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中国最年轻顶级富豪身亡之谜:三体、仇恨和毒杀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aymond
缘份天空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10
发帖: 6031
威望: 4706 点
金钱: 8175 静电币
支持度: 16260 点
在线时间:4039(小时)
注册时间:2004-02-08
最后登录:2021-04-12

 中国最年轻顶级富豪身亡之谜:三体、仇恨和毒杀



3月2日,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发布。

榜单显示:2020年,共有32位十亿美金企业家去世,平均年龄82岁。

然而,其中有一位最年轻的富豪,他叫林奇,年仅39岁。

中国80后超级富豪,身家超80亿。

他的突然离世,要从2个月前说起。

- 1 -

2020年12月16日傍晚,上海街头弥漫着圣诞前的温馨。

18点,上市公司游族网络董事长林奇正要下班。

突然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袭来,他惨叫一声,几乎瘫倒在地。

两个员工闻声赶来,看到他面部几近扭曲,连忙将他送至医院急诊。

18:15分,林奇到达医院时,已连路都走不稳。

随后情况又突然恶化:呼吸、心跳骤停。

经气管插管和心肺复苏等抢救,命暂时保住了。

然而还没等大家松口气,林奇又出现了瞳孔放大,生命垂危,被紧急转至一家三甲公立医院。

经一夜抢救,会诊医生判断:脑死亡。

林奇,1981年11月生人,刚刚39岁。正值壮年,身体一向健康。CT扫描未见异常,又排除了脑梗、胰腺炎等急性病,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呢?

一众名医们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不知谁嘟囔了一句:

没喝酒,不可能酒精中毒啊……

中毒?

有医生似乎反应了过来:

这不是急病,这是毒杀!

17日17时,上海警方接到报警,称林奇好像中毒。

随着警方的现场勘查和调查走访,一场离奇的“投毒案”,浮出了水面。

- 2 -

林奇的创业颇具传奇色彩。

1981年11月,他生于浙江温州。父母都经商,忙碌到极少顾家。

初二起,林奇就独自生活,每天带着妹妹上学。维系生活的,是父母每月寄回的几百元钱。

钱不够时,他就向亲戚和同学家长“化缘”。

这种环境下,林奇开始痴迷游戏,逃避现实。

中考临近,父亲回了家,直截了当地说:

不好好学习,将来就去挖煤吧!

随后,不知是逼迫还是自愿,林奇真的下了矿。

煤矿底,“那种冷和黑暗”,吓得林奇掉头就跑。他尝试了十几次,才算真正进了坑道。

陪伴他的只有安全帽微弱的灯光。

一块小石子掉下来,砸在安全帽上,都让人觉得矿要塌了。

那天,林奇在矿下待了14个小时。重见光明后,他的第一句话是:

我要上学。

19岁,他考到南京邮电大学管理学专业。但比起管理,他把重心更多地放在游戏上。

与他相识多年的江南春,如是评价:

他喜欢游戏。他在现实世界充满恐惧,在虚拟世界才得到满足。

林奇很有游戏天赋,他曾是星际传奇战队一员,代表江苏应战韩国。

靠着刷装备、代练,他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笔钱。

毕业后,他先进入浙江电信当软件工程师,但仅仅1年后,就离职前往上海创业。

年轻的他将目光瞄准了朝气蓬勃的游戏产业。

2009年,林奇在闵行创建游族网络,开发网游。

天赋+勤奋,林奇带领年轻团队一路拼杀。短短2年,就开发出了《三十六计》《十年一剑》等热门游戏。

公司业务量一路飙升,迁至虹桥总部1号。

林奇认为自己是搭上了上升的电梯:

行业初期,市场非常好。就像30年前温州人做鞋一样,只要做出的鞋能穿,哪怕走几步就漏水,还是能卖出去。

2011年7月 林奇创办了9787网页游戏联运平台;

2012年,业务突飞猛进,8个月收入近200亿;

2013年,央视《新闻联播》、《新闻直播间》都对其进行了专访;

2014年,林奇做客《理财周报》,旁边站着的是袁隆平、柳传志和许家印……

少年得志,鲜衣怒马,一夜望尽长安花。

那几年,林奇的游族网络突飞猛进。

2010年他启动“全球化布局”,东南亚是第一步。先后在南京、台北、新加坡等地开设了分支机构。

2014年6月,正式登陆A股主板,借壳上市。

2020年全球收入最高的50款游戏,林奇的游族有三款位列其中:《少年三国志2》、《圣斗士星矢:觉醒》和《华武战国》。

2020年,他以68亿位列《2020胡润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第31位。

他多次被业内授予“十大风云人物”,获得“上海市领军人才”、“全国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等荣誉,被评为2013年度优秀企业家……

