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3 45» Pages: ( 3/5 total )
本页主题: 狗狗绯闻似流水,人不八卦枉少年(无限期、无要素版OUAT)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stheroes
级别: 咿呀学语


精华: 0
发帖: 5
威望: 6 点
金钱: 81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2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5
最后登录:2009-05-02

 

慢!
斑马心里狂喊着,面容因为恐惧而呈现诡异的扭曲。他不甘心。不是因为死而是因为死在喜欢的人手上。
鸡毛的手只离斑马鼻子一尺。这是斑马的要害。他已经研究了斑马二十年,喜好弱点习惯,完全了如指掌。二十年的仇恨一朝爆发就如同海啸飓风无法阻挡。这一掌下去,什么仇恨都烟消云散,抹布我终于替你报仇了,让你久等了。
一寸。
缓慢却带有排山倒海般力量的华丽鸡爪离斑马鼻子只有一寸。鸡毛充满仇恨怨毒的眼神里已经开始夹杂喜悦与欣慰。斑马的恐惧让他从心里生出快感,他突然不想一下就击杀斑马了,要多点时间来欣赏和折磨。仇恨的力量是如此强大,二十年矢志不忘已经让鸡毛的心理不知不觉的扭曲疯狂。
你从来没想到会有这一天吧,斑马。无数个日夜,无数次的内心谴责,无数次辗转反侧,我通通都要还给你。


石头就站在旁边,靠着大树嘴里叼着茅草,一副悠闲的样子。
这么毒辣的太阳,真见鬼,早上还是阴云密布呢。居然有个神经病在路中间喝酒,更神经的是斑马居然认识他,不知道神经病会不会传染。认识神经病的人也是神经病,由上可得斑马也是神经病,同理可证,我也是神经病。。。想到这石头心里一阵恶寒,在这大太阳下居然打了个冷战。
这时场下风云突变。刚刚两个人还有说有笑的讨要酒喝,现在居然是生死之际了。更让石头震惊的是斑马居然不是那个神经病的一招之敌。
那该是多厉害的一个神经病人啊。。。我看我还是置身事外的好,犯不着为斑马而招惹这样的强敌,他们对我来说都只是路人同伴而已。神经病真可怕。搞不好真的要被传染。不行不行,等下要脱光了晒一下太阳,据说紫外线能杀菌消毒。omg!斑马的眼神,恐惧中带着眷恋不舍,悲哀中带着欣慰。难道他还是个gay?这么变态的啊,人家要杀他他还会喜欢上人家!我靠,跟他同行这么久我都没发现,果然知人知面不知心。话说回来也不知道斑马晚上做梦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想到这,石头狠狠的抽了自己两巴掌,太恶心了,我怎么会想到这个。。

一寸。
树荫下的石头看鸡毛保持这个姿势至少有半小时,忍不住道,喂,你还杀不杀他啊,我都快等不及了,虽然这里比较凉快,但是我很渴啊。拜托,我赶时间,你快点把他杀了就走吧。末了还小声嘀咕,要不是你个神经病站在路中间我早就走了,要是靠近你被传染到我就亏大了。
鸡毛刚刚完全沉浸到往事的回忆和自身的yy上去了,都没注意到时间的飞逝,这时被石头点破,姿势倒是摆不下去了,活动了下手腕,一脸狞色的道,我杀人的我都不着急你着急个屁,你要是口渴那边还有些酒,大补的,人参鹿茸虎鞭应有尽有,喝一口保你快活似神仙。
毛病。我口渴你让我喝补酒,那不是越喝越火大。。。你就快点吧。随便给他来个一掌,要不要我来帮你?
不行,我要慢慢折磨他,让他知道什么叫生如不死。
石头无奈道,要不你挪挪地方吧,别在路中间,妨碍交通啊,影响不好的,我看那边的小树林就蛮好的,挺适合ooxx的。问时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不如死啊。要偷情请到小树林,要生要死的随便你们。
鸡毛一楞道,你说的很对,大庭广众的确实影响不怎么好。说完抄起斑马就往树林走去,就在这时,又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
慢!
[ 此贴被stheroes在2009-04-05 16:56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金钱:+10(不似荇菜)
  • Posted: 2009-04-05 16:44 | 30 楼
    处女座圣斗士
    级别: 平民


    精华: 0
    发帖: 283
    威望: 284 点
    金钱: 0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79(小时)
    注册时间:2008-04-17
    最后登录:2009-04-14

     

    言语落下,一个戴着斗笠的包裹着一层层绷带的“男子”从树林走出来,沙哑的说:“鸡毛,你放了斑马!”
    鸡毛看着走出来的人,冷笑:“斑马,没想到你这一万年过得真滋润,这么多人为了你而来啊。”
    “绷带”说“鸡毛,我是为了你啊,你帮菜菜魔王守第四关,已经守了很多年了,你认不出我了吗?”说完,把缠在身上的绷带一层一层落下,并把帽子摘掉,竹竿式的身子,满是鞭痕,脑袋的布条已被烧焦。
    “抹布……你……你没死?”鸡毛激动的说,“你怎么变成这样,不仅伤痕累累,声音也变得如此沙哑”两行热泪从眼眶中缓缓滴下,“都是这只万恶肥斑马,我宰了他!”说完,鸡毛面露凶光地看着斑马!
    “不关我的事!”斑马大声的说着。感受着鸡毛的杀气,斑马心理越来越灰暗,身下的草湿了一片。
    “鸡毛,不关斑马的事!”拖把大声吼道。
    “抹布,你被伤害成这样,还维护他!我一定要替你报仇,烤了斑马!”
    “鸡毛,真的,和斑马无关。说来话长,你让我慢慢告诉你,好么?”拖把哀求道。
    “那你告诉我,是哪个天煞的狗贼伤害你了!”鸡毛深情地看着拖把。
    “唉……这件事得从二十一年前说起……”
    [ 此贴被处女座圣斗士在2009-04-06 13:24重新编辑 ]
    Posted: 2009-04-05 23:39 | 31 楼
    恋飞の鱼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
    级别: 贵宾


