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弹丸论破 雾切4 非日常篇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6(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11-17

 弹丸论破 雾切4 非日常篇

弹丸论破 雾切4
非日常篇


解决了密室十二宫的巴士上,我和雾切谁也没有说话。
也许想对我来说,她更习惯了生离死别吧。
还是说,她一早就预料到爷爷已经去世的事实?
小小的脑袋里,到底隐藏着多少能量。

御镜灵所指出不可思议的真相,对她的冲击看来十分大,我胡思乱想着,雾切说话了,结姐姐大人。
嗯?
到站了。
哦,我慌慌张张拿起包准备下车,又被她拉住了。
她用眼神示意我朝下看,我一看,差点怀疑自己在做梦。
车下站着一个人,我们都认识的人,一个早该不存在这个世界的人。
七村彗星。
在诺曼兹酒店案件中,明明应该已经死了的七村为什么。。。这世界真的有鬼魂吗。

七村朝我们走来,呦,两位小姐,你们好。
我浑身颤抖,战战兢兢。
他的手插在口袋里,口袋明显突起,是枪。
我想大声呼救,可是司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见了。

我只能挡在雾切身前,用身体保护她,就像在那个时候一样,眼前,站着的都是同一个男人。
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个gay,这个时候不知为什么我居然还在胡思乱想。

七村看出了我的意图:啊呀啊呀,你是想保护她是吧,为什么呢?
因为我的侦探级别比她高,我脱口而出。
结姐姐大人,这个没关系吧。雾切轻轻地说。
啊,是吧,我也觉得是。
我是说,这个人没关系。雾切指了指七村:他嘴角上有一颗痣。
有一颗痣?什么意思,我一下没搞明白。

哈哈,七村笑了笑,从口袋里把手伸了出来,拿出侦探图书馆的卡片:我叫七村流星,你们见过我哥哥吧,我就知道你们认错人了,请多指教。
我看了看卡片,七村流星,侦探编号922。
他也是专门负责杀人事件的侦探,虽然不如双零级的哥哥,可是也很了不起了。

可是,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呢。
是黑之挑战。七村直截了当地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
原来突起的东西不是手枪。
这本来是在一个信封里的,可是拆了以后里面有两张信封,其中一张写着你的名字。
可是,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是龙造寺告诉我的。
看来一切都在龙造寺月下的掌握之中。
怎么样要拆吗?我问。
雾切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和七村各拿起自己名字的那个黑色信封。

黑之挑战
倾听黑之呐喊。
杀人工具 小刀 200w日元
手法 密室 1500w日元
地点 中国上海 松江西部渔村 1500w日元
合计:3000w日元
根据上述开销,召唤以下侦探
五月雨结。

黑之挑战
倾听黑之呐喊
杀人工具 毒药 3000w日元
手法 无差别下毒 3000w日元
地点 中国上海 松江西部渔村 1500w日元
道具 炸弹 3000w日元
助手 2e日元
合计 3亿500万日元
根据上述开销,召唤以下侦探
七村流星。

一个地方,有两个不同的案子,是吧。
看来只能是这样的解释,七村说。

黑色的信封里还有今晚去上海的机票和护照,不一样的是,我的信封里有两张,其中一张写的是雾切的名字。
司机跑了,看来司机也是龙造寺安排好的。
七村承担起了司机的角色。

有点奇怪。雾切低下头,在我耳朵边悄悄说。
怎么回事?
结姐姐大人,如果是一个凶手作了两个案子,其本质上还是属于同一个案子的性质吧。
没错,我想起了之前遇到的事件:你是说有两个凶手?
不仅仅如此,如果两个凶手在同一个地方做了案子的话,为什么有必要找两个侦探呢。
雾切这么说也是,这次的黑之挑战我怎么看都觉得很违和。
也就是说,有一个人,无法担任另外一个案子的侦探。
你的意思是,我吓了一跳,为什么雾切在转瞬之间就能想到如此可怕的可能性,顿时不禁感到一阵寒意。有
别怕,结姐姐大人,也许不一定就是这样。雾切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

