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 Pages: ( 1/2 total )
本页主题: 弹丸论破 雾切2-诺曼兹旅馆侦探竞拍事件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09-20

 弹丸论破 雾切2-诺曼兹旅馆侦探竞拍事件

《 弹丸论破 雾切2-诺曼兹旅馆侦探竞拍事件》
作者:北山猛邦
插画:小松崎类
翻译:肥斑马
转载请注明出处,多谢!

自从看过这书以后,就爱不释手,毕竟雾切是弹丸论破里面,斑马最喜欢的角色。等待网络版毕竟太慢,买回书以后,很多朋友希望我能翻译,本次翻译从第七章Fragrance先生翻译的地方开始(336页)。之前的剧情请搜索行寒录观看或者加狗狗论坛群。

ps业余水平肯定比不上专业翻译,如果对此要求过高的朋友就不要看了。

送给喜欢推理的朋友。

Posted: 2015-01-26 10:26 | [楼 主]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09-20

 

第七章 侦探穿越迷雾(Perfect Plan)

犯人把七村先生和结姐姐大人吸引到空房间里的时间里,去完成了密室杀人,首先,犯人把茶下先生吸引到窗边,恐怕茶下先生按照犯人的指示,将一亿元钱当作踮脚台,爬上去窥视窗外,就在下个瞬间--------

倒立状态的犯人现身了。

光想想就让人恐惧的场景。

犯人最初,为了把被害者固定在窗边,用绳子把头绑住。要点是用绳子先打成圈,然后套在他脖子上。这是为了让他接近窗口以后无法逃脱。另外,也有可能是为了不让惨叫声发出来所做的设计。不至于致命的程度、紧紧的把死者套住。

难道使用绳子并不是为了杀死对方吗?
是的。这是除了掐痕外还留有绳索痕迹的原因。犯人让被害者在窗口无法逃脱以后,直接掐了脖子。至于为什么特地要用手来掐死对方,是为了让人误以为犯人能够自由出入密室。只要是被掐死的,谁都会认为是谁侵入了房间,直接用手掐死了死者的吧。

因此才造成目前的混乱局面啊。
我认为犯人当然是戴着手套的,为了让被害者抵抗时不伤到自己的手,然后在被害者脖子上留下欺骗别人的指纹和手形。
真是心计深沉的犯人啊。
恩,但是犯人可能没有想到掐死的痕迹是上下颠倒的。雾切耸了耸肩膀,继续说道,总之犯人成功的掐死了被害者,但是就这样放置尸体的话,被害者就会在窗下,这样密室的诡计很容易被人发现,所以,犯人必须要移动尸体才行。

我想起我们进入现场的时候,尸体并不在窗边,而是头靠着床一样坐着。
不进入房间,把尸体弄成这个状态真的有可能吗。
确认被害者停止呼吸以后,犯人首先把“复仇成功”的纸条揉成团放进死者口中,这也是为了作出犯人成功出入密室的假想所做的细节。之后为了移动尸体,犯人给死者挂上项圈,项圈上连着绳子,绳子的另外一端在屋顶,这根绳子先叫做A,另外,为了回收项圈还准备了另外一根绳子B,恐怕项圈是用插入式,用别针或者大头针之类的加以固定,按下按钮后,别针脱落,项圈就可以拿下来。

嗯,嗯,然后呢
A绳子准备一根长的,在室内也容易弯曲的。犯人保持着倒立的状态,把双手伸进房间,把这跟绳子绑紧。关键是绳子能上下抖动。这个时候把绳子套到床的床头版上。
以倒立状态把绳子套上床头,也真辛苦呢。

接下来就是拉A的绳子,通过项圈把尸体移动到床边,等尸体移动号了,就拉动B绳子,把项圈回收,这样,我们看到的密室就完成了。
说起来很简单,可是尸体是有相当重量的吧?茶下先生虽然不胖,但是也起码有五十公斤以上吧。
加入使用滑车的话,或者,使用比人的力气更大的道具的话。

啊。
我想起了在屋顶看到的奇妙的东西,于是拿出手机,给雾切看我拍的照片。
和我想的一样,是汽车,因为没有引擎的声音,所以是最合适的。犯人就是系上绳子A,用它来拉动绳子的。
你对车真了解啊,话说回来,你怎么知道屋顶有汽车的?
挑战书上不是写了吗。

嗯。
也许只是备用而实际不使用的凶器,但是从这个诡计来考虑的话,我认为犯人使用了汽车。
这是怎么回事?
我能想到使用车的地方只有2个,一个是如刚才所说,用车来牵引尸体。还有一个是在车内设置滑车和绞盘来拉动尸体,而车本身就可以作为防音装置。不管哪个都是以移动尸体为目的,所以更会选择发出声音比较小的方法。

这么说的话怎么在屋顶准备汽车呢?
恐怕是犯罪被害者救济委员会用吊车放上去的。
这样的话密室的谜就解开了,犯人隔着铁格子的窗外掐死了被害人,用绳子移动了尸体。窗台下面用作垫脚的一亿元钱,被七村先生藏起来拿走了。

这就是真相------------
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真相,雾切很轻松的就看穿了。

最初,知道三楼上是屋顶,这个废墟酒店被怎样改造了,知道真相根本不可能吧。
想象力不够啊,结姐姐大人。从上下颠倒的掐痕,自然能推理出犯人是从上方过来的。
即使你这样说,但是,三楼以上就没有了。。。。。。
姐姐大人刚才开始就一直说三楼,实际上,我认为我们所在的楼层是在五楼。不是三楼以上没有了,而是我们在三楼的上面而已。屋顶如文字所说是屋顶,大概是重新设置了楼梯,从楼梯来看让
我们以为只能到三楼,实际上我们已经到了五楼。楼梯非常陡峭也是这个原因。
这么说的话。。。。。。

从屋顶上看到的风景,高度确实不像是三楼的。

这么说,平台上楼层的标记是假的了?大厅里的建筑示意图,房门上以3开头的房门号也是。
可能是犯人为了让我们造成了错觉而准备的,又或者是犯罪被害者救济委员会。
所有的一切,都是犯人为了利用屋顶进行作案的诡计吗。
顺便说,鸟尾先生被杀的时候,恐怕和茶下先生被杀的时候用的一样的手法。
那天晚上确实,我们在走廊洒了水,但是,犯人却没有留下脚印。

嗯,恐怕犯人察觉到了屋外被洒了水。因为那天晚上侦探宣称放弃职务,虽然可以从大门前往被害者的房间,但还是使用了屋顶。犯人从自己房间的窗口爬到了楼顶,前往被害者的房间。
我想起那天晚上听到的什么拖动的声音,绝对没错,就是尸体被移动到房间床边的声音。
鸟尾先生虽然只有7000万的钱了,但是作为确保踏板有50厘米就足够了,但是我们发现尸体的时候,钱消失不见了。

啊,对了,是水无濑先生给拿走了。所以第三次拍卖的时候,他能投入比手里的钱更多的数目。
是的,他发现了拍卖游戏的本质,并加以实践,很可惜,他输了。他的败因是想以最少的代价来取胜,好不容易发现了胜利的钥匙,他还是留有余地的。
如果昨天,水无濑先生赢了的话,果然还是会有尸体出现的吧。
这个可能性非常大,是结姐姐大人防止了犯罪。
如果是这样就好,可是。
实际上,我们只是拿着侦探卡,不停的巡逻而已。

对了,鸟尾先生房间的布娃娃,是怎么放进房间的,以那个娃娃的大小,不可能通过铁格子的吧。
先分解,通过铁格子以后再组装起来,特地准备娃娃,也是为了让我们以为犯人能自由出入密室,当然犯人有大把的时间,所以演出了这么一个把戏。
第二个密室的谜也解开了。
剩下的问题是,犯人从哪个房间的窗口外出的。