    精华: 0
    发帖: 1391
    威望: 1798 点
    金钱: 1699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63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7-16
    最后登录:2016-07-29

     

    又是一段故事。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故事,只是有人选择藏着,有人选择发泄出来。
    21年前,鸡毛和抹布是很好的朋友。两个人天天混在一起,修炼,吃饭,睡觉。习惯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当你习惯以后,往往有些东西会跟着改变。这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鸡毛和抹布身上。随着岁月的流失,在两个人心里,友情已经慢慢变质了。他们都是男人,只能选择了隐藏自己心目中的秘密。但是感情这个东西,又岂是不说就能忘记的,平静的背后隐藏着汹涌的波涛。
    有一天,抹布不知道从哪里捡到一个瓶子,瓶子里装着一封信,信中记载的是一个秘笈,一个可以让男人变成女人的秘笈。这个秘笈就像久旱逢甘霖一样在抹布的心里生根发芽。他想,如果有一天他能够变成女人,是不是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对鸡毛说出那三个字。
    从那天起,抹布就背着鸡毛,开始一个人修炼起秘笈。为了永远的在一起,短暂的分离是必要的。天公不负有心人,天赋很高的抹布一步步地迈向成功,到了最后的临门一脚。秘笈的最后一句是这么写着:“欲想成功,需在最爱的人面前,破而后立。”也就是抹布需要被自己最爱的鸡毛杀死,从而功成。
    这时抹布想到了斑驴,那个以前认识孜孜不倦地想要变成斑马的家伙。斑驴感动于抹布的爱情,答应了抹布的要求。他对鸡毛说:“你是不是觉得现在的抹布和以前的抹布不同,因为这个抹布虽然身体是抹布,但是灵魂已经被一个万恶的魔王控制,只有杀了他,真正的抹布才能回来。”
    一个很拙劣的谎言,却成功了说服了鸡毛。于是在20年前的某一天,鸡毛怀着救抹布的心杀死了抹布。现实往往是残酷的,鸡毛没有等到最后的抹布,而抹布也没有成功地变成女人,反而在菜菜魔王的咒语下变成了拖把,帮菜菜魔王打扫城堡。
    后来拖把才知道,秘笈其实是菜菜魔王的诡计,她只是为了想要一个拖把,才设下这么一个圈套。可惜等他知道结果以后,鸡毛为了复活自己,已经成了菜菜魔王第四关——执念的守卫者。也就是在这一刻,拖把才知道鸡毛是如此深爱着自己。拖把想跑出去,拯救浑浑噩噩的鸡毛,可惜被菜菜魔王抓到,关进了监狱。
    为了防止拖把逃跑,菜菜魔王每天派人鞭打拖把,还用火烧了拖把头上的布条,弄哑拖把的喉咙。
    今天拖把能偷跑出来,还多亏了菜菜魔王不知道怎么,发现在山上的某个地方,有一个小菜在发芽,疏忽了对拖把的防卫
    ……
    鸡毛听完以后,狠狠地抱着拖把,转过头,对斑马说:“你走吧。自己小心。现在的你打不过菜菜魔王,我也是,但是,当你走到菜菜魔王的面前时,我会来协助你!为了我的拖把,我发誓!”




    中了菜菜魔王圈套的鸡毛和拖把
    [ 此贴被楼兰故衣在2009-04-08 10:20重新编辑 ]
    飞啊飞啊飞啊
    ——原来是在做梦
    Posted: 2009-04-06 13:02 | 32 楼
    折光暗语
    Aurora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8
    发帖: 2284
    威望: 2681 点
    金钱: 1513 静电币
    支持度: 6480 点
    在线时间:693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22
    最后登录:2017-08-31

     

    斑马(驴)告别了那一对旧侣,一路继续往前。
    他忽然觉得这一路的关卡看似艰险,实则过来却并没有那么痛苦。而一直一路随行的石头(猴)的心中,似乎也有同样的感觉。
    为什么会这样呢?

    他们一边困惑着一边往前,忽然听到远远地,有个暗哑的声音在吟唱着什么: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不如回家睡觉了。

    这歌声石头似乎是有一些熟悉的,但却又说不出来在哪里听到过。即使是听过,那歌词也有着些许的不同。这又是一种怎样的召唤呢?还是,已经到了新的一关?

