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从一句台词,看《霸王别姬》厉害在哪儿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aymond
缘份天空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10
发帖: 6036
威望: 4711 点
金钱: 8225 静电币
支持度: 17060 点
在线时间:4039(小时)
注册时间:2004-02-08
最后登录:2021-09-24

 从一句台词,看《霸王别姬》厉害在哪儿




- 1 -



现在对很多新片都没兴趣,到人家下线,甚至手机里都免费了,还是懒得看。没别的,怕浪费时间。



反而很多老电影,我会每年都看一遍,反复琢磨,常看常新,《霸王别姬》就是一个。



《霸王别姬》的好,无需多说,今天就聊一个细节,看看它为什么是中国电影的巅峰。你要不同意,可以加个“之一”。



这个片段出现时,全片刚过了三分之二。



程蝶衣跟师哥段小楼平静而微妙的关系,被妓女菊仙打破,戏霸袁四爷乘虚而入,然后日本人、国民党接连而来,程蝶衣裹挟在时代的车轮上,陷入绝望。



因为给日本人唱过戏,战后的程蝶衣成了“汉奸”,要不是名角光环护体,早吃枪子儿了。



今天要聊的细节,就发生在程蝶衣无罪释放,给国军唱完《牡丹亭》之后。



他卧在床上,抽着大烟,肉体的愉悦和精神的痛苦,凝结成脸上颓废的笑容。



他给娘写的信,戏院经理那爷帮他念了一遍,随即烧掉。俩人隔着鱼缸有几句对话。



那爷一边烧信一边说:



“这林黛玉要是不焚稿,那叫什么林黛玉呀。”




对红楼不熟悉的人,看到这里,要么会有点懵,会觉得突兀,这哪跟哪呀。要么一晃而过,压根没留意。



其实,这正是剧本厉害的地方。



- 2 -



分析之前先说个知识点,凡是讲故事的艺术,小说、影视、话剧啥的都算,无非两种类型。



一种是靠情节取胜,曲折离奇,跌宕起伏,这叫故事型。



第二种,是塑造人物为主,可以叫人物型。



要是不好理解,大家回忆一下看过的小说和电影就知道了。那些让你记住故事,人物却很模糊的,大多是前者。



哪怕你忘记了具体情节,但对人物形象特别深刻的,大多是后者。



这两种类型没有高下之分,也不是对立,只是各有偏重。所有好的作品,都是在某一方面特别突出,另一方面也不差。



《霸王别姬》和《红楼梦》,都是偏人物型。



这类作品,考验的是人物的塑造水平,扁平化、脸谱化的人物绝对不能容忍,每个人物都要丰满、复杂、深刻。



我们来看程蝶衣。



电影进行到这里,我们已经知道小豆子是如何一步步变成程蝶衣的,他的敏感,痴情,痛苦,绝望都已经讲完。



问题是这种情感太过微妙,细如发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要想让普通观众捕捉到非常困难。



怎么办?



《霸王别姬》的办法是,人物叠加,用林黛玉给程蝶衣更丰富的层次。



在《红楼梦》里,林黛玉最绝望的时刻,就是焚稿断痴情。这是后四十回难得的笔墨。



幼年丧母,童年丧父,孤苦伶仃寄人篱下,连最后的爱情也要失去了。黛玉能不绝望?



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她留恋的东西。于是,宝玉宝钗的洞房花烛夜,就是黛玉的香消玉散时。



关于林黛玉的死法,红楼后四十回说病死的,显然不符合曹公原意。病死太普通了,不够悲剧,我相信黛玉一定是自杀,并且死得惊心动魄。



林黛玉有一首《虞姬》,可以看作她对爱情的态度:



肠断乌骓夜啸风,虞兮幽恨对重瞳。

黥彭甘受他年醢,饮剑何如楚帐中!

*醢(hǎi):肉酱,指剁成肉泥的酷刑。



后两句是说:



黥布、彭越这些背叛项羽投靠刘邦的人,还不是被剁成馅儿了,死得廉价。他们都比不上虞姬,拔剑自刎,为心爱的男人赴死。



看到这里,发现程蝶衣和林黛玉有多像了吧。



都是孤儿,内心都极度细腻敏感,都为爱痴狂,为情疯魔。



林妹妹的宝玉哥哥,又是“绛洞花主”,又是“混世魔王”,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其实四面楚歌,自身都难保,更别说保护自己的爱人了。



程蝶衣深爱的师哥段小楼,演了一辈子霸王,却是戏台上的假霸王——“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



他最像真霸王的地方,恰恰也是不能保护自己的所爱,程蝶衣和菊仙,都是自杀。



这两个故事里,霸王、魔王投降的投降,认命的认命,只有两个虞姬最决绝。



爱情往往就是这样,看似柔弱的女人,却最坚定,最纯粹,最义无反顾。



不过,这还没完。



给程蝶衣叠加一个林黛玉,有创意,够精彩,但少数牛掰的电影也可以做到。



《霸王别姬》的厉害之处,是在这一层上又深入一层。



晴雯也出场了。



- 3 -



可能有人要问,片中没提到晴雯呀。



别着急,你看的不是假电影,只是看得不够细。



还是这个片段,那爷帮程蝶衣烧完信,随即拿出一把折扇,对蝶衣说:



“要不要,不要我可撕了啊。”




这也是红楼的经典桥段,“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晴雯为什么撕扇子?