我说,雾切妹妹,犯人是谁?
终于到了关键的核心。
通过符合的条件来判断,自然能锁定凶手。
雾切把食指竖起,说道。
这个姿势,让我似乎看到了小小名侦探的片鳞。

[ 此贴被黄金的苹果在2015-01-26 15:11重新编辑 ]

Posted: 2015-01-26 10:55 | 1 楼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09-20

 



Posted: 2015-01-26 11:36 | 2 楼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09-20

 


首先犯人,从小窗能出到外面的程度,体格不小是不行的。恐怕男人是不可能的,至少这里的男人,没有比女人更小的体格的人。

-----------犯人是女性。

然后是最初消失的诡计,想要实行这个诡计的话,犯人必须在结姐姐大人你们的死角,也就是307以后的房间。

-----------第一天晚上,在307号之后的房间的人

然后是到屋顶的窗子,在哪个房间是问题。我认为这样的窗口,在十间房间里,仅仅只有一个。如果存在复数的房间,很可能会被其他人发现。只有那个特定的房间的窗,铁格子可以卸下,从而外出。
至少我们在的房间,铁格子是无法卸下的。
那间房间是几号房知道吗?
很简单。杀人连续进行了两天,也就是说凶手连续两天都在那间房间里,因为那间房间是到屋顶的出入口。

-----------连续两天使用同一个房间的人

那个房间有成为秘密出入口的窗户。
我打开笔记,确认几天的房间分布情况。
第一天晚上,第二天晚上,使用同一个房间的人--------------只有一个人。
没错,犯人就是。

嗯,犯人是夜鹤冴。
怎么可能......那个寡妇......
她在的是307号房间。

简直难以置信,那只充满伤痕的细小手臂,能掐死这些男人们......另一方面,她确实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但是,等等......她被安排到307号房间,难道不是偶然的吗。
没错,她不是自己选择这个房间的。
我说,雾切妹妹。第一天晚上,是用扑克牌来决定房间的吧。我认为夜鹤夫人没有办法故意让自己选到307号房间。难道是偶然,让她进了这个有秘密窗户的房间?
不,那个时候夜鹤夫人在抽签钱曾经触碰过卡牌,假装确认有没有记号的时候,在牌上留下了记号。一定是把4的牌故意撕碎之类的。

仅仅那一瞬间,她就做好了作案的准备啊。
第二天的房间分配,也是根据拍卖投入的金额决定的。虽然拍卖会很混乱,但是想决定处于后面的一个位置并不困难,只要投入少量资金就可以了。即使失败没有获得307房间的话,改天再杀人就行了。
啊呀,可是,最初杀人事件的那天晚上,夜鹤夫人在走廊上和负责警戒的美舟小姐隔着门在说话的吧,也正因为如此双方才互相有了不在场证明。

杀人需要的时间是十分钟,尸体移动,回收绳子,回到房间需要五分钟,在剩下的五分钟内,和美舟小姐说话的话,整合性没有问题。如果她一边证实了美舟小姐的不在场证明的话,也就同时比谁都有了可靠的不在场证明。
这样啊。

要在二十分钟内作案完毕的话,时间是相当紧张的。因为要保证掐死被害者,恐怕为了这一天,她已经进行了无数次的训练了。
顺便说一下,昨天晚上,我检查了307的铁格子,已经不能拆卸下来了。一定是犯人已经不再打算使用,把它封印了起来。
已经不再打算使用?
嗯,至少同样的诡计不可能再使用了。
为什么?
因为剩下目标身高不够的关系,即使拿钱来垫脚,也无法掐到脖子。

啊,是美舟小姐。
嗯,我任务她是最后的目标,但是这一点并不确信,光是只听她说“听到死神的脚步”这一点。
这已经很充分了,我们保护好她吧。
谢谢你,结姐姐大人。
雾切稍微放松了紧张的脸,说道。
她的逻辑推理中,唯一不能确定的地方说出来的时候,可能感觉有所不安吧。
但是我对关于美舟小姐“死神的脚步”这一点,知道有前例的存在,不管怎样,她有查知关系到他人死亡的能力。

犯人打算怎样来杀死她呢?
最糟糕的场合,犯人会直接使用手枪。
啊,这样的话,从上面朝室内开枪的话,第三个密室就形成了。
子弹是有弹道线的,只要检查尸体,就很容易判断出是从哪里、什么角度开的枪。如果窗口开枪一旦被发现的话,那么使用天台的诡计一下就会被拆穿,所以凶手不会使用这个办法。
原来如此。

凶器的清单上,其他的还有大锤。但是这可能是预备的凶器,在不知道凶手打算怎样下手的前提下,我们没法保护她。所以在剩下的拍卖上,只有让美舟小姐取得侦探权,确保她自身的安全。
取得侦探权的人不能被杀死这样的规则,犯人会好好的遵守吗?
都到这一步了,应该不会违反规则才对。

考虑最安全的策略的话,让七村先生告发犯人,结束黑之挑战不是更好吗。
我已经说过了哦,七村先生已经没用了。他宁可在黑之挑战中去赌不战胜犯人的方法,虽然目前保持着中立的状态,一旦怎样会成为敌人也说不定,现在还是不要刺激他,别管他比较好。

作为双零级的侦探,为了金钱舍弃名誉这种事情,我怎样都不能相信。

结姐姐大人,之后就是决战了呢。赢得对手挑衅的游戏,跟“黑之挑战”做个了断吧。
能赢吗?
我胸中充满了不安。
不是不可能哦。雾切一边微笑,一边说道:堂堂正正的取胜,好吗,姐姐大人。

<第七章•完>

[ 此贴被黄金的苹果在2015-01-26 15:06重新编辑 ]

Posted: 2015-01-26 11:47 | 3 楼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09-20

 



第八章 失乐(lost)

过了下午六点,我们自然而然的集中到了食堂。电子屏幕上剩下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

肖像画上映出了黑猫的画像。

呀,我是在这附近散步的野良猫喵,六点已经过了,今天的拍卖会开始了喵,不要给我中断剧情阿,因为明天在这里的一定也是我喵。

第四次的拍卖会。

根据我的笔记,大家剩下的资金如下
五月雨结 2700万
雾切响子 4900万
美舟梅尔可 8900万
新仙帝 9000万
水无濑有全 6800万
夜鹤冴 9300万
七村彗星 1亿

单纯的,仅仅是美舟和夜鹤单挑的话,夜鹤会赢。
但是到这一步,已经是群殴状态了。

当然,我和雾切是会帮助美舟的,因此可以把我们的资金跟她的加起来进行考虑。

另一方面,夜鹤不知什么时候把新仙拉拢到她这一边了。

新仙好像认为夜鹤才是犯人下一个要杀害的对象。

如果一连串的事件动机是复仇的话,那么下一个可能被取走性命的人是她的可能很大不是吗,现在在这里的其他人,怎么看,都没有被杀害的理由。
新仙冷静的说。

好像我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一样,呵呵呵。

夜鹤冷淡的眼里露出了笑意。

她的瞳孔中映出深夜般的黑暗。

她是这次“黑之挑战”的挑战者

已经杀死了两个男人。

即使知道这些,我和雾切却不能插手。因为根据黑之挑战和拍卖会的规则,她被完整的保护了。“侦探的存在”已经被夺走的计划中,现在的我们是非常无力的。

大家也请为了救夜鹤夫人的命一起行动吧。如果所有人都为了她行动的话,拍卖会也没有实施的必要了。新仙说。

不好意思,这可不行。
食堂的门被踢开,水无濑走了进来。

我可信不过你们。水无濑指着新仙他们说。即使没有社会经验的我都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你们不要说了,我赌那边,因为即使这样的我,她们也说过会相信我。

他加入到我们这一边。

水无濑先生!