好在此地离成田机场不远,一切出国手续龙造寺都安排好了,我们顺利地到达了松江。
我说,小姐们,七村说,我认识一个侦探,我们要不要先去拜访一下他,他叫肥斑马。

Posted: 2015-07-18 13:51 | [楼 主]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6(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11-17

 

弹丸论破 雾切4

二、新的舞台(1)
七村开着车在路上。
西部渔村在松江区的西边,一个叫小昆山的镇,路上行人稀稀拉拉,风景也是清一色的农田,典型的郊外景色,偶然还会经过一条小河,河里是美丽的抹茶色。
为了找到七村认识的那个侦探,我们浪费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因为那个侦探根本不在家。

听七村的说法,侦探图书馆的成员有时候也会处理一些跨国的案子。而在这里,是他哥哥七村彗星为了破获一个盗版游戏软件“弹丸论破”的案子而设置的一个据点,据说那个破解软件并翻译的字幕组主谋就在松江出没,因此有几个侦探在这里负责追查其下落,肥斑马就是其中的一个侦探。
他似乎并不知道他哥哥在诺曼兹酒店的事情,想想也是,侦探图书馆里七村彗星的档案,对那起案件也没有任何的记录。
似乎兄弟两人也不经常联系。
不然的话,我们之间的关系就非常微妙了。
我很想问问七村是不是跟他哥哥一样是gay,但是总是不好意思问出口,雾切则一反常态,来到这里以后一直保持着沉默,连我给她梳辫子的时候都不发一言。

我自以为能理解她的心情可是事实上我什么也不知道,她也不会跟我说这些。
内心封闭着的少女,实际上是为了侦探,抛弃了不必要的情感。

虽然没有找到肥斑马,但是他手下的侦探们还是提供了一辆车,这样就不用继续打车了。
似乎雾切的信用卡在上海不能使用,于是她在机场兑换了一些人民币。

接下来该怎么走呢?七村摆砻着车上的导航仪,道路越来越窄。
会不会走错了?
没有,看来就是这条路了。
路的两边,只有一些废弃的房子和杂草。
忽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这次的黑之挑战,明显的与之前的有很大的区别,而且充满了违和感。
雾切在身边,是我唯一的信心来源。
密室和小刀,我的案子似乎不是非常的复杂,可是。。。
这个七村,会不会是我所调查案件的凶手呢?他是不是gay呢。
大概是乘车太多了,头有点昏完全无法集中精力思考。

这个时候,我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座水库。
是一个明显废弃已久的水坝,破破烂烂的,下面有两条破船,边上还有个储水的塔型建筑。
这个水库真壮观,七村感叹道。
这是水塔,雾切说。
哦,这样啊,不管是什么,西部渔村,就快到了,看,就在前面。
车子开过不到一百米,就看到了宏伟的大门,不过上面的字已经脱落了很多,只剩下了第一个字的三画“王”字和一个三点水,加上村子的一点。
仔细点看,那个王的左上方,不知道被谁用黑色的颜料加了一个半字,左面是个“绝”字,上面的加起来是个“望”字。

真是个煞风景的地方。
进了大门以后,除了主干道外,边上只剩下了杂草。四周本来似乎是鱼塘的,也已经没有路可以过去了,池塘里早就没有鱼了吧。

只有一本道。
明显被人为清理出来的痕迹。
三栋建筑物,成品字形排列,其中两栋也被杂草包围,无法过去。
只有最东边靠近水塔的那栋房子可以进入。

七村停好了车,招呼我们下来,边上还停着两辆车,一辆路虎,一辆宝马。
看来已经有人已经先到了。
但是一个人坐在后排的雾切没有任何反应。
雾切妹妹,怎么了?
我打开车门,弯下腰,探进车内。
明明还是初春,但是雾切小小的身子烫的跟火炉般一样。

唔,结姐姐大人。她喃喃道,我梦到我爷爷了。
你病了,现在要马上去医院。七村先生,麻烦你。
七村摊了摊手:抱歉啊小姐啊,车子快没油了。(这车当天被遥遥开出去兜风了)
要不,我们问那两辆车的车主借一下。
结姐姐大人,帮我在后备箱的包拿一下。
啊,好,好的。
雾切从包里拿出药,就着水吞了下去:我不要紧,让我们上去吧……一起去这个迎接或者阻止死亡的场所。