一路开挂的人生,顺风顺水。

直到,他遇到了《三体》,遇到了一个叫许垚的同龄人。

- 3 -

林奇与《三体》的缘分始于一次酒局。

这次酒局中,林奇与作家孔二狗相识。

后者想涉足电影行业,林奇也正有此意,二人一拍即合,随后又加入了张番番,将目标对准科幻大IP《三体》。




《三体》民族性鲜明,科技、人性和世界性交织,是非常好的影视题材。

2014年,张番番从刘欣慈手中买到《三体》版权。同年8月26日,游族影业正式成立。

公司成立的第三天,林奇就宣布:

参与电影《三体》拍摄。

原本计划,投入12亿,拍摄六部系列电影。

科幻迷们兴奋不已,翘首以待。

2015年11月,一名国家领导人到上海调研,还专门听取了林奇汇报,并鼓励他把《三体》拍成好莱坞水平,成为中国电影跻身世界顶尖水平的名片。

但不知为何,林奇和张番番的《三体》拍摄计划始终雷声大雨点小,迟迟没动静。

2016年,原计划暑期档上映的电影《三体》宣称因技术原因跳票,并无限期延期上映。

眼看着《三体》电影梦碎,林奇又开始着手《三体》版权上。

虽然电影因技术等诸多原因,暂时无法成型,但凭借着敏锐的商业嗅觉,他觉得“三体”这个超级IP“钱”力无限。

于是,想从张番番手中买断《三体》版权。

这时,许垚进入了他的视野。

许垚(yáo),与林奇同岁,同样天资聪颖。

2003年,本科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

此后,到法国保罗塞尚大学保险法学院读硕士。1年学法语,2年拿下法学硕士。

2006年,拿到法国法学硕士的他,又马不停蹄前往美国密歇根大学法学院深造。

精通三语,同时拥有中、美、法教育背景。

许垚的起点很高。

2008年9月,他进入美国杜威路博律师事务所香港办公室任律师。

2010年,许垚加入了复星集团。其后7年,他一路做到了集团法务部总经理,带领团队成功完成了超370亿美元的交易。

没遇到林奇前,许垚已经是法律界的顶尖精英。巅峰时,年薪2000万。

当然,和后来居上的林奇比,终究差了一点。

2017年5月,《新财富500富人榜》林奇以80亿财富,位列第385名,进入中国顶级富豪行列。

林奇的游戏产业虽然风生水起,但其游族影业,一直动荡。

3年,换了4任CEO,未见起色。

一直以来,公司的最大目标是:从张番番手中买断《三体》版权。

为此,其多次与版权方展开交涉,但进展滞阻。

林奇亟需精通法律的能人“助阵”。

2017年,他不惜重金从复星集团挖来了许垚,许以年薪2000万。

许垚果然不负众望,经过大半年谈判,成功协助林奇拿到了《三体》的版权。

2018年12月,林奇依托于“三体”超级IP,成立了三体宇宙文化发展公司,专门致力于开发《三体》电影及周边产品。

林奇为法定代表人,持股65.69% ,许垚出任公司CEO。

此后,许垚的专业优势帮林奇解决了很多难题。

在与版权方签订协议时,保护了公司版权利益,为三体IP开发的很多推广提供了优势。

那曾是“林许”组合最高光的时刻。

- 4 -

然而,随着《三体》版权收入囊中,公司风险防控体系搭建完毕,许垚的优势开始变得日渐模糊。

虽然法律背景出身的他非常努力地想融入,但具体到项目实操时,便很快暴露出短板。

许垚,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滑铁卢”。

项目推进屡次受阻后,心高气傲的他一次次放下面子,向有经验的下属请教。

影业前员工程凯(化名)回忆:

一天,许总特意找到我,花了两个多小时专门向我请教从业经验……

他越来越苦闷,拼了命地加班、学习。然而,他的努力,没能跟上林奇的预期。

林奇对总裁许垚的工作越来越不满,越发倚重副总裁赵骥龙。

之后,许垚发现自己正飞快地被“边缘化”,开会时甚至没有了发言的权利,彻底沦为了“旁观者”。

很快,在新一轮职级调整中,许垚的位置大变。

2019年1月24董事会发布信息:

许垚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非独立董事职务。辞职后,许垚不再担任公司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职务。

12月12日,他最后一次以“三体宇宙”CEO的身份,出现在了公众视野中。




林奇性子直爽,快人快语,犀利直接;而许垚为人温和沉稳,平日慢声细语。

一个是火,一个是水,合则通达天下,分则不死不休。

于是,开始了争吵。

有人曾听到林奇对许垚有言语侮辱。

这是许垚从未遭遇过的奇耻大辱。

随之而来的,还有巨大的收入落差。

游族2018年年报显示,许垚的年薪仅为51.31万。

从2000万到51万,许垚的心冷了。

2020年9月,《三体》英文剧集首批核心主创中,监制方名单:林奇第一,总裁赵骥龙第二。

而“曾立下汗马功劳”的许垚,消失了。

独自走在凄风冷雨的街头,许垚的心中百感交集:

