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5 » Pages: ( 5/5 total )
本页主题: 狗狗绯闻似流水,人不八卦枉少年(无限期、无要素版OUAT)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恋飞の鱼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
级别: 贵宾


精华: 0
发帖: 1391
威望: 1798 点
金钱: 1699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63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7-16
最后登录:2016-07-29

 

“鱼……”小蝶的眼泪像决堤的洪水流了下来,多少年自己居然避而不见。
“小蝶,你终于想起来了。”财使马力杀笑了,含泪的脸庞露出阳光的微笑。
“不,你不是鱼!”小蝶喊着,美丽的双瞳映出了马力杀的原形——一片鳞片。
“小蝶,若不是你,我不会知道这世上最美好的东西,竟然已经悄悄来到了我的身边。。鱼哥,我也得感谢你,你让我知道了被宠爱的滋味,让我体验到了这最美好的爱情。。记得当你生下我们的孩子时说的话么?”财使问。
“你怎么知道当时我和鱼说的话?”小蝶惊讶。
“笨,因为在你身边的就是我啊。”财使温柔地说。
“天,怎么会是这样。。。。。。”小蝶无力地软在地上。
她想起当她还是小花的时候,有一个银色的蝴蝶总是来自己花蕊里采蜜。有一天,银色的蝴蝶不来了,换成一个小女孩,原来蝴蝶修成人形了。以后小女孩总是会和自己说话,她总会说她有一个鱼哥哥,鱼哥哥怎么照顾她,她要当鱼哥哥的新娘。
她又想起在自己渡劫成人的那一天,由于平时缺少修炼,功亏一篑的瞬间,一个银色的身影愣是帮自己挡住了九天的劫雷。也许是天天在一起的缘故,她变成和银色蝴蝶一模一样的人,也就是从那天起,她为了银色蝴蝶的遗愿,成了鱼哥哥眼里的“小蝶”。那段时间,她非常愉快,为了不露破绽,她趁鱼哥哥不在的时候偷偷练了变形法,那样她就可以变成银色蝴蝶的模样了。她终于想起她以前的名字叫嘉嘉。可是现在,都不一样了,鱼哥哥只是一个鳞片而已,是自己的鱼哥哥吗?是小蝴蝶的鱼哥哥吗?嘉嘉不知道,木讷地看着前面的财使。
“小蝶,怎么了,我是你的鱼哥哥啊。”财使说。
“鱼哥哥。。。。。。”嘉嘉突然笑了起来“你不是鱼哥哥,我也不是小蝶。哈哈!”
“你是小蝶,是我的小蝶,唯一的小蝶。。。。。。”
“鱼鳞哥哥。。。。。。”嘉嘉小声的无力的话语不偏不倚的进了财使的耳朵。
“你。。。。。。你怎么知道。。。。。。”
“想听一个荒唐的故事吗?从前。。。。。。”嘉嘉将整个事情告诉给财使。
“啊。。。。。。你说你不是小蝶,你是嘉嘉。。。。。。真荒唐。。。。。。”马力杀的思路回到了五百年前。
那时他只是一片鱼鳞,没有意识的鱼鳞。有一天他被主人拔了下来,输入一点意识,并用法力变成主人的模样。主人告诉他,他捡到一个女孩子,名字叫小蝶,但是主人为了能够跃龙门化身为龙,需要修行,没有空照顾小蝶,主人要他帮忙照顾小蝶。他一直遵从主人的命令,待小蝶像妹妹,像公主。但是日久生情,有了意识的马力杀,逐渐地迷恋上小蝶,还答应做她的丈夫。
荒唐的故事,造就了两个相恋的人,缘分,天意,果然深不可测。马力杀不知道小蝶是嘉嘉,嘉嘉也不知道鱼是马力杀,两个人的爱情有了结晶,却因为菜菜魔王而同在屋檐下,反而不相识。
空荡的世界想找个人放感情
做这种决定是寂寞与我为邻
我们的爱情像你路过的风景
一直在进行脚步却从来不会为我而停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明明是两个人的爱情
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嘉嘉和马力杀抱在一起,脸上都是泪水。
[ 此贴被恋飞の鱼在2009-04-17 23:42重新编辑 ]
飞啊飞啊飞啊
——原来是在做梦
Posted: 2009-04-17 19:22 | 60 楼
stheroes
级别: 咿呀学语