Posted: 2015-07-21 22:18 | 1 楼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6(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11-17

 

弹丸论破 雾切4 二、新的舞台(2)

终于走进了地狱的入口。
长长的走廊,昏暗的光线,就如同黄泉比梁坡一样,阴森而恐怖。

又一次。
又一次来到了这样的场所。
雾切扶着我的手臂,吃了药后,她的精神似乎好了一些,但是双手依然冰冷。
与前两次不同的是,天狼台和密室十二宫的时候,我们是被动被带到犯罪委员会所准备的场所,而现在,我们是自己主动走进这个舞台。

七村默默的跟在我们后面,他性格跟他哥哥截然相反,不是“激情最速”,而应该叫他温吞水比较合适。

走过长廊,是一个楼梯。
边上是经过处理过的钢化玻璃,看不到外面的景色。
这也是故意设计的吗,到底是为什么。
算了,现在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大楼一共有五层,但是前三层,都被水泥给封死了,进不去。
当然,曾经遇到过类似事件的我们,很容易就理解这一点。
因为那属于“游戏外”的空间。

四楼是八个空着的客房,粗粗看了看,房间都差不多,里面只有一张床和一个衣柜。房间的窗户,一样被装着钢化玻璃。
我吸了一口气,扶着雾切来到了五楼。五楼的右手边,是一个厨房,里面堆了很多的食材,冰柜和饮料应有尽有。
上了楼梯,左手边是一个关着的房门。
七村上前想敲门,门自己打开了,原来这是一扇感应门。
里面是一个大房间,房间内围坐着好几个人。

有男有女,还有一个外国人。
一眼看去,里面还有两个房间,但是门都关着,也不知道是什么房间。

我扶着雾切坐到沙发上,可能因为药力,她昏昏沉沉的,半睡半醒的睡着了。
呀,小姑娘生病了吗?一个40来岁的瘦长男子走过来问道,他长着一张随和的脸,又或者说,比较大众化。
这种人,大街上一抓能抓出一大把,我想。
呀,她发烧了,似乎是疲劳引发的感冒,什么已经吃药了,那应该没问题,让她好好休息,下面有客房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宿木道,是个医生。
厨房里有吃喝的,你们可以自己拿,一个中年美妇笑着说。
谢谢,我叫五月雨结,这位是雾切响子。我们刚从日本飞过来。
什么,你们不是被抓来的吗?中年美妇惊讶道。
大家一起看着我们,眼神中充满了奇怪的意味。

看样子,这些人都是被抓过来的。
直截了当地说,我们是为了黑之挑战来的侦探,七村说。他拿出了挑战书,给大家过目,然后把黑之挑战的举办的条件和信息给解释了一遍。
他知道的虽然没有我们详细,但是也不算少了。唯一的差别是,他不知道龙造寺等3A侦探正是犯罪委员会头目这一点。
我也想拿出信,被七村用眼神制止了。

我叫铃木美,中年美妇说,我女儿在这读研究生,我来看望她的,但是一下飞机,就给人用乙醚迷晕了,绑来了这里。
我也是,宿木道说,我是来参加一个国际医学交流学术研讨会的,在酒店被绑架了,后脑挨了一棍,连谁干的都没看清楚,说着,他展示自己头上的伤。

我,我叫遥遥,是松江人,那天在跟闺蜜聚餐的时候,不知不觉喝醉了,醒来就到了这里。一个年轻的女孩结结巴巴地说。
我,我是跟她一起被绑来的,遥遥背后走出另一个年轻女孩,她一头金色短发十分引人注目,我叫锦丽。
原来她一直躲在遥遥身后,怪不得一开始没有注意到。

我叫樱木平次,一个大汉拿出证件说,我是个警察。
警察?
我是东京搜查二课的,正在调查那个盗版软件的案子,樱木说,有个侦探叫肥斑马的发密电给我,说查到了重要线索让我来松江,可是一到就被人拿枪绑了。
拿枪?
是啊,四个蒙面人拿着枪,开着一辆运钞车,伪装成运钞员的样子,我可没法,好汉不吃眼前亏嘛。