    他们将信将疑地继续前进,只见路中间睡着一个癞头和尚。他穿着一身破旧袈裟,摇着一把破旧蒲扇,身边还扔着一个残缺的饭碗,里面是一只啃掉一半的螃蟹……
    此刻,他眯着眼睛,摇头晃脑,正胡乱地唱着他们刚才听到的小曲,也不知是梦是醒。

    斑马(驴)和石头(猴)想要绕过这个和尚,可是和尚不知有什么法力,虽不见他移动,却偏偏总是挡在他们面前。
    结果他们只好停下,和和尚打个招呼,要求借道。

    和尚,你叫我和尚吗?和尚睁开眼睛,看着斑马(驴)。
    斑马(驴)想自己是不是失礼了,连忙换上一种尊敬的语气:请教大师法号……
    和尚却摇摇头: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和尚吗?

    石头(猴)有些闷,此话怎讲?
    和尚仍然摇着扇子:我是和尚吗?和尚是我吗?反过来说,你是石头(猴),但你是石头,还是猴?
    他是斑马(驴),但究竟是斑马,还是驴?

    这——石头(猴)和斑马(驴)似乎从来没有思考过这样的问题,他们愣住了。
    和尚象在自言自语:我是谁呢?你又是谁呢?什么是石头?什么是猴?什么是斑马?什么是驴?
    又或者,这真的是一个2选1的问题吗?
    斑马或驴,驴或斑马,有没有可能是牛呢?斑马牛?斑牛驴?斑驴马?
    你是谁?而我又是谁?

    你是谁?而我又是谁?
    一路英勇的闯关者,在这个叫做“自我”的关卡前,彻底地愣住了。

    和尚——姑且还是认为他是个和尚吧,又闭上了眼睛,这一次,他甚至连歌谣都不再吟唱,直接打起呼来。
    他是真的就这样睡起觉来了吗?
    但奇怪的法力仍然存在,斑马(驴or牛?)和石头(猴or其他)怎么也无法绕过他继续上路……




    困惑的斑马(驴),石头(猴)和睡觉和尚
    [ 此贴被不似荇菜在2009-04-08 10:24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金钱:+10(不似荇菜)
  • 威望:+10(不似荇菜)
  •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this world h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Posted: 2009-04-06 13:16 | 33 楼
    实习警花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嘉宾


    精华: 1
    发帖: 2303
    威望: 2214 点
    金钱: 1607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303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20
    最后登录:2017-09-12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睡觉和尚还是没有醒的意思,疲劳的斑马也开始迷糊起来

    斑马意识到自己存在,因为他躺在某个东西的表面,平平的,周围弥漫着烟雾,一些熟悉不熟悉的人影穿梭着。。。。。。调味料的香气传来,为什么所有人的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斑马害怕了,他想动却动不了
    可爱的天糖公主出现了,她高兴地拍手唱着
    斑马出来烤箱准备了吗?
    好拉!
    斑马到底什么时候能熟?
    等它冒烟了!
    斑马熟了我们能去吃吗?
    等它凉下来啦!
    斑马烤熟再吃就是美味的一餐!
    斑马大惊,狂喊:我不是斑马,我不是,我不是。。。
    一切消失了


    斑马顿悟:斑马本非马,石猴亦非猴,本来无一物,何处长条纹?和尚绕不过去,他可能本来就是不存在的啊
    于是他闭着马眼对着和尚冲去,和尚果然消失了

    斑马冲过第5关的时候,远处冰棺里一个美丽的"女尸"突然睁开了眼睛,“终于要来了吗?”
    [ 此贴被实习警花在2009-04-10 10:54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金钱:+10(不似荇菜)
  • Posted: 2009-04-06 19:23 | 34 楼
    不似荇菜
    水精灵菜菜
    杀人游戏MVP勋章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3
    发帖: 1412
    威望: 1289 点
    金钱: 491 静电币
    支持度: 6120 点
    在线时间:147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2-03
    最后登录:2016-07-25

     

    斑马(驴)和石头(猴)真的找回了自我了吗?也许无我的境界可以顿悟,但三界的因缘尚未了结。此刻,他们发现,每行一步,都有一个粉红色的雾障在面前展开,光影闪烁,里面的影像若幻若真。

    一、一个快活的小女妖穿着纯白的衣裙在山涧里修行。一天,有一只毛刺刺的小猴子经过,把一路上采摘的鲜花果子全放在了她的身边。小女妖好笑的问,你干嘛呢?猴子嘿嘿滴笑了,你是花仙子吗?送你吃吧。然后唱着“大笨象……”蹦蹦跳跳的走了,远远的又回过头来喊,过几天再给你摘……

    二、小女妖愣住了,花仙子。。。从来没人这样说。。虽然她的食物从来不是水果鲜花,然而她却很期待猴子的到来,可猴子没有如约。。。

    三、若干年后,他们再次相遇了,小女妖高兴滴自我介绍说,我叫阿衣。可是猴子一身忧郁,他说,我得去西方救赎我的灵魂。啊衣问,救赎灵魂就是修行么?那我可以帮你呀,妖界传说,只要吃1只斑马心,就可以长生不老,如果没有斑马,那么吃9999只斑驴的心,也能灵魂不死。

    四、猴子听到吃斑马(驴)不知怎么的心生不喜,说,你居然吃心,原来不是花仙子?快改邪归正吧。啊衣觉得自己被伤害了,赌气说“不是就不是!我妖气凛然,正气不侵,哼哼。”