精华: 0
发帖: 5
威望: 6 点
金钱: 81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2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5
最后登录:2009-05-02

 忘记我占楼了

宫殿里最高层的房间,一个硕大的水晶球漂浮在空中,其中显现的正是斑马啊衣一行人的历程。
魔王菜菜斜倚在沙发上正在数落她的吸血鬼奴仆玻璃,“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啊?便后一定要洗手的嘛,你看这是什么……你做的早餐谁敢吃啊!还有早起后擦干净你的脸,眼眶里的脓血都快挂到嘴角了。”
玻璃鄙夷的瞅了下魔王正在努力抠脚丫的双手,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快看啊,抱上了耶!就要亲了!”
“真的抱上了啊。快啃啊,快脱她衣服,抚摸她,来场18禁给大爷瞧瞧!”菜菜伸出刚抠完脚丫的手随便往衣服上擦了擦拿了一个粘着淡黄色不明物体的三明治就往嘴里塞,“真没劲,这都抱了多久了,哭什么啊,快亲呀,快上她!”
“我说你能不能收敛一下啊,别这么恶心行不行啊。那些人真是瞎了眼,居然说你冷傲啊高贵啊不苟言笑啊什么的!”
“那当然呀。外人面前肯定是要维持一下形象的嘛。我演得很累的呀,要时时克制自己的本性,现在好不容易放松一下。”说话期间,满桌的早餐已经被她吃得七零八落,一脸的奶油,一地的面包残渣。
“呃,你不觉得咖啡很烫吗?”
“啊!舌头起泡了!”菜菜慌忙之下不假思索的喷了玻璃满脸的黑褐色液体,“你是想谋杀我吗?这么烫还端来给我。”
后者则用一个很无辜的眼神狠狠的盯着她,“昨天我给你冷咖啡,你说我是不是虐待你那么凉怎么喝,所以今天就照你吩咐换热的。”
“是吗?我忘记了啦。”菜菜一边尴尬的笑用手挠后脑勺一边转移话题,“这电影太琼瑶了,一点都没激情,抱这么久就是不啃,看得真累。玻璃,去给我换台,我吃得太饱走不动了。对啦,我当时干嘛让你去抓蝴蝶呀?”
玻璃翻出一个笔记本,仔细查找了下,“你那时处于第137次失恋的低潮,格外的见不得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样啊,那蝴蝶被抓也不算太冤枉。我不爽的时候就要让大家都不爽。嗳,你说四使这关是不是太龟毛了啊?非常的蒙太奇呀,镜头切换得让人眼花缭乱情节发展得让人头晕脑胀。照这么发展下去,勇士们都要扑在打倒魔王救出公主的路上了。我还指望着能听到勇士们称赞魔王的美丽呢。”菜菜轻轻的抚摸自己的脸颊,陷入自恋的陶醉中,“你说我该不该传音入密让四使他们放水?”
这时,水晶球上传来了两道模糊的身影,渐走渐近,依稀可辨是鸡毛与拖把两人。
“有新角色入场了。我们就坐着看戏好了。”
----------分割线--------
话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接四使者这关合适点...我是来丑化下魔王的 哒哒
我看大家都喜欢写幻术也。按照前文的设定,鸡毛是个幻术师,那么下一关来个幻术师的对决?
[ 此贴被stheroes在2009-04-19 18:19重新编辑 ]
Posted: 2009-04-17 21:26 | 61 楼
不似荇菜
水精灵菜菜
杀人游戏MVP勋章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3
发帖: 1412
威望: 1289 点
金钱: 491 静电币
支持度: 6240 点
在线时间:147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2-03
最后登录:2016-07-25

 

魔王忽地从宝座上站起,怎么这个鸡毛掸子组合还没死?绝代双蛛不是跟我汇报拖把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吗?

拖把干嘛绑那么多绷带?魔王问。玻璃不耐烦的说,大概为鸡毛整容变性去了。

魔王惊喜:真是士为知己者 装死,女为悦己者 整容啊!!!这比刚才的穷摇剧好看多了哈。

玻璃撇撇嘴,慢悠悠地说,魔王殿下,小心犯了“过度引用罪”。

魔王忽然颓丧下来,喃喃道:今天是我当班的最后一天了就不能让我痛快地说说话吗?下一次的机会不知道还会不会落在我身上,那时我一定要再抓一大堆拖把和刺猬!