遇到林奇短短两年,他就从高峰跌到了低谷。

如果还在复星集团,他还是法务部老大,年薪2000万,前途不可限量。

而兜兜转转这两年,倾尽所学帮林奇拿到了“三体”版权,却被“卸磨杀驴”,沦为了弃子。

2020年6月18日,许垚看到了新闻:

林奇放弃了《三体》电影拍摄计划,转而开发《三体》游戏和出售《三体》影视版权。

《三体》游戏开发权授予关联公司游族互娱,期限为2020年6月-2030年6月,共计10年。

同年,9月1日,又与全球最大付费流媒体平台奈飞(Netflix)达成协议,将联合开发制作《三体》英文剧集。

无疑,这些版权交易,将为林奇和其公司带来不可估量的收益。

“三体”的版权,成了摇钱树。而当初,拼了命帮他拿下版权的自己,却变成了空气,仿佛不曾存在过。

仇恨的种子嘶吼着破土而出:他,动了杀机。

- 5 -

身为法律专家,许垚当然知道杀人偿命的道理。

“杀人于无形”,最好的方法便是慢性毒药。

为了“不引人怀疑”地搞到毒药,他专门在日本设立了一家商贸公司,负责买卖运输有毒化学品。

并特意申请了160多个手机号,用以伪造“贸易往来”。

他甚至特意在上海青浦区设立了一间制毒“车间”,将买来的有毒化学品制作成了上百种毒药。

开始时,他拿一些猫、狗等动物做实验。反复确认致命性后,便开始伺机向林奇等人投毒。

为了索命,他一直没有完全离开公司。而作为前核心高管,他仍掌握着林奇办公室的指纹密码。

此时的林奇还不知道,死神已经站在了门口。

2020年冬天开始,许垚陆续通过赠送益生菌药丸等形式,向林奇和两名下属投送了多种毒药,并通过林奇助理催促其“尽快服用”。

因多次“活体”实验积累的经验,他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药量。

2020年12月16日,林奇身体不适,前往就医,于是出现了文章开头的惨烈一幕。

林奇到底中了多少种毒?没人说得清。

只知其发病后,医生抢救了多日,才勉强识别出了至少五种毒药。

随后,警方经排查走访,初步锁定了嫌疑人许垚。

而他并未及时交待准确毒药类型和名称,致使林奇错过了最佳治疗期。

12月25日,经过近10天的抢救,林奇不治身亡。

据说,发病前一天,林奇已准备辞退许垚。

更令人惊心的是,受害者并非林奇一人。

三体宇宙副总裁赵骥龙体内汞超标近10倍,为治疗需“全身换血”。

林奇的助理服用益生菌后,也中毒。

幸好,二人发现及时,目前暂无生命危险。

而在毒害三人的事实面前,许垚依然坚持“零口供”,并聘请律师团队为自己做无罪辩护。

只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曾经的法律精英,能逃得过吗?

从并肩作战的伙伴,到不死不休的仇人,林奇赌赢了一切,却漏算了人心。

而就在他去世前的一晚,央视《经济新闻联播》还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可再多的关注,却挽不回生命。12月25日,一代游戏“天才”从此陨灭。

而他辛苦建立的“游戏”帝国,也随着他的离去,正岌岌可危。

自林奇去世后,短短2个月,游族网络股价已跌去17.94%,市值缩水21.7亿。

林奇去世后,其留下的巨额财产引发了纠纷。

作为3个孩子的父亲,1子2女仍年幼,暂无继承能力。

其留下的2.19亿股票,只能由仨孩子的生母、林奇的前妻许芬芬实际掌舵。

记得林奇曾接受《财经》专访——

记者问:

这些年,你心中一直关于自己的疑问是什么?

那时的他意气风发,不假思索就做答:

就是到底应该干什么的问题。90岁的时候,如何跟这个世界say bye。

然而,准备90岁告别世界的林奇,39岁就稀里糊涂地离开了世界。

辛苦打拼的江山,给了前妻,留下了3个年幼的孩子,再也没有了父亲。

而同样39岁的许垚,一样的高知高智,却因为仇恨,费尽心机,终自毁一切。

两个站在财富塔尖上的年轻人,一同陨落。

文章的最后,讲个《庄子》中的故事:

一个人乘船过河,眼看着对面有船要撞过来了。 这人急得破口大骂,骂对方不长眼睛、不会开船。
可等到船撞过来时,他却发现船上根本没有人,原来这是一个空船。
知道真相后,他无奈地摇摇头,为自己刚才一时激起的满腔怒火而感到可笑。

爱恨苦毒,皆由心生。

顺境逆境,都请妥善安放好情绪,毕竟,名利金钱,都抵不过命重要。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北国小甜瓜,版权归原作者 甜瓜瓜 所有 
Posted: 2021-03-09 17:53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狗狗静电BBS - wwW.DoGGiEhoMe.CoM » 经济频道 Finance Channel

沪ICP备05008186号
Powered by PHPWind Styled by Magi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