    五、猴子默然无语,继续西行。啊衣发现,猴子的离开比被猴子奚落更让她伤心。于是她一路西行找寻,最后在荒凉的楼兰废墟栖身,离开家乡的青山秀水,只因为这是往来东西方必经之路。每天楼兰的风沙里都飘荡着一首歌:我等你,千年为期,逾期就狠狠把你忘记。。。啊衣唱着自己执着的心。

    六、命运又一次安排他们相遇,阿衣说:猴子,我可以不吃心,不修行,我可以陪你山山水水。可是猴子更加忧郁:“他们说我必须清净修为,救赎众生才能到西方拿回自己的灵魂,我的任务是把我的爱分给众生。”啊衣不甘心:“那我也算一个了?”猴子:“除你之外。”

    七、啊衣觉得自己已经低到尘埃里了,可他的心里却没有她。。。难道只有修行才是最重要的?她定定滴看着猴子远去,发誓找回自尊。此地斑驴甚多,阿衣逐渐修炼成为楼兰之主,人称楼兰啊衣——红粉骷髅。而她早已粉面无情,只等吃一颗斑马心完成修行。。。

    七步仿佛千年,此刻,刚刚找回灵魂的猴子才能参透,众生平等才是真正的清净修为,而他唯独对啊衣的回避,正说明,他的心里深处有个啊衣。

    可是一朵花凋谢了,还能盛开吗?第六关“红粉骷髅”已近在眼前,石头泪流,世上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楼兰阿衣觉得自己已经低到尘埃里了,可他的心里却没有她。。。
    [ 此贴被不似荇菜在2009-04-08 10:25重新编辑 ]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Posted: 2009-04-06 22:57 | 35 楼
    恋飞の鱼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
    级别: 贵宾


    精华: 0
    发帖: 1391
    威望: 1798 点
    金钱: 1699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63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7-16
    最后登录:2016-07-29

     

    石头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了什么而来到魔王山,是为了那颗无法忘怀的loli的眼泪,还是那个穿着白衣的单纯的女孩。
    红粉骷髅阿衣通过桃花障,幻化出各种美姿美态的仙女,当你流连忘怀于美女的时候,你就将变成阿衣手下一具骷髅。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但是现在石头的心已乱,情已动。佛祖,对不起,石头朝着西边深深地鞠了个躬,不是我不愿意把我的爱分给众生,而是亘久的命运早已把我的心挂给那个白衣的单纯的女孩。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把握自己的幸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站在你的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彼此相爱
    却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一股气息
    却还得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明明无法抵挡这一股气息
    却还得装作毫不在意
    而是用一颗冷漠的心
    在你和爱你的人之间
    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


    阿衣,对不起,我现在才知道你对我的重要性,我要把你救出来。石头打定主意,缓缓地一步一步朝着前方走去。
    人,果然还是好色的,阿衣轻蔑地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石头,让我送你去地狱吧。说完,阿衣举起剑朝着石头刺去。剑穿过石头的胸膛,鲜血缓缓流出。
    “我等你,千年为期,逾期就狠狠把你忘记。。。”石头张开口,慢慢地唱着那个动人的旋律。
    这个似曾相识的旋律深深地冲击着阿衣的心灵。阿衣空洞的眼睛,慢慢有了焦距。她发现自己的剑深深地刺进那只自己曾经朝思暮想的猴子的身体。“啊~~~~~~~”阿衣疯狂地叫着。
    “阿衣,听我说,
    曾经有一段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去珍惜 当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 如果上天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 "石头断断续续地说出那句深藏在自己心理的话。

    “不要!”阿衣松开剑,抱着头,大声喊:“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猴子,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了……”便喊边朝远处奔去。

    “阿……衣……我……爱……你……”石头用尽自己的力气喊着那个心里一直未曾说的话。这最后的虚弱的声音却随着风慢慢消逝,但是并没有传到阿衣的耳里。石头没有倒下,他站在那里,手朝着白衣女孩的方向伸着。眼睛已经闭上,两条泪痕清晰可见……




    “阿……衣……我……爱……你……”
    [ 此贴被不似荇菜在2009-04-08 10:27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金钱:+10(不似荇菜)
  • 飞啊飞啊飞啊
    ——原来是在做梦
    Posted: 2009-04-06 23:56 | 36 楼
    实习警花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嘉宾


    精华: 1
    发帖: 2303
    威望: 2214 点
    金钱: 1607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303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20
    最后登录:2017-09-12

     

    魔山上就此多了一块望衣石。石像的手臂伸向远方,似乎想抓住什么,石像的脸上还有隐隐的泪痕。人们传说,这是一个心碎的猴子在这里等待爱人归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离开的阿衣回来了,她痴痴的看着石像:“我也爱你啊,为什么......为什么......”阿衣向天空张开双手:“只要猴子归来,我愿用我的一切来换取……”
    “永远变成骷髅也无所谓吗?”一个声音从天空传来。
    “是的,我愿意。”
    “要复活石头猴,需要三样东西:你的骨头,斑马的皮,天糖公主的眼泪,然后你再来这里找我。”

    阿衣看了看石像,向斑马离开的方向追去
    Posted: 2009-04-07 12:19 | 37 楼
    不似荇菜
    水精灵菜菜
    杀人游戏MVP勋章I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3
    发帖: 1412
    威望: 1289 点
    金钱: 491 静电币
    支持度: 6120 点
    在线时间:147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2-03
    最后登录:2016-07-25