当当当当~~~大殿的钟声敲响,东方的云层渐变粉红,太阳升起~宝座上的魔王消失了,吸血鬼玻璃知道,在魔山的某处,那个魔王变成了一株普通的小草,而魔山上的万物万灵,都在努力等待着下个机会,成为魔王的替身。那就可以在300年里,每次菜菜魔王去宫殿最高层凝听“天的旨意”的时候,代为掌管魔山。

满腹心事的菜菜魔王回到了宫殿,她收到了真正的魔王的最高指示:把最俊美的色使匀献给他。。。可是菜菜魔王知道,色使已经消失不少日子了。

是不是失控了呢?这和斑马(驴)一伙闯入有关吗?
[ 此贴被不似荇菜在2009-04-25 00:06重新编辑 ]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Posted: 2009-04-24 23:23 | 62 楼
瓦尔基里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金钱: * 静电币
支持度: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另边厢,拥抱在一起的嘉嘉和马力桑,忽地化做一个红色的叉叉和一片鱼鳞,掉落在地。
斑马(驴)大惊小怪的跳开,“这是什么?!”
啊衣说:“是十字架和鱼鳞,看,有个小铁环把它们串在一起,像是挂饰。”
“那是我的挂饰。”天上传了一把温和的女声,霎时,房间内光芒四射,花香扑鼻,一位白袍女子从天而降,“我是光之天使,它们是我的挂饰,本来放在火柴盒里,谁知通了人性,私奔下凡。又被施了魔法,白白遭了罪吃了苦,所幸真情不渝,得以恢复真身,来~”
天使挥挥手,红色十字架和鱼鳞组成的奇异挂饰,轻巧的挂在她脖子上。
斑马赶紧上前问:“你是天使?”
天使答:“是,也不是。”
斑马皱皱眉,隐忍住心中的咒骂,“那你能帮我们到达塔顶吗?”
天使答:“能,也不能。”
啊衣看斑马气的快要自燃了,赶紧拉住他,自己上前道:“天使,请帮帮我们。”
“太极生两仪,一为光,一为影,有影自有光,无光则无影。good good thinking,day day up” 天使的身体逐渐变的透明,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化作一颗流星消逝在黑暗之中。

“这什么神棍,我X!”斑马气的拿头撞墙。
“等等,斑马”啊衣灵感一现,急忙拉住马头,“你想想我们这一路过来,遇到的事情,有什么共同点?”
“有什么共同点?!”斑马拿马蹄子饶头,“一路上,和尚不是和尚,菜不是菜,鸡毛不是鸡毛,蜘蛛不是蜘蛛,鱼不是鱼,蝴蝶不是蝴蝶……”
“是啊,”啊衣围着财使的桌子踱步,“所有的东西,实质都非表象所见,你发现没有,刚刚的天使……没有影子……”
“什么?!没有影子??!!”斑马吓的后退一大步,“难道她是鬼?”
“我明白了,”啊衣的眼中放出光彩,“有影必有光,无光则无影,房间中,只有这样东西没有影子。”啊衣拿起桌上的算盘往地上一抛。

轰的一声,黑色的房间化作碎片一点点消失了,酒使水水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溶化,变作一片酒池。算盘上的算珠一颗颗落入酒池,变作云朵,升腾出水面,不消一会组成一道环绕而上的云梯。高塔如同一座天空之城,漂浮在酒池之上。抬头望去,云雾缭绕之处,依稀可见高塔的尖顶。
“啊衣,快点上来。”心急的斑马(驴)已经拾阶而上,快要跑到第二层了,“老子快饿死了,希望第二层有吃的东西。”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金钱:+10(不似荇菜)
  • Posted: 2009-05-14 18:12 | Unknown 63 楼
    «234 5 » Pages: ( 5/5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狗狗静电BBS - wwW.DoGGiEhoMe.CoM » 科学人文 Scientific & Humanistic Cultures

    沪ICP备05008186号
    Powered by PHPWind Styled by Magi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