看来大家都是被绑来的。
但是根据规则,这里面存在着杀人事件的凶手?
我把雾切抱横躺在沙发上,决定要去看一看上锁的那个房间。
可是一个人像一座山一样站在了我的面前。
是那个外国人。

存活人数:9人。

Posted: 2015-07-23 21:18 | 2 楼
实习警花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嘉宾


精华: 1
发帖: 2309
威望: 2220 点
金钱: 1667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303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20
最后登录:2017-11-13

 

求出场
Posted: 2015-07-23 22:50 | 3 楼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6(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11-17

 

弹丸论破 雾切4  三、黑暗中的惨剧。

外国人人高马大,大概足足有两米,他咧开嘴对我笑了笑,展示他结实的肌肉。
我刚试过了,怎么也打不开那扇门,看来没有钥匙是不行的。
他的日语说的不错。
我看到了他胸前的工作牌,是英国驻上海领事馆的工作人员,约翰布里奇。
果然我们这群人里什么人都有。
以防万一,我自己也试了一下,果然两扇怎么都打不开。
没有钥匙,强行突破,是不可能的吧。

人似乎是召集齐了,因为大厅的电子屏突然亮了:游戏开始。
倒计时是72个小时。
三天。
游戏规则则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要求大家必须晚上十点进入自己的房间休息,上午六点前不能离开,不然,就要遭到惩罚。
这个惩罚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但是一般人也不敢冒险尝试一下。

顺带一提,底楼的大门是只能进不能出的状态,而在人已经到齐了的现在,我们也没有等别人来到开门的机会逃出去。
而我,也并不想再逃避了。
也许说维护正义会让人觉得大言不惭,但是我坚信着自己作为侦探的理念。
而且,我还要保护那个小小的公主。

我拿了一些食物和水,把公主背到了四楼,随便进了一间客房,把她放在床上,她的睡姿很美,像一个可爱的洋娃娃。
九个人,只有八间房,我和雾切就睡一间房好了。
走的时候,听到七村在叫大家晚上锁好门,不要随便吃喝之类。
是啊,毕竟黑之挑战上,写的是无差别下毒,毒药之类的。
这岂不是只要大家都注意一些,喝瓶装水,吃罐装食物,就不会有中毒的可能了?
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吧。

也许一天的行程太累,我躺在床上,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有人在用力摇晃我,睁开眼,发现那张冷酷的脸,正静静地看着我。
结姐姐大人,醒醒。
啊你的病好了,我坐了起来,看了看手表,正好八点。
我没事,比起这个,刚才似乎出事了。
出事?
我听到那边传来了一声爆炸声。对了,黑之挑战里就有一个是炸弹。
我们匆忙来到走廊,七村正好从我们对面房间出来。我们住的是距离楼梯最近的房间。
雾切跟七村对望了一眼,就去一一确认各房间情况了。不过这并没有花太大功夫,大家也都听到了那一声巨响,纷纷走了出来。
爆炸似乎是最里面北面的屋子传出来的。
门没有锁。
我们走进了房间。
地上很潮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味道。
是血的味道。
樱木平次失去了血色的尸体仰面躺在床上,他的心脏上,插着一把刀。

七村上前检查尸体,轻轻的摇了摇头: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了,初步判断在五到六小时之前。
是在半夜被杀的。
可这种情况下,人是怎么被杀的?
锁是酒店常用的那种电子锁,可就算凶手有万能钥匙,樱木作为一个警察,为什么那么轻易被杀,连反抗的痕迹都没有。

东面的墙壁已经被炸了一个小洞,看来爆炸声就是在这里发生的。
结姐姐大人。
雾切妹妹,怎么了,我连忙跑过去。
你抓住我的脚。
啊?
我要把头伸出去看一看。
千万小心,我用手抓着她细小的足踝。
她努力把小小的脑袋探出那个洞口。
外面有什么?
就是我们来的时候经过的那条抹茶河。
河?难道凶手是乘船来的?
不会的,结姐姐大人,墙壁上全是爬山虎,并没有攀爬的痕迹,你拉我进去吧。
我连忙把她拉了进来。
奇怪,雾切皱起眉头,这个案子,跟这次的黑之挑战一样,都有太过违和的地方。
她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说给我听的。
而我,面对突如其来的事件,早就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