     

    阿衣追上斑马(驴),说要和他一起找到魔王复活石头。把斑马乐得不亦悦乎,石头系我所爱,爱屋及乌,啊衣我也爱,还一起救小loli,此行真是一举三得呀,从条纹脸上冒出的两朵大红晕一直蔓延到尾巴稍儿。

    一路上,啊衣暗谋其皮,明委笑意,斑马(驴)欢天又喜地。走了不远,一个山谷展现在他们面前,像能感受斑马心中的春意似,山谷里绿肥红娇,草长莺飞,满山春绿润如雨,往来不湿行人衣。斑马一会儿耍宝逗笑,一会儿痴痴唉唉,一会儿又去采花扑蝶,没心没肺滴讨好啊衣。啊衣不动声色滴应付着,却无心欣赏美景,真奇怪,这儿的蜜蜂蝴蝶螳螂蚱蜢怎么这么多,她想,要怎么才能拿到斑马皮呢,杀了他吗。

    斑马(驴)以为啊衣饿了,说,我去找吃的给你。说着就跑到不远处小桃林的一颗大桃子树下,前腿抬起、后腿直立趴在树干上摇晃,想把桃子摇下来。话说斑马正摇得起劲,忽然“扑。扑”掉下两颗大圆球砸在他身后,“马蜂窝!”行走“江湖”9000多年的斑马充分表现出经验丰富、反应迅速,放下树干上的前脚,转体180度直接踩在两个马蜂窝口上,堵住了马蜂的出路,马蜂们在自己家里挣扎殒命,至死也不知是哪方怪物就这样踩死了几乎无敌的他们。阿衣闻声而来,只见斑马疼得直龇牙,双蹄红肿无法着地,却泪中带笑的说,幸好没扎到脸,我还是那么英俊~~~啊衣忍住恶寒,问,怎么办,你能走路吗?斑马怪异滴傻笑,你看我不是用后腿站着吗,走走应该没问题。于是,啊衣搀扶着直立行走的斑马,慢慢前行。。。(后人把这一幕用来佐证外界环境或情感会引起基因突变或极速进化,作为对进化论的补充,此是后话。)他们身后,一只漏蹄马蜂出窝飞远。。。

    忽然,只听得远方有琴,冷然空灵,声声催天雨~天逐渐暗淡下来,却无云无雨,无风无尘,仿佛一切都停止了,飞虫也绝迹,只有那琴声不紧不慢不绝。。。

    到一下关了吗?斑马(驴)和啊衣走出小桃林,一张透明蛛网突然挂在眼前——扶不上墙节肢动物教。吓or笑得他们差点下巴脱臼。

    不远的一片荷花池上,教主绿蜘蛛小姐,正素手鼓琴,荷风吹衣角,蹙眉冷笑。




    行走“江湖”9000多年的斑马充分表现出经验丰富、反应迅速,放下树干上的前脚,转体180度直接踩在两个马蜂窝口上,堵住了马蜂的出路
    [ 此贴被不似荇菜在2009-04-08 11:28重新编辑 ]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Posted: 2009-04-07 19:51 | 38 楼
    实习警花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I
    级别: 嘉宾


    精华: 1
    发帖: 2303
    威望: 2214 点
    金钱: 1607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303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20
    最后登录:2017-09-12

     

    原来是她。。。斑马心想,从前自己和这位绿蜘蛛小姐也有过一段往事,应该不会为难自己

    想到这里,斑马踏前一步,“蜘蛛小姐,一向可好,斑马有礼了。”

    却听得一个声音说道:“小绿,谁来了?”声音尖锐似是男子又似女子令人一听之下不由得寒毛直竖。绿蜘蛛道:“是个老朋友来见我们的。”那声音道:“你为什么让他过来?除了你之外我谁也不爱见。那个人还是死了好。”

    绿蜘蛛道:“是是!你别生气,我这就动手。”如此怪事斑马阿衣皆是从所未见从所未闻。绿蜘蛛堂堂教主何以竟会如此低声下气?
    斑马只得低声问:“我们。。。只是借道,能不能。。。?”
    绿蜘蛛抬起头道:“我不知道。香儿如果要杀你一定是你不好。你为甚么不让她杀了?她喜欢干甚么我便得给她办到。当世就只她一人真正待我好我也只待她一个好。”
    [ 此贴被实习警花在2009-04-09 15:05重新编辑 ]
    Posted: 2009-04-07 23:42 | 39 楼
    恋飞の鱼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
    级别: 贵宾


    精华: 0
    发帖: 1391
    威望: 1798 点
    金钱: 1699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63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7-16
    最后登录:2016-07-29

     

    说完,蜘蛛拿出古琴,八只爪子在琴上飞舞。此时,斑马和楼兰发现,蜘蛛的右边4只爪子是先前自己看到的绿色的,而左边的4只爪子则是彻底的红色。
    充满杀气的音乐,在耳边响起,令楼兰和斑马像是进入十面埋伏,四面楚歌的境地,仿佛只要一瞬间就会被撕扯成碎片。
    突然有极小声的充满生命力的高山流水,混杂在十面埋伏之中,在重重杀机中指引了一条幸存的路。
    “教主,你还是那么心软!”那个似男似女的声音再次响起。
    “香,他们只是路过而已!”声音越说越弱。
    在两人对话的同时,楼兰和斑马才发现面前的蜘蛛,有着两个不同的灵魂,正如双生一样,共用一个身体。楼兰突然想起面前的这只蜘蛛,本名叫双生蛛,乃蜘蛛里的王者,又被称为超级凶兽——绝代双蛛!




