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罗生门里的獐子岛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aymond
缘份天空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10
发帖: 6001
威望: 4676 点
金钱: 7875 静电币
支持度: 14660 点
在线时间:4035(小时)
注册时间:2004-02-08
最后登录:2019-12-05

 罗生门里的獐子岛



在渔业养殖领域,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1971年12月,“海上大寨”獐子岛人民公社接到了一个极为重大的任务——紧急捕捞一批鲍鱼,款待第二年2月份到华访问的美国总统尼克松。



时值东北严寒季节,气温常在零下20度左右。但一听是敬爱的周总理“指名要黄海鲍鱼”[1],担任潜水队队长的獐子岛褡裢村人王天勇二话不说,拍着胸脯就跳进了黄海执行任务了。



在这个故事的各个版本中,捕捞的过程都非常艰辛:潜水设备简陋,往水下输送氧气的塑料管很容易被冻住,船上的人需要不断用浇温水和劈铲子等方式,来清除管子上的冰块儿[2]。



而潜水队员们的奉献精神也都不输王进喜,由于水温太低,他们在海里待一会儿就得赶紧上来,扯掉单薄的线织手套,把双手插进装着热水的罐子里,等待恢复知觉后再次下潜。



终于在第八天,王天勇在20多米深的海下礁丛中找到了鲍鱼。又地毯式搜寻了半个月后,獐子岛潜水队采鲍3000多斤,从中精选2000斤装上军舰,转乘飞机,连夜送往北京[12]。



故事的高潮出现在1972年2月21日人民大会堂的晚宴上:周恩来总理亲自用筷子夹了鲍鱼给尼克松品尝。尼克松对肉质柔嫩细滑、滋味极其鲜美的獐子岛鲍鱼,赞不绝口。



獐子岛官网上转载的一篇官方媒体报道是这样写的[2]:“当他(尼克松)听说这些新鲜的鲍鱼采自零下20摄氏度的黄海深处时,不禁为中国人的好客而感动。”



而这段充满光荣感的故事的结尾,则是在当年2月28日上海《中美联合公报》发布后,中央致电辽宁省政府[2],“称赞大家都是中美谈判的幕后英雄”,为剧情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然而这么一段光辉的事迹,首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却已经是尼克松访华结束的30多年后了。



2005年6月,“千龙网”发表了一篇标题叫《周总理一吨顶级鲍鱼款待尼克松背后的故事》的文章[12],作者采访了当年的潜水队长王天勇,首次披露这段“鲍鱼外交”,细节讲的头头是道。



文章发表之后,并没有引起特别大的反响,但慢慢在贴吧、天涯、微博上流传开来,然后登堂入室,被主流媒体转载引用,到了今天,这个故事已经成为獐子岛官方宣传材料的重要部分。



2013年,一篇叫做《谣言的逆袭:周总理鲍鱼外交谣言史》的论文对这个故事提出重大质疑[13]:故事来源只有王天勇一人,大量细节跟事实相悖,“很让人怀疑文章的落点是为了说明‘当时中国品质最好的野生鲍鱼就出自黄海深处(獐子岛)’”。



2016年,历史学者余汝信为了考证这个故事,将尼克松访华时四次正式宴会的菜单全部收集到手(其中三份是从当年宴会参加者手上拿到的原件),然后得出一个清晰的结论[14]:



菜单上根本没有鲍鱼。



- 1 -



獐子岛的崛起不是靠资源,而是靠技术。



1980年代末,獐子岛采用漂浮养殖模式,产量少还污染海水,经济效益不高。在獐子岛渔业做财务工作的吴厚刚,决定向公司推荐“底播增殖”技术。



吴厚刚是1964年生人,出生于獐子岛旁边的“大耗子岛”,高中毕业后他进入镇上的船厂,从铆工做起,很快便在一个“贵人”的提拔下,成为了渔业总公司财务办的总会计。



“底播增殖”是辽宁省水产研究院刚研发出来的技术,思路是把扇贝等种苗直接投放到20多米深的海底,让它们自行生长2-5年后再捕捞。这个想法一提出,就遭到岛上大批渔民的反对:



大风大浪来了,岂不是生不见贝,死不见壳?