目前存活人数:8人。

Posted: 2015-07-26 19:55 | 4 楼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6(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11-17

 

弹丸论破 雾切4  三、黑暗中的惨剧。

外国人人高马大,大概足足有两米,他咧开嘴对我笑了笑,展示他结实的肌肉。
我刚试过了,怎么也打不开那扇门,看来没有钥匙是不行的。
他的日语说的不错。
我看到了他胸前的工作牌,是英国驻上海领事馆的工作人员,约翰布里奇。
果然我们这群人里什么人都有。
以防万一,我自己也试了一下,果然两扇怎么都打不开。
没有钥匙,强行突破,是不可能的吧。

人似乎是召集齐了,因为大厅的电子屏突然亮了:游戏开始。
倒计时是72个小时。
三天。
游戏规则则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要求大家必须晚上十点进入自己的房间休息,上午六点前不能离开,不然,就要遭到惩罚。
这个惩罚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但是一般人也不敢冒险尝试一下。

顺带一提,底楼的大门是只能进不能出的状态,而在人已经到齐了的现在,我们也没有等别人来到开门的机会逃出去。
而我,也并不想再逃避了。
也许说维护正义会让人觉得大言不惭,但是我坚信着自己作为侦探的理念。
而且,我还要保护那个小小的公主。

我拿了一些食物和水,把公主背到了四楼,随便进了一间客房,把她放在床上,她的睡姿很美,像一个可爱的洋娃娃。
九个人,只有八间房,我和雾切就睡一间房好了。
走的时候,听到七村在叫大家晚上锁好门,不要随便吃喝之类。
是啊,毕竟黑之挑战上,写的是无差别下毒,毒药之类的。
这岂不是只要大家都注意一些,喝瓶装水,吃罐装食物,就不会有中毒的可能了?
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吧。

也许一天的行程太累,我躺在床上,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有人在用力摇晃我,睁开眼,发现那张冷酷的脸,正静静地看着我。
结姐姐大人,醒醒。
啊你的病好了,我坐了起来,看了看手表,正好八点。
我没事,比起这个,刚才似乎出事了。
出事?
我听到那边传来了一声爆炸声。对了,黑之挑战里就有一个是炸弹。
我们匆忙来到走廊,七村正好从我们对面房间出来。我们住的是距离楼梯最近的房间。
雾切跟七村对望了一眼,就去一一确认各房间情况了。不过这并没有花太大功夫,大家也都听到了那一声巨响,纷纷走了出来。
爆炸似乎是最里面北面的屋子传出来的。
门没有锁。
我们走进了房间。
地上很潮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味道。
是血的味道。
樱木平次失去了血色的尸体仰面躺在床上,他的心脏上,插着一把刀。

七村上前检查尸体,轻轻的摇了摇头: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了,初步判断在五到六小时之前。
是在半夜被杀的。
可这种情况下,人是怎么被杀的?
锁是酒店常用的那种电子锁,可就算凶手有万能钥匙,樱木作为一个警察,为什么那么轻易被杀,连反抗的痕迹都没有。

东面的墙壁已经被炸了一个小洞,看来爆炸声就是在这里发生的。
结姐姐大人。
雾切妹妹,怎么了,我连忙跑过去。
你抓住我的脚。
啊?
我要把头伸出去看一看。
千万小心,我用手抓着她细小的足踝。
她努力把小小的脑袋探出那个洞口。
外面有什么?
就是我们来的时候经过的那条抹茶河。
河?难道凶手是乘船来的?
不会的,结姐姐大人,墙壁上全是爬山虎,并没有攀爬的痕迹,你拉我进去吧。
我连忙把她拉了进来。
奇怪,雾切皱起眉头,这个案子,跟这次的黑之挑战一样,都有太过违和的地方。
她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说给我听的。
而我,面对突如其来的事件,早就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

目前存活人数:8人。

Posted: 2015-07-26 20:01 | 5 楼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6(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11-17

 