    斑马和啊衣听绿蜘蛛弹琴
    [ 此贴被不似荇菜在2009-04-08 10:30重新编辑 ]
    飞啊飞啊飞啊
    ——原来是在做梦
    Posted: 2009-04-08 00:12 | 40 楼
    神来猫猫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40
    威望: 68 点
    金钱: 671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5-08
    最后登录:2011-07-17

     

    说到绝代双蛛的来历
    还要回到一万年前,当时,菜魔王在魔教只是个下阶魔女,每天负责魔界买菜做饭,洗衣打扫的工作。有一天,魔王看到了正在刮土豆皮的菜魔女,心生嫉妒,心想,好一副皮相,待我修得画皮附身之法,即可用其回复青春貌美之姿。
    于是,魔王停下脚步,故作温柔地对菜魔女说,你愿意终其一身在这里打杂,还是想跟随我今后只伺候我一人?
    菜魔女哪里会放过这样出魔头地的机会,自然匍匐在魔王脚下愿意跟随。
    魔王赐给了菜魔女许多高级魔族才拥有的魔力,而菜魔女每天要做的事就是把魔王伺候得舒舒服服,同时必须把自己吃得珠圆玉润,漂漂亮亮。
    有一天魔王对菜魔女说,我即将闭关,修行大法,闭关之后,由你暂代魔王之职

    但是,我闭关期间你必须帮我办成几件事
    1。1万年后,把遥远国度的糖公主抓来,她是让所有人汇集在此的引子
    2。在魔山设下九处关卡
    3。万年后,会有一头斑驴上山,你要仔细,别让它死了,我让你设得七道关卡只是促其完成修行,化身为斑马。一旦其变为斑马,立刻剥皮挖心撒盐烤之,那是我完成大法的药引。
    4。在闭关期间,我的分身会幻化为正义的形象,在紧要关头,会助斑马过关
    5。那只猫100万年前吃了我下过千年魔咒的飞鱼,所以,尚未觉醒,意识混乱,神力也只剩1成,我还可以继续利用她,你且安排她首第二关,我到时候自有主意。

    你要仔细养好你的容貌,别让我出关时看你变丑了,不然,我决不饶你。此外,我听说你最近和一只百年蜘蛛精打得火热,你借口养他为我抓蚊子,其实,我心里明白得很,你是爱上他了。菜,你要知道,你的身和心都是属于我的,只能忠于我,你爱上别人就意味着对我的背叛。作为魔王,你不需要爱,用你的爱来交换魔王之位,相信你不会介意吧?

    魔王说完,魔手一挥,一道红色光芒摄入菜的身体,渐渐地一个色彩斑斓的人形从菜魔女的身上抽离了出来,菜魔女痛苦撕声尖叫。而魔王的脸也笑得越发狰狞。终于,一个完整地人形剥离了菜魔女,而菜魔女的脸顿时没了血色,变得无比阴沉,眼神狠毒,再也找不出一丝温柔的影子。

    那抹色彩斑斓想回到菜魔女的身上,被魔王一把抓回,打入了蜘蛛的身体。“哈哈,你是菜菜的幸福、爱和嫉妒吗?我赐你身躯,给你意识,从今往后你就叫香香,让你永远活在你最爱的蜘蛛身上”

    魔王转身,用手轻抚小菜的脸,“我对你不薄吧,菜?”

    “哈哈哈哈~~~~~~~~~”魔王大笑着,身躯消失于魔宫之中

    菜知道,魔王闭关了,今后的1万年,自己是魔王了,只是,感觉自己丢失了什么,想不起来,只是,为什么成为了魔王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了?






    魔王说完,魔手一挥,一道红色光芒摄入菜的身体,渐渐地一个色彩斑斓的人形从菜魔女的身上抽离了出来
    [ 此贴被不似荇菜在2009-04-25 00:03重新编辑 ]
    Posted: 2009-04-08 16:42 | 41 楼
    stheroes
    级别: 咿呀学语


    精华: 0
    发帖: 5
    威望: 6 点
    金钱: 81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2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5
    最后登录:2009-05-02

     