她正在跟宝玉生气,她对袭人碧痕这些妖艳贱货不满,撕扇子是发泄,也是在维护自己的尊严。



于是,紧跟在黛玉之后,程蝶衣身上又多了一丝晴雯的影子。



熟悉红楼的都知道,“晴为黛影”,晴雯和黛玉本就是一个人的两面。



姜文在《让子弹飞》里埋了一个没抖开的梗,就是黄四郎要送给张麻子一个妓女,取的东洋名字,黛玉晴雯子。看来第五代导演,都有古典小说情结。



但晴雯的身世比黛玉更悲惨,黛玉好歹出身侯门,晴雯十岁就被爹娘卖了,到死“也不记得家乡父母”。



一手买家是贾府的奴才赖嬷嬷,后来才转手送给了贾母。也就是说,晴雯是奴才的奴才。



抄检大观园后,晴雯被逐出贾府,一腔愤辱,死在表哥家肮脏的破炕上,死前连口干净的茶水都没喝到。



真应了她的判词:“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这也像程蝶衣的命运。



程蝶衣在窑子里出生,妈妈就是窑姐。爸爸去哪儿了?付过嫖资后去下一个窑子了。



蝶衣长大后,又被妈妈遗弃到戏班里,也是卑微的底层。用戏班关师傅的话说,“都是下九流,谁嫌弃谁呀。”



这边刚给娘烧过信,很快就毒瘾发作,在生死边缘,没有喊师哥,没有喊师傅,只是一边又一边重复几个字:娘,我冷。娘,我冷。



怎么就这么巧。



晴雯死的时候,是“直着脖子叫了一夜”,“一夜叫的是娘。”



- 4 -



红楼第22回,宝钗过生日,贾母安排唱戏取乐。



其中一个小戏子扮上戏装,有点像林黛玉,大家都不敢说,只有快人快语的史湘云说了出来,“像林妹妹的模样儿”。



结果,黛玉跟宝玉、湘云生了一场大气。



她看不上戏子。



只是从来造化弄人,宝玉的一本《西厢记》,她一口气看完,“余香满口”,“心内默默记诵”;



梨香院飘来几句《牡丹亭》,她听的“心动神摇”、“如醉如痴”,路都不走了,坐在石头上,“细嚼‘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八个字的滋味。”



再看她的结局,也不比那些戏子们好多少,小戏子们还有个落脚处,黛玉却不能苟活。



“寿夭多因毁谤生”,既是晴雯的命运,也能应在黛玉身上。



程蝶衣看不起娼妓,讨厌师哥逛窑子,可他妈妈就是娼妓,夺走他师哥的还是娼妓,昏迷后一直叫娘,把她抱在怀里的仍是娼妓。



这个人物之所以复杂丰满,令人难忘,就在于这一层又一层的渲染,除雌雄不分的戏子外,隐隐中又有黛玉晴雯的影子。




什么是悲剧?



把美好的东西糟蹋给你看,东西有多美好,糟蹋有多残酷,悲剧就有多深。



在红楼梦里,雕梁画栋让它倒塌,姹紫嫣红变成残垣断壁,迎春送到中山狼嘴里,妙玉扔进土匪窝,史湘云流落到烟花巷。



晴雯这一盆“才抽出嫩箭的兰花,送到猪窝里”,天上下来的林妹妹,流干眼泪化为黄土白骨。



霸王别姬里,当霸王的,让他跪下投降;好不容易从良的妓女,让她上吊。



天生名伶已臻化境的程蝶衣,让他有最低贱的出身,被老太监强暴,被袁四爷乘虚而入,被收养的孤儿背叛,被新时代当做四旧批斗。



关键是,这一切都是在时代巨轮下发生的,不可抗拒,无法改变,全由命运操控。



关师傅怎么说来着:



“人纵有万般能耐,可终也敌不过天命啊。”



深得红楼壸奥。



并且这种化用,是生发,是水到渠成,一点不死板。



霸王别姬跟红楼梦,情节上没什么联系,这个片段即便减掉也不影响剧情。



但好作品是共通的,细节做到变态,你拿望远镜看很精彩,拿显微镜看,照样经得起推敲。



唯一的遗憾是,这种电影太少了。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少年怒马,版权归原作者 少年怒马 所有 
Posted: 2020-12-30 19:16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狗狗静电BBS - wwW.DoGGiEhoMe.CoM » 影音讨论 All about Movie & Music

沪ICP备05008186号
Powered by PHPWind Styled by Magi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