虽然是个没用的人,但是也有帅气的一面。

喂,之前说的话,你会好好遵守的吧。水无濑小声的说

雾切沉默着点了点头

结果,队伍资金怎样了呢:
美舟 2亿3300万
夜鹤 1亿8300万

我方压倒性的优势。

但是——

夜鹤扑通一声,又丢下了一个登山包。
那、那是……

夜鹤朝七村看去,七村使了个眼色。

这是我的礼节。七村张开双手,装模作样的说:我出5000万正合适。

请,请等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七村先生要帮夜鹤夫人?

话说回来,那个小气的家伙会那么容易出那么大的一笔钱?

呵呵呵,想知道吗?夜鹤笑道:小孩子不知道的事情可有很多哦……

难道说是……我朝向七村:七村先生,难道你被色诱了才把5000万给她的!

你误会了,侦探少女。我绝对不是那种能被色诱的人。

撒谎,绝对在撒谎。

我可没有撒谎,因为我是个gay啊。

忽然唐突的公布自己是同性恋,场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我也一下子无语了。

她拜托我的,有条件的借钱给她,条件是十倍,如果能安全的厉害这里,她就还给我十倍的钱。

5000万的十倍……五亿?

因为有之前去世的前夫的保险金和遗产,离开这里就可以偿还。

…………

我什么都说不上来。

那,我说,果然我还是换个阵营比较好……不知道水无濑为什么说出这话,我紧盯着他。

哈哈,开玩笑的啦。

现在奇怪的是,资金一半一半。

美舟 2亿3300万
夜鹤 2亿3300万

这是命运,还是被夜鹤玩弄于鼓掌之上呢……

如果有我在第一次拍卖会上白白浪费的500万的话……我现在更后悔了。

七村先生,剩下的5000万能借给我们吗?

你们没法接受夜鹤相同条件的吧?那就没的谈了。话说在前面,我对你们这样的小女孩可没有兴趣。

把水无濑先生借给你一晚上……

混蛋,别开玩笑了!水无濑怒吼

真不巧,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七村耸了耸肩。

似乎松了一口气,又垂头丧气的……这到底是什么心情。水无濑一脸困惑的坐在了椅子上。

均衡状态没有被打破。

犯人下一个要下手的是美舟小姐,大家应该一起保护美舟小姐才对,新仙先生,请你明白这一点。

我把对象换成了新仙。

如果他能到我们这边,那我们就能赢了。

这个理由我不大明白,为什么下一个被杀的是美舟小姐?美舟小姐难道不是犯人吗?不是吧,她自己在摇头,如果按照侦探所说“黑之挑战”是真的的话,被害者是曾经犯罪的人,那下一个被杀的是夜鹤夫人,保护犯罪者也许是很奇怪的话,但是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你们难道不应该一起保护她吗?

咄咄逼人的逻辑,说下来好像还是我们错了一样。

你不是说能看到死亡吗!难道你没有看到美舟小姐死前的影子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我用尽全身力气的质问,新仙一瞬间,用一种让人恐惧的冷冽眼神看着我。

但是他马上把头转到一边。

我没有办法动摇他的意志。

我会在这次拍卖会上投入全部金额,夜鹤唐突的宣布道。

什么?喂。你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我们的特工队长水无濑质问道。

因为我在这几天的生活明白了,有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生命。如果命都没有了,要钱也没有用处。

说谎!

她一定是想夺得侦探权,杀害美舟小姐而使用的手段。

[ 此贴被黄金的苹果在2015-01-27 11:01重新编辑 ]

Posted: 2015-01-26 15:07 | 4 楼
实习警花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嘉宾


精华: 1
发帖: 2303
威望: 2214 点
金钱: 1607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303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20
最后登录:2017-09-12

 

谢谢斑马翻译

不过这么杀人真能行么。。。
Posted: 2015-01-26 16:22 | 5 楼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09-20

 

Quote:
引用第5楼实习警花于2015-01-26 16:22发表的  :
谢谢斑马翻译

不过这么杀人真能行么。。。


是啊,就算被害者隔着栏杆朝外看,出现的瞬间,要把手伸进栏杆,把绳子套到被害者的脖子,这个对凶手动作的要求太高了。只能说是存在与小说中的理论可能。

Posted: 2015-01-27 09:20 | 6 楼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09-20

 

听好了,你这家伙,好好想想,水无濑说:拿出全部金额?我们这边也全部金额拿出来的话,就一拍两散。大家的资金都变成0,那就是彻头彻尾的失败,哪怕一点,哪怕一点也妥协下吧。

我们妥协吗?美舟开始没有底气了。

我们这边人数虽然多,但是这起不到作用,起决定性的是有没有钱。

两边都不行动,就这样时间慢慢的过去。

看来用对话是什么也解决不了的。

夜鹤站起身,抽出登山包,朝隔间走去。

等,等等,结论不是还没有出来吗?水无濑大声喝止她。

但是夜鹤并没有停下脚步。

一旦有人开始出价,十分钟以内下一个人必须跟着出价,如果隔间没人的状态过去十分钟的话,拍卖会就会自动结束,直接显示拍卖的结果。

夜鹤已经拉开了序幕。

她终于进入了隔间。

喂,这样行吗,水无濑的额头浮现了汗珠,对我们说:这次要不还是让她吧,如果她使用全部金额的话,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吧,这样我们明天就能赢了。

到现在为止的拍卖会看下来应该明白的,不顾一切敢于投入资金的人才能获胜,如果采取观望态度的话则会输。

雾切冷静的说。

但是这次麻烦了,我小声说道:我们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真的全部金额投进去,这件事已经没有关系了。不要乱来,保险点来吧。

如果我们全部投入金额,夜鹤也同样的时候,两边都失去了所有的钱,不但今天的侦探权得不到,由于没有资金,连参加明天拍卖会的资格都没有,这是最坏的结果。

假设对方全额投入是假,实际投入的钱要少的时候,我们全部投入,最小限度,今天可以胜利,但那时明天的拍卖会就无法取胜。

那么如果我们不是全额投入,稍微少一点的情况会怎样?

如果稍微投的少一些,今天输的话,明天绝对能赢。加入今天我们出1000万,对方出1200万的话,今天虽然输了,但是资金总是比对方多了200万,明天全部投入一定能赢。当然,前提是七村先生不在追加资金。

如果相反的话,今天胜利的时候,资金就会比对方少,明天绝对无法取胜。

这样考虑下来,存在两边出同样的价格导致两次都赢不了的哪怕1%的可能,今天应该避免全额投入。

今天和明天,无论哪个组合,那边都能赢一场。主动点说的话,为了避免七村先生追加资金,今天还是赢比较好。

------------但是雾切的主张和我不一样。

结姐姐大人,“二次拍卖那次取胜比较好”这样的想法本来就是错误的。我们必须连续两次获得胜利才行。只要一次失去了侦探权,这一天美舟小姐就会被杀,犯人一定是这样准备的。

连续赢两次是不可能的!只能舍弃某一次,没别的方法了。我的声音相当慌乱。

水无濑和美舟也赞同我的意见。

不,胜利的方法是有的。

雾切用认真的眼神回望着我们。

在这样绝望的状况下,她还是有胜利的打算。

到底要怎么做才行?

数字是无情的,无论怎么计算,我们都没有连续两次胜利的机会。

出完价,夜鹤从隔间出来了。

她的登山包,并没有变轻

果然是忽悠吗?

还是说,在出完价后,偷偷的在包里装进了别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是说,她出了少量的价?

