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三国杀杀人事件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黄金的苹果
追求忽悠的极限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 杀人游戏MVP大师勋章II
级别: 天使


精华: 5
发帖: 3293
威望: 3153 点
金钱: 9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445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9
最后登录:2017-09-20

 三国杀杀人事件

草稿版,先放下这里

太平洋上,一艘豪华游轮正驶向前方。
游艇上,老虎机,轮盘等赌博设施一应俱全,但是显然乘客们并没有赌博的欲望,有人在船舱内聊天,有人在甲板上观望海景,看的出他们的心情都不错。
这是一个网上进行三国杀游戏的论坛组织的聚会度假,目的是到太平洋上一个无人小岛,有个叫默默的人买下了小岛,在岛上还建造了别墅。
船舱内一人居中而坐,显然他就是船的主人默默,他戴着个豌豆大的钻石戒指,挂着跟粗粗的金项链,手上戴着一块百达翠丽,全身上下的装备都给人一个暴发户的感觉。
默默边上正在喝茶的身材苗条的女子叫月饼,是南京著名军二代。她也是船上唯一气场不输给默默的人,只是她比较低调,穿戴装束,虽然大家一看都知道是好货,价格不便宜,但是都不知道什么价格,在品味和档次上比默默高了不知道多少倍。不过,不可否认的是,默默的气势确实惊人,连一边的问问都不自在起来,走到了甲板。这是一个40多的中年男子,发福的身材,凹凸的小肚,说话一口一个GDP,经济增长,员工发展之类的。无一不说明这是一个成功人士,只是越是这样的人,在默默这样的土豪前才越自惭形秽,他还带了一个10多岁的女儿,叫冬。
另外一边围着桌子闲话的三个人,其中两个男人一胖一瘦。都是从魔都来的,叫不见和路。言谈之间很有默契,另外一个自称是南京人,叫抱抱,三人在一起聊的很愉快,从默默到月饼每个人都挖了一遍。
路笑道,我听说这次有八个人参加,还有一个呢?
在甲板上吧,抱抱说,我刚看到了,一个很有气质的女人,据说是三门峡来的,和船上的伙计乌鸡一起去了甲板。
看,他们就在哪里,路说。
在哪里,我看不到,抱抱你能不能换个位置坐?不见探头道,我只看见乌鸡一个人啊。

这是船上卫星电视里的一个新闻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据说国内出现了一群以数字命名的职业杀手,这帮杀手唯利是图,无恶不作,对社会稳定影响极大,目前警方正对其中几位进行通缉,希望知情公民提供线索云云。新闻后面还贴出了几个照片,但是不是模糊不清就是照片中人戴着帽子低着头,连男女都分不清楚。只看到几个首领代号分别叫做14,28,66等。
切,这种照片,就是杀手站在我眼前我也认不出来,抱抱说。
哈哈,不见笑道,说不定这个杀手就混在我们中间呢。
路脸色一变说,不要开这种吓人的玩笑。
两人倒被他这反应惊了一下,也没继续谈下去了。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小岛很小,只有一个粗制滥造的码头,默默吩咐乌鸡三天后来接他们,就打发他返航了。这下不见和路终于看到了那个女性,只见她大方的伸出手来,你们好,我叫遥遥。
问问迫不及待的伸手要去握遥遥的手,被他女儿冷不防踢了一下,只好退了回来。
小岛平时无人打理,杂草丛生,默默指着前方道:大家,这里走过去大约十分钟就到我们的别墅了。
到了别墅门口,妖精猪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原来她上星期就问默默借了别墅来度假的。别墅足足有四层楼高,里面各种豪华装潢。不过大家既然是三国杀群的,大家都迫不及待的要进行三国杀了。匆匆的上了二楼各自的房间放下行李,吃过了午饭后,战斗正式开启,由于多了妖精猪一人,月饼主动提出要观战,被主人默默阻止了,默默大度的 让出了座位,自己品茶去了。
杀。
闪。
南蛮入侵。
给我翻过来。
战不数合,局面有点微妙,先是冬抱怨问问老是杀她,问问不得已只好杀了下家,可下家正好是他的同伴抱抱,被盲狙了以后换上诸葛连弩一通秒杀。自相残杀的结果可想而知。再接下来是月饼血祭打死了身边的同伴不见,结果速败。再一局月饼的王异吃桃补满血,更是引起了其反贼同伴的不满。