    冷月如弯刀,皓白清辉洒在荷池上泛起阵阵白鳞。池边低垂的柳树随轻风微微拂动,如同情人柔软的手。
    树下却是一只恐怖的凶物,浑身硬毛纠结宛如放了三个月长满黑毛硬得像石头的窝窝头,巨大的脚掌支撑起肥硕的躯体,腹部也长满硬壳环着黑黄相间的条纹,更加让人不寒而栗的却是那锋利的爪子。偏偏头上却长了一张千娇百媚的俏脸,柳眉樱唇皓齿轻咬双眸温柔似水,即使是刻意扮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却依然让人感觉不到任何凶狠只觉得温婉可爱。这么矛盾的整合体充满了一种怪异的美感,让人忘记她丑陋的躯体忍不住就想靠近。
    人面蜘蛛。
    传说人面蜘蛛拥有一双勾魂摄魄的眼眸,任何人一看到它就会沉溺在那似水柔情里直到窒息。
    传说人面蜘蛛拥有一副颠惑众生的嗓子,任何人一听到它就会迷失在那靡靡之音里直到消亡。
    传说,是啊,传说。
    人面蜘蛛就是传奇,啊衣在小时候就一直听到老妖精们口口传诵。最强悍的也最妩媚的妖怪,动则山崩地裂风云变色,笑则百鸟齐喑万花凋零。啊衣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会亲眼目睹传奇,尤其这还是一只不知道修行了多少年拥有两个灵魂的人面蜘蛛。
    果然高手如云啊,这才是第几关而已啊。实在无法想象后面的关卡又会是谁把守。老妖精们每次谈到人面蜘蛛,除了那些猥琐的白日做梦的yy情节之外,通常都会在人面蜘蛛前冠以“无敌的”“不可战胜的”这样的形容词。
    啊衣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沮丧和无助过。她看了看斑马,果然也是一样的神情,张惶无措手忙脚乱,嘴里讷讷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微风送来只言片语,“不念旧情……心性大变……”

    琴声悠扬。
    暴虐的十面埋伏在绿蜘蛛的巨爪之下轻拨之下显得十分柔和。就像猛兽,温顺的外表下潜藏着暴躁的凶悍,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露出死亡的微笑。
    琴曲转到四面楚歌,啊衣看到斑马的脸上开始露出缅怀思念挣扎的神情,就像是传说中士兵想念故乡想念严父慈母娇妻佳儿却只能在重重包围下无助的困守原地等待死亡。啊衣知道斑马因为刚刚的心神不宁已经中招。可是她却毫无办法。她拼命的摇晃斑马的身体在他耳边大喊大叫,可是斑马却用有点痴呆迟钝的笑容来回应她,失神的眼珠完全就没有啊衣的影子。
    他已经沦陷了。
    绿蜘蛛笑道,“斑马,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你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去吧,也能免受些痛苦。”手上放慢速度,琴声越发的哀怨迷茫,“小姑娘,你年纪轻轻,定力却如此深厚。如此良才,我也不为己甚,如果你能坚持到十面埋伏弹完,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啊衣咬了咬牙,斑马绝对不能死在这,为了石头,如果斑马死了石头无法复活那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她身体一纵,手腕轻挥,一道绿光直奔琴台而去。
    “呵呵呵,不自量力。”绿蜘蛛爪子一扣一拔,琴声戛然而止后又声势大噪,一道肉眼可见的声波划破空气击碎绿光打中了啊衣。
    有些事情就算我知道一定会输但是我还得做啊。这就是爱么?用生命才能体会到爱的伟大啊。石头,在这一刻,我满心都是你的身影。如果还能回到你面前我一定要对你说一句话。
    扑街仔,你都变成石头了还要连累老娘为你送命。真不甘心啊。

    绿蜘蛛八指连挥,浅吟低唱,濡软细腻的声调却唱出悲凉蕴含古意的曲调,这正是四面楚歌这一节的杀手锏。楚歌一起,无敌之人也要折腰百战之军亦要溃败。斑马已经嘴角流涎手脚羊癫疯般的抽搐脸孔极度的扭曲纠结活像刚诈尸的粽子。啊衣已经沉迷在对石头的爱恨纠缠中了脸上似笑非笑苦恼欣喜怨恨纠结情人的表情。

    一般说来,在如此千钧一发的时刻,故事总要留下点什么才能吸引各位大大。要么是欲知详情如何请看后文分解要么是救世主从天而降力挽狂澜。
    嗯。主角绷带人绒布再次出场了,背景是闪耀的朝阳温暖的红霞黛绿的远山和蔼的春风。
    “小香,口下留人!”
    “啊。小绿,快快停手,是绒布哥哥来了!”绒布喊……
    [ 此贴被不似荇菜在2009-04-09 18:22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金钱:+10(不似荇菜)
  • Posted: 2009-04-08 18:19 | 42 楼
    陌原狐狸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金钱: * 静电币
    支持度: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琴声嘎然而止。

    斑马和楼兰2个人突然觉得压在胸口上的大石头被搬开,清新的空气涌了胸腔,他们对开了一眼,苍白的脸上都庆幸自己还活着,但心里有忐忑不安,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命运。

    绿蜘蛛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一个竹竿样子的男子,脸上包着层层的绷带,这个男子好象就是之前在鸡毛要杀斑马时候见到的,叫抹布。

    那尖细的嗓门发出了愤怒的声音,绿儿,这个抹布你怎么还没烧?你不烧我自己来烧。话音未落,琴一转,对这着这个叫抹布的男人就弹奏起来。说也奇怪,这把琴没有对着楼兰和斑马,他们丝毫没有听见追魂夺魄的琴声,反而是如沐春风般的悠扬,快乐和幸福把心充得满满的。

    斑马和啊衣很舒服,可是抹布的就惨了,同样的曲调在他听来是如催命一般,他在琴声的追杀下蹦蹦跳跳,琴声仿佛筑起了一个大网,任他如何都逃不出去。琴声忽快忽慢,眼尖的斑马看见在弹琴的蜘蛛8只脚竟然互搏起来,红色脚的每每要弹奏的时候绿色的就会阻止,在半路上截了一截,若不是如此,抹布恐怕早以灰飞湮灭了罢。