弹丸论破 雾切4。

四、侦探眼中的真实。

凶手很明显,是一个有开锁能力的人,七村说。这个地方的房间虽然外面无法反锁房门,但是可可以从房间内部上锁,确并没有防盗链的设计,如果有万能房卡,是很容易打开房间而不留下痕迹的。

可是,如果黑之挑战直接给凶手万能房卡,这样不是犯规了吗。我说。

犯规?七村冷笑道,杀人犯杀人还讲究艺术性吗,再说这样也不算什么犯规。

也是,严格说来,这并不能算什么。我们走回五楼大厅,两扇门还是紧紧的关闭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遥遥姐妹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医生和美妇两人坐的地方离开对方很远,那个外国人似乎在厨房。

果然,在封闭空间发生杀人案,大家都知道呆在一起最安全,但是凶手在其中的事实,会让大家互相猜疑,精神上的猜忌反而能让人精神更紧张。

我开始思索,无论怎样也不明白的一个问题是,这个案子,到底是七村作为侦探还是我是这个案子的侦探。

两分黑之挑战的内容都是杀人。区别是,一个用下毒,一个用刀。但死者脸色铁青,嘴角发黑确实也有中毒的症状,心脏的刀口流出的鲜血不算多但是也不算太少。

简单的说我分不出他是死于毒杀还是死于刀杀。

问题在于凶手为什么要用两种不同的杀人方法,难道仅仅是为了混乱侦探的判断,让侦探不知道那个案子才是他们想要破的。可只要我跟七村先生合作一起破案的话,这其实并没有什么乱用。或者说,凶手有两个人?

可昨晚月光明亮,应该也不会注意不到人已经死了的情况。

难道说还是七村就是凶手,如雾切所说,因为他是某个案子的凶手,所以做不了这个案子的侦探,因此,本案才需要两个侦探。

我的思路开始混乱,这才注意到,雾切在边上一言不发。

雾切妹妹。我轻轻地叫了她一声。
嗯。
你对这个案子怎么看?
结姐姐大人,关键在于黑之挑战中两个侦探的违和性,如果你想明白了这点,那么其他的都迎刃而解。
什么?虽然我对雾切天外飞仙的思路已经很习惯,但是听到这话我也不免吃了一惊。
难道你知道凶手是谁?
是的。
那,这个凶手是我负责的案子,还是七村先生负责的案子?如果是我的,我们就可以去揭发他了。
结姐姐大人,问题的核心不是这个案子该谁负责,而是犯罪委员会发出两个黑之挑战的意义。
意义?
是的,如我之前所说,这是本案的核心。这两个挑战状,无论哪个分开处理都是错误的,非得合在一起考虑才对。
这么说的话,我们去跟七村先生商量一下。
不,七村先生已经没用了。
曾几何时,听过雾切说出相同内容的话,顿时有一种时光倒错的感觉。
结姐姐大人,你有没有注意到,七村先生的黑之挑战里,写的凶手还有一个助手。
没错,那又怎么了。
刚看到这两张挑战书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一个侦探无法担任另外一个案子的侦探,那就只可能是几种特殊的情况,这个侦探是另外一个案子的凶手或者是被害人。同样的道理,挑战状上写的助手,那么一般情况下,这个助手不会是凶手,也不会是侦探,也不是被害人。
雾切妹妹,你说得对,可是你想说明什么呢。
姐姐大人,你还没明白吗,如果把这两点结合起来考虑,那么就多了一种可能性啊。
多出来的可能性…啊,雾切妹妹,难道是…
没错,这个侦探,也可能成为另一个案子的助手。雾切冷静但是坚决地说。

存活人数:8人。

Posted: 2015-08-01 10:27 | 6 楼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6(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11-17

 

弹丸论破 雾切4
五、侦探的推理穿越虚像空间

外国人从厨房拿来了一大堆罐头食物,我们就着解决了午饭。
雾切的身体似乎好的差不多了,她恢复的速度很快。
乘着我们吃饭的当口,雾切跟遥遥、锦丽两人坐在一起,边吃边聊,似乎聊得很投机。
她应该不会是单纯的想去聊天吧。

七村吃完饭,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沉思默想。
又是熟悉的一幕。
往事如潮水般占据了脑海。
仅仅是因为七村的一个动作?