只听路抱怨道:我跟你说多少次了,王异,孙坚这种武将需要发动技能的,你吃桃子补满血什么意思呢?
我忘记了嘛。
不见也忍不住道,我明明拆的主公的武器,你是一个反还决斗血祭我,真是个猪队友。
就是,就是,问问和妖精猪也给坑的很不爽。
见月饼不说话了,遥遥打圆场道,谁没坑过呢,来,下一局。
关键是她不用脑子,打来打去没有进步,路还在喋喋不休,但是手上已经在洗牌了。
又玩了几局,月饼又开始坑人,先是2号位忠臣曹昂装了个+1马被大家当成空气,接下来张角雷击判定不改黑马,终于连冬都受不了了,提出乘船很晕了要去睡觉。加上时间不早了,牌局也就这么散了。

第二天一大早,问问年纪最大,睡不安稳,第一个走出房门,到客厅煮了咖啡,随手从书架上翻起一本《赌博技巧大全》翻阅起来,好半天,妖精猪揉着眼睛出来了。
早上好。
早,我已经把早餐做好了,来随便吃点吧,问问邀请到。
太好了,你女儿呢?
她最爱睡觉,让她多睡会吧。
两个人正聊着,大家陆续的下来了,抱抱和遥遥,路和不见是一起下来的,吃完早饭,抱抱建议:我昨天下船的时候看到码头有个游艇,今天天气不错,我们问默默借了出海去抓鱼吧。
好啊,大家一致叫好,于是妖精猪去问默默借钥匙,当她走到三楼,没过多久,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就传了下来。
等大家赶到三楼的时候,默默已经在他自己的床上,胸口插了一把刀,死去了。
死亡时间暂时不好推断,死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路亮出身份,我是警察,你们大家都集中到大厅里。问问照顾下女儿,不要让她看到现场。
妖精:我一直在睡觉,起来大概7点,问问已经醒了。上三楼的时候,门没关,我推开门就发现了。。。。这里只有默默房间在三楼,其他人都在二楼。
问问:我睡不着,5点就醒了,起来做了早饭,煮了咖啡,一直在大厅里,我坐的位置看的很清楚,没有人上过三楼。也没有人下来。
不见:昨天打完牌的时候我和路两个人在大厅里喝酒,一直喝到凌晨三点,三点以后我们都喝得差不多了就一起到我房间睡了,三点前同样没有人上过三楼。路点了点头,印证了不见得证词。

也就是说,杀人案是发生在 凌晨三点到五点间的。路判断道。
可是,你们两个中的一个会不会乘另外一个醉倒的时候去杀人?问问思维慎密。
不会,杀人现场没有酒味。路自辩到,大家不由点头,杀人的现场,只有血腥味。

抱抱 遥遥:我们一直在抱抱房间聊天,到很晚,具体大概1-2点吧。
聊什么?
女人之间的话题,不能告诉你。然后就一起睡了,如果有人离开了,另外一人肯定会知道的,要知道,起来的时候,抱抱的腿压在我的身上,身体都麻了!
冬:我。我一直在房间睡觉,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直到早上你们的声音把我吵醒。
妖精猪:我也一直在睡觉,起来就遇到了问问。

说起来,月饼呢?路忽然问道,大家似乎都忽略了月饼。
不会遭遇什么不测了吧,不见第一个冲上了楼,敲门 没人应答。
有没有备用钥匙?
那只有默默知道,我们问谁去?
没办法了,来,不见在左,问问,你站右面,我们撞门,一 、二、三。
啪,的一声,门被撞开了。
月饼正在床上睡觉,呼噜打得震天响。