越想越不明白对手的意图。

夜鹤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她虽然在假装需要被保护的被害者,实际上她就是“黑之挑战”的犯人。虽然不知道她有怎样的过去,但是她已经堕落进黑暗了。绝不能这样放过一个杀人者。

但拍卖不胜出的话。

雾切在美舟耳边悄悄的说话。

按照我说的出价。

美舟疑惑的点了点头。

我们帮着美舟把装有钱的登山包一起搬了过去。2亿3000万,她一个人搬的话也太重了。

那么,就拜托了。雾切把美舟送进了隔间。她点了点头,关上了门。

过了很长时间,美舟终于出来了。

登山包几乎已经空了。

十分钟后,第四次拍卖会结束的铃声响起。

我们赶紧走到肖像画前。

结果是-----------

本日拍卖的结果
美舟梅尔克  23300万
夜鹤冴  0万

我双脚无力,靠在阳台的栏杆上。

果然雾切的意志是彻底的直线,所有的钱都投入了。

虽然避免了同样数值导致钱没没收的最坏的结果,最终夜鹤一分钱也没有出。

我们轻而易举的被夜鹤操纵着,跟必须2次都赢的我们不一样,她只要赢一次就行了。她的选择是保留实力,放弃今天的拍卖会。

那个女人……在干什么!可恶!水无濑咬着牙盯着夜鹤。

啊?夜鹤铁青着脸抱着新仙:输了,果然我还是舍不得那么多的钱,但是我不想死啊。

没办法啊。新仙好像直接就接受了她的辩词:今天晚上就让美舟小姐保护我们吧。

是啊,也只能这样了。夜鹤一边说,一边朝着我们胸有成竹的微笑。

啊……她好像已经理解我们是她的敌人这件事了。恐怕,连我们知道她就是犯人都已经了解了。

考虑一下的话,侦探角色的七村,既然在第一天隐藏了关键的证据,那么这个时候,犯人和侦探之间,互相默认彼此存在着共犯关系也不奇怪。

这样下去犯人将赢得“黑之挑战”,作为侦探的七村虽然输了,但是能得到大量的金钱。侦探输了并没有损失,勉强说的话,也就是名誉收到影响。

亿作为单位的钱,侦探的名誉。

那个更重要呢。

至少对七村先生来说,钱更重要。

不管怎么说我们的资金已经用完了。

明天的拍卖会,我们胜利的方法------------没有。


[ 此贴被黄金的苹果在2015-01-28 10:23重新编辑 ]

Posted: 2015-01-27 13:19 | 7 楼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09-20

 


晚上的房间分配,和昨天一样,侦探在最里面的房间,其他人猜拳决定。

即使美舟小姐获得了侦探权,也不能就这样安心,根据犯人的想法,也有可能会爸妨碍她的人杀死。

“喂,南瓜头,你能把大家全救出来吗?”

“我,我也不知道,但是只能做做看了。”

快到门限的时间了,我们进了各自的房间。

夜时间如往常一样来临了。

虽然美舟的动作相当迟缓,但是总算成功的把大家放出了房间。

我知道,犯人是故意今天晚上没有出手。

因为明天大家都会被关在房间里,处于不设防的状态。

天亮了,绝望的一天开始了。

早上七点,我和雾切到303号室洗了澡,准备迎接最后一天。

有趣的是今天是一年中最后一天,除夕夜(日本12月31日是除夕),对结束这一切来说,这一天也许正合适。

一边给坐在床上的雾切编头发,等发现的时候我已经几次迷迷糊糊打盹了。这几天的极限状况中,几乎没怎么好好睡,朦胧的意识中,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睡意渐渐侵袭而来。

被惊醒的时候,发现眼前的雾切一样的状态。这时候雾切朝着躺下了,我让她的小小的头枕在我的膝盖上,身体一动不动,不妨碍她睡觉。

仔细想想,她小小的脑袋中间到底装的是什么,真让人不可思议。

睡着的她的头发,遮住了可爱的耳朵,披散到后脖子的地方。纯洁的睡颜,却让我看到了希望。

她一定有自己的想法。

还剩下 24小时了。

“结姐姐大人”雾切依然靠着我,睡眼朦胧的说道。

“醒了?”

“……我再稍微睡一会可以吗?”

“好啊“

听到我的回答,她很开心的笑了,继续睡了过去。

虽然最初见到她的时候,她把感情隐藏在冷漠的表情之中,最近已经很很率真的表现她的感情。不能带有感情,似乎是作为侦探训练出来的。即使如此,能让我看见笑容和忧愁的雾切,才更让我相信他是个侦探。

话虽如此,这里也并没有看到真正的侦探。侦探不是正义的同伴吗,可理应被尊敬的双零级侦探七村彗星,结果都为了俗物而堕落了。他为了钱,把身为同伴的我们给卖了

但是比谁都快的看破了游戏的本质,选择对自己最大利益的行动的速度之快,的确值得让人惊叹。没有他这样的能力,也不能拿到那么多钱。

但是这是不正确的。
对侦探来说,正确的是什么?
我又能做到吗。

发现的时候我已经在梦中了。

这是在一团漆黑的场所彷徨行走的我。我好想在寻找谁,到底我是在寻找谁呢?慌忙的想快点从黑暗中跑出去。如果不快点救出她的话。正在黑暗中哭泣的她。

那是------过去的我。
不,是我妹妹吧。
对不起。
没能救你……
请原谅我。
我绝对------
不会放过让她经历这样遭遇的犯人。

忽然感觉到脸上有触感,我睁开了眼睛。
雾切很担心的看着我的脸。
好像她在帮我擦眼泪。

“结姐姐大人,你哭了呢。”
“抱歉,我没事”
我起身,把眼镜放在床上,擦干眼泪。
“我的事情都问过我了,你自己的事情什么也没有跟我说呢。”雾切闹别扭似的皱起眉头。

“到现在有时候,还会梦到妹妹”我开始说至今为止对谁都没有说过的事情“她总是在想我求助,但是我连一次也没有能救出她,即使在梦中,我也很无力……因此,很后悔……”
“我说,结姐姐大人”雾切把头凑过来。“这样的话这次你来保护我,如果我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结姐姐大人来保护我。结姐姐大人的话一定能做到的。”

微笑着的雾切凝视着我。
怎么看起来很模糊。
这么说的话眼镜……
我从床上拿起眼镜。
但是雾切马上把眼镜抢走了。

她自己带上眼镜:“合适吗”
“对不起,我看不清楚”
“已经够了”雾切把眼镜拿下来,强塞似的交给我。
看起来很冷静,实际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还是很害羞呢。

我戴上眼镜,观察着她的表情。
“比起这个,最后的拍卖时间快要到了。“
雾切忽然换上一副认真的表情说。

“你不会真的要去参加拍卖会吧?“

“当然啊“她挺起小小的胸膛说:”昨天的拍卖会上我确信了,要想打败她的话,不让她以为在规则下不会输是不行的,侦探的七村站在她这边,也好像给了她信心。“

“那个叫七村的混蛋,真想揍他。”

我握紧拳头说道。虽然至今为止我从来没打过任何人,把他作为第一个对象也不错。果然是讨厌他。

“这先不论……我们昨天把钱全部用完了。现在是身无分文的状态。新仙先生好像完全信任夜鹤夫人,把钱全放她哪里了……七村先生有绝对不会把钱借给我们。“

对方至少有2亿3000万可以自由支配,我们是0。可以填补这压倒性差距的东西什么也没有。即使七村先生肯把5000万借给我们,资金上还是无法取胜。

无论怎么考虑都不可能赢过夜鹤。

“乘现在从屋顶朝外面逃跑怎么样“我开始偷偷的出主意”如你之前所说,用床单把人绑注,从屋顶往下降到地面不是可能的吗?你看,屋顶还有汽车可以绑绳子……“

“五楼高的屋顶上,用床单加绳子降下是十分困难的。“

“但是只要有一个人降到地面就行了,到地面以后,可以吧酒店入口的大门打开,这样大家就可以都出去了。“

“大概游戏开始到现在,大门从外面已经打不开了,避免无关的人员进来。“

“这么说也对……“

确实也没觉得所有人用能用绳子降下,当然,我也没有类似的经验。“我说,雾切妹妹,有能赢下夜鹤的作战方案吗?“

“有的。但是既然是决一胜负,也有输的可能。“

“啊?没有必胜法吗?“

“因为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会有什么突发事件啊。但是这样说吧,我已经准备万全了。雾切不知从来露出来的似乎很开心的表情