    在尖锐的曲调中蜘蛛的谈话隐约传来。

    “你竟如此多情,杀斑马你不让,我烧块破布你也来阻挠。”尖细的声音里听出来大怒
    “小香,斑马。。。他们只是路过,与我们的生活已经无关,我们能过今天这安宁日子全靠绒布哥哥,我们不能忘恩负义。”绿蛛蛛的声音渐渐低下,她们虽在交谈,手里始终在快速搏动,丝毫没有影响琴声的发出。
    “若不是他处处阻挠,你当初或可与斑马比翼双飞,虽不能与我死同穴,我仍是高兴的。但抹布凭自己的喜好来断送你一生幸福,不烧此贼不足泄恨。”非男非女的尖声道。突然,红色的足大动,竟然将一只绿足狠狠钉在了琴背上。

    剩下3只绿足慢慢软了下去

    红足的劲道加强,突然软下去的绿足竟然泛起了红光,随着红足的音律和着拍子,抹布脸上的布在跳动中渐渐脱落,露出之前斑马见过的班驳的脸,8足连弹,有根琴弦飞起,抹布闪避不急,琴弦紧紧绕着他的脖子,越陷越深。。。。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啊衣和斑马何时见过这等阵势,完全呆了,何况他们之前元气大伤,实在无法出手相救。

    琴声急促,天地为之变色,乌云盖顶,一道亮光从天上直直劈到了抹布身上,可怜的抹布惨叫都未叫出口,已经被烧成了炭,红足的手脚渐渐缓下来,她的嘴角流出一道鲜血,她微笑了下,如果那种诡异的表情可以称为笑的话。她爬到抹布的旁边,用一根脚擦拭了下嘴角的鲜血,涂在抹布眉心,念了一句什么咒语,说,蜘蛛的灵血可以让你万死不翻身。一声巨响,抹布的身体爆炸了,已融化在了空气中

    她疲惫转过身子,无力对斑马和啊衣挥了挥手,你们走吧,我已无力再去阻拦你们,小绿只是昏迷了,她醒过来自然忘记了今天这事,我还是跟她一起生活。

    斑马和啊衣哪里还敢多话,道谢后互相掺扶着离开




    8足连弹,有根琴弦飞起,抹布闪避不急,琴弦紧紧绕着他的脖子,越陷越深
    [ 此贴被楼兰故衣在2009-04-14 08:51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金钱:+10(不似荇菜)
  • Posted: 2009-04-09 13:24 | 上海市 43 楼
    恋飞の鱼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勋章I
    级别: 贵宾


    精华: 0
    发帖: 1391
    威望: 1798 点
    金钱: 1699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63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7-16
    最后登录:2016-07-29

     

    斑马和阿衣朝着下一关前进,绝代双蛛忙着恢复元气,谁也没注意在森林的深处透出来两对目光。
    “鸡毛,谢谢你,帮助斑马顺利过了双蛛关。”
    “拖把,不用谢我,如果不是你答应我的条件,我也不会帮忙。”
    说话的两个人竟然是在第四关重逢的鸡毛和拖把。拖把不是被炸到粉身碎骨了,怎么还可能活着?
    原来但鸡毛和拖把相认,互诉衷肠后,两个人终于确定了之间的关系。为了向菜菜魔王报仇,鸡毛搂着拖把,远远地跟在斑马后面。当看到斑马和楼兰被双生蛛地琴声所阻,拖把连忙要求鸡毛去救斑马。
    鸡毛想到以前发生地事情,虽然不是斑马地错,但是抹布竟然有事第一时间想到地是斑马,而不是自己,现在看到斑马有难,连忙向自己求助,打翻了醋坛子,不答应。
    最后拖把袒露心扉,并主动亲上鸡毛地嘴,说:“我人都是你的了,你还吃醋。”鸡毛才勉强答应了。
    作为天下第一诈欺师,鸡毛的幻术可谓是天下无双。鸡毛拔下头顶的一根鸡毛,让拖把洒滴血上去,念着咒语:
    死了都要烤,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手上的那根鸡毛成了带着拖把气味的“拖把”。于是就发生了那个拖把被粉碎的场面。
    其实,如果菜菜魔王在场的话,会发现刚刚出现的拖把头上的布条就完好的,而得到这个拖把是假的的结论。
    可惜双生蛛对拖把的近况并不了解,反而着了鸡毛的道,与“拖把”耗尽了体力。
    看到斑马离开了,鸡毛色色地说:“拖把,斑马安全了,我们继续刚才未完成地事情。”
    “什么事情?”拖把假装不知道,头一转。
    “你说呢,谁让你刚才主动投怀送抱地,你自己点的火,要你自己来扑灭啊。”
    “不要~”拖把欲拒还迎。
    “来不及了,嘿嘿。”鸡毛抱着拖把,慢慢放倒……






    “来不及了,嘿嘿。”鸡毛抱着拖把,慢慢放倒……
    [ 此贴被楼兰故衣在2009-04-14 08:54重新编辑 ]
    飞啊飞啊飞啊
    ——原来是在做梦
    Posted: 2009-04-09 16:39 | 44 楼
    «12 3 45» Pages: ( 3/5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狗狗静电BBS - wwW.DoGGiEhoMe.CoM » 科学人文 Scientific & Humanistic Cultures

    沪ICP备05008186号
    Powered by PHPWind Styled by Magi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