我身体不由自主,朝七村走去。
了解了这个家伙。
这样的话,一切就可以结束了。

结姐姐大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雾切已经到我身边但是她显然不知道我刚才经历的思维变化。
似乎 被谁控制了一样。
当时的我还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你怎么了姐姐大人?
我,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梦?雾切冷静的说:你能陪我走一次吗?
去哪里?
当然是去确认一下我的推理。

我跟雾切到了三楼。
房间里当然没人,由于房间要从里面才能上锁,我们很轻易的就能进入每一个房间。
很快雾切就发现了情况。
一个房间的床下面,有一个被锁住的小洞入口。
哇,有密道,我叫了起来,可惜被锁住了,不知道通到哪里。
当然是通到五楼另外两个被锁住的房间啊。

什么?我失声叫了出来,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不过算算位置那两个房间正好在死者房间的正上方。
那个死者住的房间是最东面北面房间吧,雾切忽然说。
阿,是,是的。
这个房间是在最东面南面的房间,你明白了吗?凶手通过密道来到死者房间的楼上一层通过天花板完成了杀人。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眼前所看出来的,依然是一团迷雾。
可是,凶手怎么知道死者会在那个房间呢,难道真的是无差别杀人?
不是的姐姐大人。无差别杀人只是一个幌子,凶手从一开始就想杀掉那个警察。你没注意到吗那个警察有空间恐惧症。
什么,我回想起他的行动,确实几乎都是跟大家在一起的,而他所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恐怕是运钞车上的空间让他产生了恐惧心理。
死者害怕一个人在狭小空间独处,但是晚上不得不回房的时候,他也必然在最后的,恐怕这点,也在凶手的计算之中,而黑之挑战写明了无差别杀人,凶手只要暗示临河的房子可能会被外来的人先下手,大家自然也都选择了前面的房子,而留出了这两间,如果我没猜错,这两间房间都有一样的密道,对应的是楼上两间打不开的房间。当然,如果大家晚上集合在一起,他可能也没办法了。可是大家之间不可能拥有这样的信任。

可是,雾切妹妹,他是怎么在天花板动手的呢?
首先乘死者躺着床上的时候,用绳子吊下有麻醉药物的手帕和毛巾之类,让死者昏迷。然后用水泵机,把旁边水塔里,早已准备好的毒水放入屋子内,也不用放满,漫过人就行。死者昏迷状态下只要喝了水,就会中毒死亡,然后再引爆事先准备好的炸弹,炸破墙壁,水自然流入到河里。全是绿色水藻的河里很完美的掩盖了一切。

难怪我们进入房间的时候,地上湿湿的。
简直就像虚像空间一样,存在着另一个地狱般的世界,想想就觉得恐怖。

那么,刀是怎么回事呢?
当然是另外一个凶手干的。雾切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两张黑之挑战,是两个人用两种不同的方式,杀掉同一个人的过程,所以请了两个不同的侦探,对应的是两名不一样的凶手。
我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结姐姐大人,你的挑战状相对简单,凶手是有万能钥匙,直接进来用刀杀人的人。这个人对人体结构清晰,就是月光下,也能一刀准确命中心脏毙命。而且,从中刀部位看,这人是左撇子,而我们里面了解人体结构,唯一的左撇子是…

宿木道,那个医生。
我清晰地记得他用左手接过我递给他的罐头的画面。
从时间顺序看,他杀人应该在炸弹爆炸之后。死者中刀时还没完全死透的时候还是已经死了?这个不好判断了。

那么,那个毒药杀手是谁。
雾切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边。
我们还有八个人,排除我们三个,还剩下五个,排除另一个凶手宿木,其中遥遥两人一直在一起,就还有两个了。其中,外国人人高马大,进不去那个密道的。