看着这样的雾切,感觉很能信任。但是另一方面,又好像这样的表情似乎什么时候会失去一样,让我感觉不安。

然后,命运的拍卖会开始了。

15:55:44


[ 此贴被黄金的苹果在2015-01-29 10:59重新编辑 ]

Posted: 2015-01-28 13:25 | 8 楼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09-20

 



15:55:44

除了我和雾切,所有人已经在食堂集中了。

以穿着丧服,双手交叉,简直如同女王一样站着的夜鹤为中心,身边站着的七村和新仙,简直如效忠女王的卫兵。

美舟和水无濑离开他们稍远,但一看就像是败者组的样子。

“喂你们太慢了”水无濑站起来朝我们走来:“那家伙已经出完价了,刚到六点,她就进去隔间了。

“真的吗”

“是啊,你看她的表情,就好像确信自己会胜利的样子”

她的脚下放着三个撑开的登山包,看上去一点钱都没有减少,因为没有了对手,也没有必要投入太多的钱了吧。

顺便说一下,今天的肖像画,果然还是那只黑猫。

“这种事怎样都好”美舟慌乱地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了”

“还有其他人进入过隔间吗?”雾切问道。

美舟和水无濑同时摇了摇头。

就这样经过五分钟的话,拍卖会就会结束。夜鹤一个人取胜的同时,侦探权也被夺走,也没有保护目标美舟小姐的办法,我们被关在房间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最后的杀人事件发生。

“雾、雾切妹妹,怎么办”

“冷静下来,姐姐大人,再一次确认一下规则怎么样”
“规则?为什么现在说起…”

“重要的是,《不能在持有侦探权的人面前杀人》这条规则。”

“假设—夜鹤夫人是犯人的前提思考的话(实际上她就是犯人),这次的拍卖会,夜鹤获得了侦探权。这个时候,她处于即是侦探也是犯人的状态。但是拥有侦探权的人面前是不能杀人的对吧?如果严格遵守规则的话,即是侦探也是犯人的她是谁也不能杀的。”

“是这么回事,这样的话该怎么办?”

剩下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到剩下15:50:00的时候,拍卖就结束了。

15:53:15

“如果她在将来来临的最后一个夜晚打算继续杀人的话—”

“啊,这样啊,如果不让拍卖流产的话,就不能杀人了”

“对,她不会拍下侦探权。是不能拍下侦探权哟。所以最后的拍卖会上,她出的价,一定是0元不会错,她打算把最后的拍卖会流产。”

15:52:30

她说的我全都明白,但是即使明白了也没有任何意义。只知道最后一天晚上侦探不在,而且如果知道对方要把拍卖流产的话,今天至少留下一点钱,这样的话今天也能赢了。

“那是不行的,正因为我们把钱用完了,她才会在今天放心的流产拍卖,如果我们留下些许资金的话,她会把钱留给新仙先生,确实的抢走侦探权。为了不让她这么做,我昨天才把所有的钱全部用了。”

“那样的做法只是为了让对方疏忽大意吗? ”

“就是这么回事。”

“但是对方是不是大意,结果还不是一样的,因为我们没有办法赢了!”

雾切慢慢的摇头:“不,我们有办法赢”

15:51:18

雾切在倒计时的最后,一个人朝里间走去。

她到底打算干什么?

她打开门,走了进去。

当然双手是空的,登山包也没拿。

没有钱的情况下,这样没有任何意义。

夜鹤一副女王的表情看着门口。她依然不怀疑自己将取得胜利,也没有必要怀疑。
终于雾切走了出来。

所花的时间不过两三分钟。

“难道你在拖延时间吗,夜鹤很有把握地边笑边说:“通过反复进出内室来拖延拍卖会的时间?这样做结果也不会有任何变化的哦。”

正如她所说…

我走到了雾切的身边:“你…你做了什么?”

“马上就知道了”

我焦躁的等待时间的经过。再争取时间也没有任何意义,雾切把身体靠在门上,就这样站着。

最后拍卖结束的时间迫近了。

夜鹤和两名卫兵,不等结束就走到了二楼,水无濑他们也跟在后面,我和雾切走在最后,大家都不知不觉走到了肖像画的前面。

然后——

结束的铃声响了。

终于在诺曼兹酒店奇怪的侦探拍卖会结束了。

“大家辛苦了。”夜鹤把两手张开对着大家:“赌上性命的游戏终于结束了,这下我终于能从这狭小的世界解放了。”

结果显示出来了。

夜鹤冴 0万

如同雾切的推理一样。

夜鹤虽然有两亿的钱,却要把拍卖会流产,对犯人的她来说,侦探权是妨碍的存在,她自己也不想得到。

今晚,侦探将不在。已经没有保护美舟的办法。

已经没有保护美舟的办法。

我这样想着,但是-----

雾切响子 100万

“什么”夜鹤凝视着结果:“什么?怎么回事?”

看了结果—不用说都明白了。

本日拍卖会的结果:

雾切响子 100万
夜鹤冴 0万


Posted: 2015-01-29 11:04 | 9 楼
实习警花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嘉宾


精华: 1
发帖: 2303
威望: 2214 点
金钱: 1607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303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20
最后登录:2017-09-12

 

 
Posted: 2015-01-29 20:27 | 10 楼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09-20

 



“假、假的吧。她已经没有钱了,哪里都没有多余的钱。”夜鹤像忽然领悟了什么一样,朝七村说:“是你吧!你这家伙,是gay而且是个萝莉控吧!花了100万把中学生给收买了!”

“别胡说。我什么也没有做。而且我对初中女生没有兴趣。”

“那是谁?到底从哪里来的钱?哪里都没有多余的钱了才对,外面带进来的钱,机器是没有反应的。只有这里提供的一捆一捆的钱,封带上才有识别码……”

夜鹤已经处于忘我状态,连只有犯人才知道的信息都说了出来。

会不会前一次拍卖会上只出了钱,把封带偷偷留了下来?”新仙边考虑边说。

“那是不可能的。”夜鹤激动的道:“如果不是绑好的100张万元纸币,机器是不会有反应的!”
看着她慌乱的样子,

雾切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冷静。

“雾切妹妹,这是怎么回事,你从哪里弄来的100万元?”

这个拍卖会的本质……那是从死者身上夺取资金。我从最初开始就在考虑存在这样的可能性。

“最、最初开始……?什么时候?”

“规则说明的时候”
“你……你也从那个时候……但是钱是怎么弄到的?那时候还没有死者……”

不对。

在我们面前,有一个人死了。

鱼住绝姬。

她在规则说明的过程中被枪杀。即使她不是犯人的目标,也是被害者。

“听到两次枪声,鱼住就被击中了。即使从下面看,也知道是致命伤。然后我马上从旁边她的登山包里拿出了100万元。之后马上她的身体掉下来,开始燃烧,钱也全部烧完了——除了我口袋里100万元之外的全部。”

那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鱼住身上的时候,雾切从鱼住的登山包里拿出了100万元。

这是多么残酷的判断。

换句话说,雾切在那个时点,就已经舍弃了鱼住小姐。

但是同时,这也成为了我们的希望,她用鱼住留下来的钱救了我们。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夜鹤一下子失去了力气,跪了下来。

“夜鹤夫人,晚上还有很长的时间,今天晚上你打算怎么办?已经结束了吗?”

