建设美好生活倒也没事。最倒霉的是,越奋斗越变成了一个还钱机器,那就有点惨了。问题是一个成熟的社会,越是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老百姓越没钱。



而且大家注意下,很多观念其实本身没道理,很多其实是通过广告和媒体强行灌进去的,灌得时间久了,就变成了你观念底层的一部分,你自己就是各种观念浇灌出来的还不自知。比如有的被灌成了文青,有的成了不婚主义,还有一些人觉得这辈子不生个儿子白活了,当然了,大部分人觉得消费就是人生第一要义。



如果一个社会里大部分人都欠下了这辈子都还不上的钱,那这个社会还有啥前途?欠钱越多,你越不可能去自我投资,很多冒险的选项也不能选,那相当于给你搞了个由债务搭成的隐形监狱。这样的社会,注定又是另一种新的奴役。



资本主义社会里,资本是为资本家服务的。资本家本身又是“资本主义逻辑”的一个傀儡,也就是一切为了增殖服务,怎么能增殖怎么来,有没有一个资本家不喜欢资本增值呢?不大可能。如果他不喜欢,他就成不了资本家,这是一个相互选择的过程。



当然在这里说这个,并不是想打打杀杀,要号召消灭资产阶级什么的,恰好相反,这个世界没了他们确实还不太好转。很多业务如果不是资本家去做,让政府去做,往往亏得一塌糊涂,也是对公共财富的一种损失。但是要提高警惕,认识到他们其实是一把双刃剑。



4、政府应该做好裁判



所以这就需要政府能够做好裁判。



咱们不说什么是“好裁判”,咱们先说不好的裁判。



不好的裁判是美国那种旋转门,今天还是华尔街金融大鳄,明天就带着华尔街的工作团队去财政部上班了。今天还是大公司CEO,明天就去当国务卿。再过两天退休去了智库,专门给政府出主意,研究经费竟然是大公司和国外主权基金给的;将来还可以回到大公司,继续当高管。



啥叫官商勾结?这就叫官商勾结,甚至官商一体。这跟明朝那种江南豪强子弟进京做官有啥差别?甚至比那种更恶劣一些,明朝最起码没有让江南豪门掌柜直接进内阁。美国现任财长和前任财长,都是高盛的高管,最牛逼的是,这基本形成惯例了,大家都不觉得这有啥问题。




或者类似香港以前那种模式,政府啥也不干,任由资本家打劫老百姓。香港的天然气、水、电力、港口、零售业等行业都归了李家,老百姓奋斗一生,都在为某个家族打工,这场面才是真正的赛博朋克,全世界也就香港人能受得了。



以前香港人还把那个谁叫做“李超人”,我还以为他们脑子被驴踢了或者得了受虐综合征。这两年大家开始反应过来了,李超人的名声也就越来越臭。



回到文章开始,资本跟水一样,本身没有善恶,甚至是经济的必须品,但是需要时时刻刻防止它作恶,毕竟如果不加限制,他们最愿意干的事是倒卖人体器官或者贩毒,这才是真暴利。



而这段时间的反垄断就是深挖河道,避免让资本的洪水外溢造成灾难,让它在实现自我增值的过程中尽量避免洗劫别人。不仅仅要反垄断,还要多思考怎么节制资本,比如怎么避免蛋壳那种一个空壳公司两头坑,不能每次等到要爆的时候才发现问题。



资本扩张是没问题的,毕竟这就是它的本性,搞市场经济躲不开资本,而且中国现在处于新经济爆发前夕,确实应该有一波整改,把秩序定下来,监管做起来,防止后续跑偏了。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九边,版权归原作者 九边 所有 
Posted: 2021-01-05 20:48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狗狗静电BBS - wwW.DoGGiEhoMe.CoM » 经济频道 Finance Channel

沪ICP备05008186号
Powered by PHPWind Styled by Magi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