吴厚刚压力很大,但他背后有领导们的支持,而他也相信专家们的判断。这些来自日本的虾夷扇贝早就见惯了大风大浪,而且扇贝动作缓慢,不会跑太远的。吴厚刚甚至动情地呼吁[3]:



一旦成功,就是獐子岛的核心竞争力!



经历两年的忐忑后,扇贝终于捕捞了上来。不仅存活率达到30%,而且个大,肉肥,价高,然后吴厚刚没几年就担任了獐子岛镇的镇长,并开始大力推广底播技术、海洋牧场等技术。



獐子岛的底播面积从1万亩飞速增加,在高峰期达到了160万亩,面积几乎等于一个香港。而根据官方的报道,连美国FDA官员都于2007年5月来到獐子岛,考察之后连连惊叹[4]:



Oh My God,在亚洲,这是我们所见到的最大的海洋牧场……这种仪器在美国也是很昂贵的,獐子岛渔业竟然使用如此高端的仪器,可见其质量标准是无可置疑的……这套系统生产出的水产品,我们FDA完全放心!



上述文字均是报道的原话,在摘录的时候,甚至体会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李佳琦感,而且还是在横店拍的那种。



2009年,獐子岛邀请了中科院“科学三号”考察船对海域、水文等进行全面勘察,并在海上投了浮标群,用来监测海上温度、气象、物理化学等数据,而且可以通过GPS卫星系统把数据传递到中科院观测基站室里。



獐子岛在年报中称,北黄海冷水团监测潜标网,可以对“底层水温”变化实施24小时不间断监测。而其官网文章也对新技术总结为:给大海装上了千里眼、透视机。



然而,2014年末,一股奇怪的冷水团,却把獐子岛价值数十亿元的扇贝都冲跑了。公众纷纷质疑,说好的千里眼,是被蛇精刺瞎了吗?吴厚刚对此解释道[5]:



冷水团说不清楚,底播增殖说不清楚,海洋牧场说不清楚。



反正横竖就是说不清楚,只有獐子岛董秘是个实在人,他随后交了底:公司实时监测的只是表面数据,但真正有用的底层数据,三个月才抽检一次。



针对这个问题,新华社记者曾专门追问吴厚刚:为什么不多增加抽检次数,来改善管理呢?吴厚刚则回答道[5]:“农业有些听天由命的意思,其他季节没有那么必要去抽查。”



跟之前一样,这番话给人一种强烈的横店味儿。



- 2 -



尼克松吃鲍鱼的故事,让獐子岛有了进军高端的“历史依据”。



吴厚刚也很想打造出一个国民顶级品牌。毕竟獐子岛地处北纬39度带,独特的气候酝酿了法国波尔多葡萄酒、日本北海道刺身、内蒙古螺旋藻。得天独厚,不搞点名头,总是可惜。



而且,吴厚刚还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经常消费鲍鱼、海参和扇贝的人,跟经常喝高端白酒的人是同一群人。因此,獐子岛挖来了白酒营销专家何足奇。何专家大笔一挥,给出妙计:



茅台咋干,你咋干!



于是,獐子岛先后推出:强调产地原料的“原种原生、天生天养”、炫耀国字号的“1972国宴鲍鱼”、彰显稀缺性的“北纬39度”、用来宴请的“喜贝”等等品牌概念。



2008年3月,獐子岛跨界参加了白酒界久负盛名的成都糖酒会,而且出手阔绰,猛砸3000万在西藏饭店、锦江宾馆和新会展中心设立了三个共计200多平方米的展厅,一下吸引了300多家白酒经销商共赴“英雄宴”。



在八项规定之前,三公消费一度占据高端白酒消费量的40%。獐子岛高调参与糖酒会,分羹公款吃喝的野心简直写在了脸上。



2009年獐子岛再次参加糖酒会,并推出了9.8万元、世界最贵的“马牙滩特装限量海参”。而到2010年了,獐子岛不仅将海参升级,还进行了拍卖会,最终,仅300克的海参以12.8万元成交,单价是黄金的1.5倍,有媒体欢呼:



獐子岛真乃水中黄金,海中茅台!