现在雾切已经代替了夜鹤,成为支配场面小小的女王。

“还没有结束呢。”夜鹤依然跪在地上,向上仰望着雾切。对不知道夜鹤是犯人的人来说,看到这样的场景会觉得很不可思议吧。

雾切好像轻轻的躲开她的视线一样,双手交叉看向远方:“夜鹤夫人,你打算比我更早的先去美舟小姐的房间杀死她对吧。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

“什、你说什么”

“规则上,大家必须遵守晚上10点的门禁。如果没有遵守的话,作为惩罚,将不能参加之后的拍卖会。是这样没错吧?但是从这个规则逆向思考的话,已经不打算参加拍卖会的话,不遵守门禁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况且最后的拍卖会已经结束的现在,遵守门禁一点意义都没有。

今天晚上大家不用遵守门禁,在我这个侦探的房间里集合。当然美舟小姐也是,只要我遵守门禁就可以了。”

“实际上昨天我和那个戴眼镜的小鬼都在南瓜头侦探的房间里。”水无濑插嘴说:“我们放弃了参加拍卖会的权利。本来,没有钱的我们参加权什么的也无所谓。”

原来雾切告诉水无濑的<规则背后生存的法则>就是这个啊。实际上,这个办法也确实能从拍卖会上生存下来。

“我在怀疑门禁的规则本身,能严格判定到什么程度。”雾切说:“要怎么样进行检查呢……也没办法去查啊。”

夜鹤能监视到所有的房间吗?

还是说,这不过是口头上设定的规则而已?

也许链接了指纹认证这样的系统,但是夜鹤一个人检查的话时非常奇怪的。实际上,也不存在检查的系统。

“呜呜……呜……”夜鹤终于开始放声大哭。

就这样看着她哭泣的样子,她也只不过是个弱小的女性。

“让我死吧,显然我非常想切腕……谁借给我一把刀……呜”

刚才见到的刚强的样子已经不见了。

“让我死吧……让我死吧……“

“死是不行的,夜鹤夫人!“我说:”你犯下的事情是不可原谅的,因此更要活着赎罪。”
“不要听小孩的说教……让我死吧”

也许再说什么都会起到反效果。

“夜鹤夫人,承认自己就是犯人吧。”

我想让她招供。

七村先生已经没用了的情况下,只有让她自己认输才能结束“黑之挑战“。

但是 ——

“不要。”

她完全忘记了刚才的话似的。

真是顽固。

“喂,喂,犯人是这个女人吗?”水无濑表现的相当狼狈。

“什么?不是哦。你在说什么啊?”夜鹤一边拍打膝盖上的尘土一边站起来,撩起长发,平淡的说。

“为 、为、为什么要杀我啊!”美舟躲在我身后问道。

夜鹤的脸上露出了冷笑。

“原超能力少女小姐……因为你的错,导致我的家庭崩分离析了。”

“啊?啊?我 ?我不知道这样的事情。”

“我父亲在电视局制作部门工作。在那里,你父母带着被称为超能力少女的你来了。在电视镜头前弯曲汤勺的你马上有了很大的人气。这之后,你父母带着你参加了很多的电视节目,杂志取材,连演讲会都举办了。”

“这不是我的错啊”

是的,如果你的超能力是真的……的话。但是全部是骗人的。你的父母,带着你欺骗了全世界。”

恐怕美舟的父母是诈骗师。

美舟本人并不知道这是诈骗,她只是按照父母教的,不算的弯曲汤勺。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超能力,但是她父母以“超能力少女“为噱头,不断的愚弄着媒体。

“你的骗局被识破以后,诽谤中伤的矛头确指向了我父亲,甚至说他是诈骗的同伙。父亲被迫承担了责任,辞职了,也因此自杀。那时候我才十二岁。”

“不……是骗人。我当时确实可以弯曲的!但是,逐渐超能力无法使用了!但是父母却对我说不用担心。”

“吵死了!混蛋南瓜头!你几岁了!别象说小孩一样的话!”夜鹤怒骂。

“哇哇哇!”
美舟坐下开始哭起来。

“茶下先生和鸟屋尾先生,是怎么样的一种关系?”我问道。
夜鹤妩媚的对我笑笑,把手插在腰间。

“父亲死后,母亲向宗教寻求救赎。这个时候遇到的人,就是那个叫茶下的男人。之后长话短说,为了得到救赎一直在支出金钱的每一天里,终于有一天,所有的家当都交到了当铺。在哪里被遇到的鸟尾屋骗了。被骗的被害者们连续彻底来讨债,母亲终于从公寓漏洞跳了下去。”

微笑着的夜鹤。

父母和财产都失去的她、到现在为止到底过得是怎样的生活。
“所以……你就这样挑战黑之挑战也没办法吗?认真的活下去的路,应该不止这条。”

“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我可是很认真的活下去。即使因为父母不参加家长会被欺负,我也会每天去学校上课。即使因为母亲死后没钱支付学费,照样白天和朋友玩,晚上打工来毕业。你认为因为不幸的环境导致我成为犯罪者?很遗憾,我可不是这样的”

“但、但是,夜鹤夫人自己,不是好像在结婚诈骗……”

“这只不过是赚取金钱的游戏罢了。我通过经历过的人生,了解了这个世界上的秘密。那就是:金钱不仅仅是纸、而是能成为人的生命。你听说过这样的游戏吗?收集齐4个心的碎片,就能成为一个大心,能增加自己hp的数量(塞尔达?)。钱也是一样的,父母也一定是失去了生命的碎片才死的。”

她可能依然是对金钱抱着奇特的信仰的人。这次的黑之挑战,也是体现这样的她所拥有的黑暗的游戏。

“我告诉你们,对我来说复仇什么的只是附带的东西。黑之挑战是赌上性命的游戏。胜利的话,就能收集齐重头来过的人生碎片。没什么紧张的。”

“这样的话就是杀人也无所谓吗?”我脱口而出:“你被人强行导致的不幸,这次又强加在别人头上不是吗?”

“ 那我要继续忍耐下去吗?”夜鹤少有的流露出了感情:“我到现在为止忍受了多少痛苦你知道吗?我才是被拯救的人!

对于她的话,我什么也无法回应。
至少我没有能拯救她的力量

真顽固。

“打算撑到游戏结束吗?无论怎样,你已经输了。”

“没错,游戏结束的同时,我确实已经输了,但那没有问题。手头的现金加上机器里的一共有8亿多。想办法把机器破坏总是做的到的。而且我死去的前夫的遗产和保险金加起来的话,勉强够还给委员会钱的数额。”

原来如此……所以她还有余地。

游戏使用的金钱、犯人输掉的时候、必须要还给犯罪被害者救济委员会。如果无法偿还的话,就用命来还。

但是她是可以偿还的。

虽然游戏输了,但是她的人生还没有结束。

“即使我认输,游戏时间不到的话,大门还是不会开的。当然我也不认输,所以我会跟你们一起等到明天结束。”

“这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当然,找个远远的地方逃走。”

“开什么玩笑,这之前我会报警。”水无濑说。

“随你的便”

“到早上为止用绳子把你绑起来。”

“啊,这可不行”

夜鹤偷偷把手伸进胸口,从中间拿出了左轮手枪。

一瞬间,空气凝固了。

求求你,让我遵守规则到最后。”她边说,一边保持着枪口对准我们的姿势,离开了食堂。

“怎、怎么办、那个女人……”水无濑额头上出现了冷汗。

“她会遵守规则的,所以让她去吧。”雾切说。

确实,在被规则束缚的这个空间里,我们一定是安全的。但是这样的话就会让她逃走。我还想询问她关于犯罪被害者救济委员会的事情。

总之今夜,只有先集中在雾切身边渡过了。犯人到最后还是遵守规则的话,我们也一定会遵守规则。

朝房间走去的途中,雾切忽然把我叫住了。

“结姐姐大人……曾经说过、我是为了帮助别人,才想当侦探的。”
“我知道。”