雾切妹妹,我还有一点不明白。
什么?
案发现场,门是开着的,宿木杀完人没反锁吗?
万能钥匙能不能反锁门我不知道,就算可以,也已经不会有证据了,他必然已经处理掉。雾切说:宿木应该没有锁门的动机,他应该都不知道还有一个人也采取了谋杀,两起黑之挑战的凶手之间不存在配合。可是,不管宿木有没有锁门,另外有个人,一个不知道宿木作案,却知道铃木作案的人,为了掩护铃木,故意把房门弄开。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结姐姐大人如果这是个密室,你发现尸体的时候,会怎么想?
当然是调查有没有其他通道,啊?
对,我们会调查通道,就算地道上了锁进不去,至少会发现天花板上的痕迹,进而发现凶手真正的杀人手法,那个助手,为了掩饰这一点,故意搞开了锁,让我们以为凶手是大门进来的,从而引导我们错的推理方向,掩护铃木,对不对啊,门外偷听的七村先生?
七村,就是那个助手?
门打开了,七村流星走了进来:干得漂亮,两位美丽的小姐。侦探,果然存在着无限的可能性。
又是似曾相识的话。又是似曾相识的冲击:你,你到底是谁?
说什么呢,我是七村流星啊。
你的角色仅仅是助手吗,七村流星,雾切冷冷地说:还是叫你侦探肥斑马呢?

Posted: 2015-08-01 18:35 | 7 楼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6(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11-17

 

弹丸论破 雾切4  非日常篇。

很可惜,两个我都不是。七村冷冷地说

我已经上网查过侦探图书馆的资料,根本就没有七村流星这个人,证件也是伪造的。如果仅仅是黑之挑战,没有必要做到这些,那么说,你的助手身份只是顺带,你真正的目标是雾切,我愤怒地说。

对了一半,七村说。

一半?

他的目标,是结姐姐大人你啊,雾切轻声说。

如同一声响雷闪过,我似乎看到了真相的轮廓。

巴士上,他扮成七村流星出现,送来黑之挑战。
下了飞机,他提出要去找侦探肥斑马结果没找到,白白浪费了半天时间。
西部渔村,他接连说出七村彗星说过的话。

难道说,他的目的。

我的目的是,让五月雨君重现过去的记忆。七村说。
重现过去的记忆?为什么。
因为你的记忆有助于激发公主体内的潜力。

果然是这个目的。雾切点了点头。
什么,你早就知道了?他到底是谁啊。
结姐姐大人,这一切是再明显不过的,这个人会变装,这个人不仅了解诺曼兹酒店案件的内容,甚至连对话细节都一清二楚。这个人利用侦探图书馆化名肥斑马追查弹丸论破游戏的盗版事件。能满足上述条件的人,只有一个。

难道说是。
那个“变奏侦探” 新仙帝。
诺曼兹酒店前,他表演了一起时空穿越的魔法,但我唯一的印象,他的手很温暖。

不愧是雾切家的传人。新仙微微笑了,脸上的肌肉却不见颤动。
果然是另外一张脸。
我想起他离开时说过的话“不久的将来,我们会再见的,以另一张脸。”指的就是这个吗,不过,我不明白他背后隐藏的真正含义,雾切似乎知道一些,但是最核心的部分,她并不想告诉我。
而是一个人默默承担着。

走吧,我送你们回去。

开车前往机场的一路上,我们都没有怎么说话。我虽然有一肚子的疑问,但是却不认为新仙会为我解答。
新仙把我们送上了回日本的飞机,登机口,雾切忽然说。
新仙先生,你为什么会脱离侦探图书馆呢。
不愧是雾切,一下就点到了问题的核心。
什么意思,我听的一头雾水。
你今年就国中毕业了吧,想知道这点的话,去希望峰学院吧,那里,就是一切事件的源头。如果是你的话进去应该毫无压力,是吧。
超高校级的侦探。

当时,雾切和我都没有想到,将来要面对的,是多么悲惨而恐怖的事实。


Posted: 2015-08-09 13:09 | 8 楼
实习警花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嘉宾


精华: 1
发帖: 2309
威望: 2220 点
金钱: 1667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303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20
最后登录:2017-11-13

 

完结了阿,真短
Posted: 2015-08-09 16:48 | 9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狗狗静电BBS - wwW.DoGGiEhoMe.CoM » 「天黑请闭眼」游戏 Mafia Game

沪ICP备05008186号
Powered by PHPWind Styled by Magi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