曾有那么一段时间,獐子岛真的不比茅台差。2006年9月獐子岛在深交所上市,成为中小板第一家东北企业、第一家渔业公司。上市当天,獐子岛大涨148%,稳坐深圳第一高价股。



2006年12月13日,獐子岛以涨停收盘,收盘价71.5元超过贵州茅台成为A股第一高价股。但这几乎是它唯一一次真正跟茅台产生交集,此后两者便分道扬镳,再没也没有相遇过。



2014年10月,獐子岛停牌称因扇贝被冷水团带着“跑路”,潜在亏损8亿元以上。12月8号复牌股价跌停。然而到了第三天,临近收盘的时候,跌停板突然被撬开,收盘仅下跌1.44%。



当天成交量高达9亿元,而收盘后的龙虎榜数据显示,买家主要是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华泰证券上海国宾路等五个营业部。做投资的朋友告诉我,这些营业部背后是同一个人:



徐翔。



跟着徐总舵主进场的,还有獐子岛的高管们。当晚公告称,11位高管在跌停价买入2000多万元,市场哗然,第二天刚开盘不久股价便冲上涨停,全天成交额达几乎达到了13亿元。



而之前那天抄底的五家营业部则齐刷刷至少卖出了4.6亿元。以投机炒作称霸江湖的徐舵主,两天一进一出,就在“不是投机对象”的獐子岛身上赚到了5000万元。



据说吴厚刚很崇拜王石,到处爬山游学,达沃斯论坛几乎每次都去,时间表跟王健林一样忙。在201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他表示,对于亏钱向股民们检讨道歉,然后话锋一转:



“股民选择了海洋产业,就是选择了风险陪伴。”



这句暗含“你赔你活该”意思的话,从前后套现3.9亿的吴董事长口里说出来,听起来不那么厚道。



倒回到2000年,时任大连市长到獐子岛考察,叮嘱说要发展壮大还是得上市。于是獐子岛在第二年开始进行改制,吴厚刚则从镇党委书记下海为董事长,开始了发迹之路。



十几年后,有的人已经身陷秦城,有的人因造假被罚了30万。



- 3 -



吴厚刚董事长在獐子岛上的获利,显然不止减持这么简单,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举贤不避亲。



他的哥哥吴厚敬,弟弟吴厚记,外甥刘强,妻弟刘锋等人,相继在公司担任养殖事业部总经理、分公司总经理等核心职位,一家人整整齐齐,可谓把青春都奉献给了獐子岛。



有媒体称,员工抱怨在公司没关系,干得再好也没办法晋升。这也许是谣传,但獐子岛成为监管眼里的“惹事儿佬”却是真真的。



2014年10月獐子岛扇贝跑路后,证监会连忙去调查,两个月后便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没有发现獐子岛2011年扇贝采购、播种过程中存在虚假行为。



但是,11月新华社曾访问吴厚刚,并提问“2011年播苗时有第三方机构在场吗”?对此,吴厚刚表示:



播种过程中都是自己公司的人,没有第三方机构在场。盘点时,会计师跟着我们出海,我们选几个点让他来看看。



一场没有第三方监督的核查,怎么就过了关,谁也说不清楚。



2016年1月,网上出现了一则新闻《2000人实名举报獐子岛,冷水团系“弥天大谎”》,文中称扇贝绝收不是因为自然灾害,而是提前采捕和播苗造假。



新京报报道称,举报信从2015年3月就由中纪委递交到了省纪委、县纪委[9]。但獐子岛不仅否认了信的内容,也否认有举报信。这场充满疑云的举报,结果究竟如何,谁也说不清楚。



2017年獐子岛扇贝被饿死,死法推陈出新,让监管机构防不胜防。因此,在2019年8月份中报披露之际,交易所特意向獐子岛发了问询函:看你存货没有计提减值,今年扇贝还好吗?