得到了我的肯定,雾切露出了满意的表情,甩着可爱的三个辫子,一个人先朝前走了。

第八章  完

Posted: 2015-01-30 13:38 | 11 楼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09-20

 



第九章  (非)日常编

我们把301号室作为雾切的房间,除夜鹤外所有人都集中起来过夜。水无濑和美舟打扑克,一直喧闹到很晚。我对能保护他们的安全,真是太好了,甚至对他们两人有了依依不舍之感。

新仙和七村在房间的角落里坐着睡着了。虽然他们最终站在对方一边,但是拍卖会都结束了也就没关系了。只是对于七村有一些地方我怎么都不能原谅。

我和雾切一起睡在床上,虽然床上躺了两个人显得很窄,但是我们并不介意。对于解决了事件的现在,我们紧挨在一起入梦。雾切在边上让我觉得很安心。

夜时间结束的时候,朝阳从窗口照了进来。

感觉到雾切的动静而睁眼的时候。正好跟她四目相对。

雾切转头避开照到她的阳光,在朝阳下,她的头发闪耀着光芒。

“新年好,雾切妹妹”
听我这么说雾切露出很吃惊的表情。终于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

“新年快乐,姐姐大人。”

我们只说了这句话,又睡着了。

好冷,我一下醒了。
条件反射的拿出手机确认时间。
上午九点。
哇,已经这么晚了。
我坐起来,看着房间里。
除了身边睡觉的雾切,谁都已经不在了。可能因为人数减少,室温下降了,连呼出的气都是白雾。

“雾切妹妹,起床了。”我摇晃着她的肩膀。
“新年快乐…姐姐大人…”她一边揉眼睛一边喃喃的说话。
“这个刚才听过了啦。比如这个,大家都不在了,可能集中到大厅了。”

雾切坐起身子,模糊的看着空中。
睡过头似乎也不大好的样子。

“已经过了九点了,快起来。”
“大家呢…”
“不知道”我走下床来。

如果不能在夜鹤逃走前问她话的话。

打开房门。

来到走廊,马上发觉有异常情况。
眼前的墙壁上,散布着一点点像血迹的东西。

这是什么……?
大家去哪儿了……?
周围也太安静了吧……在我身后,雾切来到了走廊,深吸了口气:“结姐姐大人,这。”
“嗯。”

这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
吃惊的看去,不知什么时候变的有信号了,屏幕上则显示的是个陌生电话。
我战战兢兢的按下通话键。

“终于联系上了,你是五月雨结小姐吧。”
一个老人的声音。

“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雾切不比等——响子的爷爷。”
“啊,承蒙关照。”我一下子回过神来:“阿,在外的时间有点长,没什么事……”

“响子在你身边吗?”
他的声音比之前听到的还要严肃。
好像很迫切的样子。

“是的。”
“方便的话请叫她听电话。因为响子没有带手机,所以我查到了你的电话。”

“好的”我把电话递给雾切:“是你的爷爷。”
“这时候…有什么事吗”雾切把手机放在耳边:“新年快乐爷爷,你这边现在还很早吧……好的,我切换到免提。”

雾切把手机切换到了免提模式。

“五月雨小姐也好好听一下。之前我听响子说起犯罪被害者救济委员会的事情。那时候我几乎不关心,但是现在情况发生变化了。”

“到底怎么回事?”

“似乎会长采取了行动。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我的推理正确的话,差不多他是企图和响子接触的时候了。”

“咦!对面直接过来?为什么要找雾切妹……响子妹妹?”

“因为跟我之间有着不小因缘的关系。”

“这是怎么回事?爷爷”

“详细的话回头再说。现在先要小心这个家伙,可能的话不要让他接近你。”

“虽然你说不让他接近我,可是我都不知道那个人是什么样子的。”雾切困惑的说。

“样子的话没法参考。之前告诉过你的,他的特技是伪装和变装。谁都没有见过真面目的变奏侦探(variationist)。

“既然如此,要怎样才能小心呢?”

“我告诉你他的名字,听到这个名字,就只管逃走。”

“怎么会……这也太夸张了。”雾切耸了耸肩:“然后,那个人的名字?”

新仙帝——原三零级侦探。

我和雾切面面相觑。

难道说那个人……

他才是犯罪被害者救济委员会的会长?

“他的目的恐怕是我。为了引出我,响子,他可能会亲自向你出手。总之,你只要稍微感觉到他的气息,就赶紧逃走。现在的你不是他的对手。”

“我知道了”

难得见雾切用颤抖的声音说话。

“听好了,在我过去之前,绝对不要跟他接触。知道了吗?”

“知道了”

“真是个好孩子。新年快乐,响子。”

电话挂了。

雾切的手还在颤抖。

我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拿下手机。

“雾切妹妹……”我看着她的眼睛说:“快逃吧,赶紧!”

“但是……”
“你爷爷不是说了吗?和他有牵连是不行的!”
“还没有到时间结束的十点,大门还没有开。”
“那么现在我们就到大门前去吧”
“墙壁上的血痕……”
“不要管了”
我只能这么说。

我拉着她的手,把她带到房间外面,朝着楼梯走去。

“不行,果然如果不调查的话!”雾切甩开我的手,回到走廊。

沿着墙壁上的血痕,朝里面走去。

太自说自话了!

我慌张的追上她。万一她有个三长两短,她爷爷会恨我一辈子的。我必须要保护她。
雾切转过弯,一直走到最里面。

她在门口站着,我终于追上了她。

打开门。

312房间。本来就是空房间,是使用消失诡计的房间。右面的墙壁上画着粉红色的X。
但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左侧墙壁上画着一个更大的X。

而且它不是粉红色,是人类血的颜色。

然后床边倒着的是什么。

曾经是个人。

头部被砸碎,成为凄惨的尸体的是……

夜鹤冴。

地板、甚至天花板上到处飞散着血迹,仿佛在诉说在这里发生的悲惨故事。尸体边上,倒着一个大锤。

“糟了。”雾切靠近尸体,开始到处摆弄。
“你在干什么!快逃啊!”
“姐姐大人,枪没有了。”

啊?
夜鹤拿着的左轮手枪。

这个时候。
—砰!

什么响声。却是我记得第一天也听到一样的声音。
是枪声。

很远的地方传来的。
在楼下。

到底这个废墟酒店发生了什么事情。
“走吧。姐姐大人。”

只能去了。

出口在大厅的正门。虽然也有楼顶上逃出去的方法,但是把雾切带到顶楼楼梯那边是不可能的吧。
我们互相拉着手,尽量不发出脚步声,慢慢地走下楼梯。脚下咯吱咯吱想的时候,我们身体都僵硬了。

终于到了一楼。

通往大厅的门就这样开着。

我们伸出头,朝里面窥视。

中间有谁倒在地上。

两个人。

是水无濑和七村。

远远看去,也知道他们倒在了血泊之中。

我和雾切十分小心的四周环顾。

谁都不在。

“怎么办?走吗?”我小声问道,雾切沉默着点点头。

不正面到达大门的话,是没有办法出去的。

我和雾切弯着身子,小跑着出了大厅。

通过水无濑和七村身边。看到无论是谁都是一身血,但水无濑的额头上有个大洞,一看就已经死透了。

“救不了了,走吧。”我拉着雾切的手来到了大门前。

用手去开门。

还打不开。

确认一下手机的时间。

9:57分,还有三分钟。

Posted: 2015-01-30 14:50 | 12 楼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09-20

 



“好慢啊,小姑娘们。”

不知哪里响起一个声音。

我和雾切回过身来。

大厅中央,刚才还倒在地上的七村已经站了起来。一边抖着满是血的西服,一边看起来很为难的怂着肩。

“非常出色的危机回避能力。还以为靠近的时候能把你们留下来呢。”

七村的右手握着手枪。

怎会有这种事……

拥有双零级别名誉的侦探……

“子弹还有四颗。”七村一边看着弹匣一边说。

我和雾切一动也不能动的看着他。

他把枪口对准了倒在边上的水无濑,瞄都不瞄准就扣动了扳机。

一道闪光后,水无濑的尸体轻轻跳动了一下。

毫无意义的一枪。

“如果输给黑之挑战的犯人可就麻烦了。我应该收到的五亿五千万她要还给组织,即使我赢了她也要把钱拿走。但是命运真是讽刺,一个女高中生和女初中生的组合居然能做到这个地步,深刻的感受到侦探的世界无可限量。”

“是,是你干的吗……七村先生”

“就如同你见到的一样。当然夜鹤夫人是不会赞成这样做的,所以我让她闭嘴了。”

“你不是侦探吗?为什么毫不顾虑的杀人!”

侦探……是为了救人存在的。

不要继续打破我的梦想了。

“没办法啊。这是对世界和社会来说更合理的结论。你要更好的理解世界啊。只有向我们这样级别比较高的人投资,文明才能更快的发展。”

“没办法?”根本无法沟通。

简直像另一个世界的人。

“结果上,我拿到了九亿,也保住了侦探的名誉。但是还存在一个问题,这里的事情如果穿出去的话就麻烦了。所以必须堵住你们的嘴,你们的口风紧不紧?”

“……从这里出去的话,我会告发你。”

“我就知道五月雨小姐会这样,雾切小姐怎么说?”

“……我听姐姐大人的。”

“啊呀,我还以为你是对这种小事情会睁一眼闭一眼的类型呢,是受了五月雨小姐的影响吗?”七村叹口气后,把枪口对准我们:“那么就只能跟别人一样,为了这个世界而死吧。正因为你们这样迟钝的人的存在,无论过多久世界都不会改变。”

距离十米的程度。
有过开枪经验的人,很简单就能打中目标。

比起这样等着被打,全速绕着跑的话,说不定能躲开剩下的三枚子弹。

“结姐姐大人,不行!”雾切拉住了我衣服下摆。
“但是,这样会被击中的!”
“还有30秒。”
“啊?”
“拖延时间”

对了,我们背后的大门马上要打开了……
砰!

七村毫不留情的朝我们开枪。

子弹从我的左耳擦过,把门打穿了一个洞。

左耳开始嗡嗡作响。

“想拖延时间?很遗憾,你们的想法我已经看穿了,下一次就命中了哦。”

七村用拇指上膛。

要开枪了。

我站在雾切的身前,用身体当做她的盾牌。

子弹还有两发。

如果两发子弹我全吃了的话,就能保护她了。

我张开双臂:“怎样,让你容易命中一些,开枪吧。”

“姐姐大人,不行。”

“好,给你一枪,给后面的她最后一枪。”

七村手指扣上了扳机。

就在这个时候,食堂的们忽然打开了。

哪里出现的是浑身是血的美舟小姐。

她几乎要倒下的样子,跪在地上,用食指指向七村。

“给我弯!”

七村瞬间改变方向,朝着美舟扣动了扳机。

但是子弹并没有射出来。

七村很吃惊的检查手里的枪,但是似乎已经无法正常使用了。

难道说,这就是她的力量……

但是美舟也用尽了力气,倒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情况!”七村把枪扔向美舟,枪砸在美舟的背上,但那时美舟并没有反应。

我们的背后响起了电子声,门打开了。

“开了!”雾切拉开大门。
我们飞快的跑了出去。

 

Posted: 2015-01-30 14:54 | 13 楼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09-20

 


“站,站住。”

听到背后的声音,但是我们并没有理睬,打开另一扇门后,终于逃出了酒店。

跑到外面。

在哪里站着的是 ……
新仙帝。

他的右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朝着我们这边站着。但是还是如同凝视着黑暗那样,露出难过的表情,对我和雾切没有任何反应,简直当我们不存在一样。

他的两侧,有两个不认识的男人。一个人是外国人、一个人坐着轮椅。

我和雾切手拉着手,从他们身边经过。他们并没有阻碍我们,而是无视我们,只是看着酒店的入口。

我和雾切拉着手横穿过庭院,出了铁门以后,隐藏着身形偷偷的返回来。

观察着那边的样子。

那边稍过一会,七村打开门出来了。

果然七村对新仙他们的存在感觉很吃惊。

他停住了脚步“你 ……你们是……”

惊愕的表情。

我们重新看向新仙两边的男人。

好像在哪里见过。

“那些人……”雾切好像发现什么似的“啊!”
这怎么可能。

那个外国人是现役三零级侦探的《法执行官》——乔尼*厄普。
那个轮椅男,同样是现役三零级侦探的《安乐椅伯爵》——龙造寺月下。

传说中两位三零级侦探,为什么会在这里?

而且好像听从新仙的吩咐一样。

新仙没有说话,用手指给乔尼打了个信号。

乔尼从西裤里拿出手枪,在手指上转了一圈后,交到了新仙的右手里。

新仙拿着枪,走近七村。

要开枪吗——?

七村身体不能动弹,双腿在颤抖。

“说,说谎吧……这,这怎么可能……”

新仙把把手对着七村,把枪送到他的身前。

这时七村以《激情最速》的思考速度,一下子理解了所有的事情。

颤抖的手接过了手枪。

“原来这样……已经……开始堕天了吗……”

七村这样说着,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

马上成为了一具尸体,倒在诺曼兹酒店的门前。

新仙他们满意的转身背对酒店,准备离开。龙造寺坐的是电动轮椅,三个人一样的速度吧酒店甩在身后。

他们靠近了铁门。

刚出来的时候,新仙忽然朝我们这边看来。

被发现了。

他沉稳的走近我们。

我把自己当成雾切的盾,挡在前面。

死神的脚步。

我哪时候确实听到了死神的脚步

“你好像受伤了。”

他从口袋里拿出白色的手帕,轻轻的擦拭我左耳上的血迹。一定是七村开枪时,子弹擦伤的。

我因为害怕,稍微退了一步。

新仙好像原谅了一切的样子,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你的目的是什么?”我做好了觉悟后问道:“为什么把我们卷入这次黑之挑战?”

新仙双手拿着沾了血迹的手帕,在我眼前打开。

一瞬间,手帕遮住了我的一部分视野。

“仅仅是打个招呼……”这么说着,新仙开始折起了手帕。

手帕在折的变小的过程中,我被阻挡的视野稍微变大,又看到了风景。

但是,这个风景中……

刚才还在那边的……

诺曼兹酒店的痕迹已经消失了

“——新的一年开始了”他把手帕放在口袋里,转过身去。

然后周围的风景突然如同被折叠了一样,变小,最终消失了。

远处见到的山也好,庭院里的枯木也好,就好像折纸一样被折起来了。

视野里,什么都消失了。

这就是伪装和变装的变奏侦探(variationist)的力量。

我和雾切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呆呆的看着无法理解的景象。无意识之中,互相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感觉到仿佛如果不这样,连我们都会一起消失了一样的恐怖。

终于周围,铁栏杆围着的空地,没见过的地方有一条下坡的路。

新仙他们已经下去了。

走到一半,新仙背对着我们,从脸上拿下了一个面具似的东西。

果然这不是新仙的真实面目。

“成长的很出色,雾切响子。不愧是雾切家的女儿。”新仙并没有回头,一边挥着手一边说:“再见了,再次见面的时候——以其他的容貌。”


——to be continued


全文完,谢谢观赏。


Posted: 2015-01-30 14:58 | 14 楼
« 1 2» Pages: ( 1/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狗狗静电BBS - wwW.DoGGiEhoMe.CoM » 「天黑请闭眼」游戏 Mafia Game

沪ICP备05008186号
Powered by PHPWind Styled by Magi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