獐子岛回复称,根据抽测数据、实际捕捞数据、预计存量数据,以及测算后,没发现有问题。结果,不到两个月,獐子岛再次大呼:扇贝又死了。



吴厚刚曾荣获“2010年中国最受尊敬的十大诚信企业家”。在2013年达沃斯论坛上他建言道:创新的土壤是诚信和公平,而在中国这个土壤并不是很好,中国市场机制的不完善和缺失,让企业家感到没有安全感。



但6年后,吴厚刚却因涉嫌财务造假、信息披露违规等原因,被终身禁入证券市场,成为市场机制的践踏者、股民身边的炸弹。但当有人痛骂公司该退市时,吴厚刚称[11]:



即使今年亏了这么多钱,按照相关的法规,也不触及退市条件。



不愧是会计出身,吴董的自信之情溢于言表。



- 4 -



在投资界有个不成文的潜规则:轻易不要投农业公司。



因农产品萃取概念名声大噪的银广夏,今天沙漠里种草、明天植物里炼油,业绩不停增加、股价嗖嗖上涨,但最终被揭穿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财务造假。



靠着养鳖赚钱的蓝田股份,也不停地折腾甲鱼:我有5000甲鱼可暴富、今年还都下崽了、可惜洪水冲跑了、庆幸又都游回来了。



做稻米深加工的万福生科,把一米粒做成了永动机,能生产出远超采购的产品。做禽类屠宰的草原兴发,因虚增资产,不得已趁禽流感之际,谎报为控制疫情焚烧了价值3亿多的禽鸡。



在2019年10月份刚刚退市的雏鹰农牧,则把亏损归结为:没钱买饲料,猪都饿死了。



之所以鸡鸭猪、海参扇贝、稻谷林木等等农牧产品,会被如此不堪重负地甩锅,原因无非有两个:一是动植物自己不会报数,二是投资人也没办法核查清楚。



2016年证监会处罚了11例财务造假事件,农业公司占据了一半,而且几乎都是收入造假。因此,江湖盛传一句话:投资不过那个关,赚钱不买农业股。



究其根本在于中国大多数农业公司,仍然保留着原始的“村镇制”和“生产队”式的治理结构,离现代化治理的公司很远,而资本市场的光怪陆离又放大了这种土地里生长出来的贪婪和狡黠。



这两者叠加的结果,就是部分上市农业公司无视投资者智商,经常用“猪死光了”、“鱼游走了”和“扇贝跑了”这种令人喷饭理由来推卸责任,成为社会大众嘲笑和调侃的食材。



这种场景,就像《天下无贼》里的那两个笨贼,拿着斧子对着一车厢的乘客坦诚地说道:“严肃点儿,严肃点儿,不许笑,我们这儿打劫呢!”



参考资料:

[1]. “海底闯将”王天勇与“鲍鱼外交”,人民日报海外版

[2]. 1972年,獐子岛人让尼克松感动,半岛晨报

[3]. 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海底银行家,商界,2010年8月

[4]. 獐子岛模式:让美国FDA惊叹的海洋牧场,第一财经日报

[5]. 十问獐子岛,新华网,2014.11

[6]. 都是在一片海上,为什么就獐子岛的扇贝能死80%, 封面新闻

[7]. 股价管理:“海上大寨”的新考题,中国经营报

[8]. 用代价换来对风险的敬畏识别了这片海,大连发布

[9]. 獐子岛:正在对“冷水团事件”进行自查,新京报

[10]. 未来必定向海洋要食物将带来庞大的消费需求,东北新闻网

[11]. 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 扇贝死亡是事实,界面新闻

[12]. 周总理一吨顶级鲍鱼款待尼克松背后的故事,千龙网

[13]. 谣言的逆袭:周总理“鲍鱼外交”谣言史,民族艺术

[14]. 尼克松访华的宴会菜单—驳“周总理用一吨鲍鱼款待尼克松”的不实之词,余汝信,南方周末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饭统戴老板(ID:worldofboss),版权归原作者 董指导 所有
Posted: 2019-11-27 17:38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狗狗静电BBS - wwW.DoGGiEhoMe.CoM » 经济频道 Finance Channel

沪ICP备05008186号
Powered by PHPWind Styled by Magi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