这么说没有不在场证明的人只有问问,冬,妖精猪,月饼当然也没有不在场证明的 。这还要建立在问问的证词是正确的前提下,不过我不认为他说谎,这样对他也没有任何好处,并不能摆脱嫌疑。路说,现场的情况是:杀手手法专业,一刀毙命,恐怕身上一点血都不会占到,恐怕是职业杀手所为,现在我要告诉大家,我为什么来到这个岛上,是因为默默收到了死亡威胁,所以联系警察来保护他,可惜,我的领导虫子因为要留下警力陪他三国杀,所以不肯派出更多的人,加上这个事情有恶作剧的可能,于是我就一个人来了。现在,我要去搜查一遍房子,你们还是集中在大厅里,谢谢合作。
路爬上爬下,来来回回,足足搜查了一个多小时,现在也没有人计较他没有搜查令的事情了。
发现什么线索没有?不见问道
什么都没查到,倒是在三楼走廊地上,发现了一张纸,说着他拿了出来,这是你们中谁的吗?
。。。。。。。。。。
一阵沉默,没有人承认。


比起这些,我们是不是该联系警察,让他们早点来岛上比较好?
没错,免得成为推理小说中,经常有的暴风雪山庄桥段,
放心吧,路说,虽然这里没有电话信号,但是在默默的书房里,有一台卫星电话,我已经打电话给过乌鸡了,他说马上来,估计几个小时后就会到。
你为什么不联系警察?
因为我不会操作卫星电话,路振振有词,不知道怎么联系到警察,也背不出同事的电话号码,110也无法接通,而乌鸡的电话号码,船上他给过我。

大家围坐在大厅,等待着船的到来。
不对,这个事情有点不对。
遥遥忽然开口说,路,你那张纸再给我看一下可以吗。
当然。
遥遥的脸色越来越严峻,看着一边正在吃布丁的月饼,对方感受到了她的视线:干嘛?
我在想昨天的三国杀,大家看看这张纸,有没有发现什么违和之处?
众人传阅纸条,抱抱试探着说,昨天大家后来闹的不是很愉快,难道是因为?
不对,你把纸条跟昨天的情况对比一下。
原来如此,不见跳了起来:月饼打牌犯错的情况和纸条上一模一样。
是的,本来这个诗就是月饼经常犯错被我们大家写来嘲笑她的,可是,在面杀时她继续犯错的可能性不能说没有,可是跟诗上惊人的一致,是不可能的,只能说,是有人在冒充月饼混上了岛,恐怕是为了杀掉默默。她知道月饼三国杀打得很烂,如果打得很好的话,会被人拆穿,但是要故意装作打得很差也是有很大难度的,于是就照着诗来进行模仿,而案发后意识到警察可能会搜身于是匆忙丢掉了纸条。。。。。
遥遥话还没说完,路已经扑向了假月饼,假月饼冷笑一声,两人对打起来,但是好汉难敌四手,终于被打倒在地,路拿了根绳子把假月饼捆了起来,但无论大家怎么询问,假月饼都一言不发。
问问忍不住上前,一把撕掉她的人皮面具,看到一张清秀的脸。但是确不认得。
啊,我认得她,抱抱叫了起来,昨天电视里看到过,那个什么字母杀手组织的杀手通缉令上有她的照片,虽然2个男的照片看不清楚但是她的 照片还是很清楚的。我记得代号叫什么28。
没错,默默是我杀的。28冷冷的说。
乌鸡快来了,我们去码头吧,说着,路押着28当先走了出去,大家收拾好行李紧随其后,海面上,默默的游艇还孤零零的飘在码头。
其实我们可以乘游艇走的,我会开船,妖精猪说道。
可是钥匙呢,抱抱说。路回头看了她一眼,抱抱没有注意,大声嚷道,你没有钥匙。还是等乌鸡来吧。
看,来了,只见一艘大船乘风破浪而来,乌鸡一脸焦急,怎么回事。
你联系警察了吗,路问道。
我联系了,他们会来接我们,我们走吧。乌鸡说
船上已经没有了来时的气氛,大家都沉默不语,路和不见看着28。
其实,你也是杀手吧,遥遥忽然冒出一句。刚才我在码头听到抱抱大叫钥匙,她说的是游艇的钥匙,但是你的反应过头了,而钥匙的谐音就是 14,你,就是代号14的杀手。你故意找不见喝酒,让自己有了不在场证明,再亮明身份以后,就得到了大家的信任,对不对呀,冒牌警察。
什么?不见大吃一惊,这时28跳了起来,原来路绑她的都是活结,她一脚就把不见踢飞了出去。路则一抓抄起了边上的冬,拔出一把刀,架在冬的脖子上。
喂喂,你放开我女儿,有话好说。
对啊,你冷静点,妖精猪也冒出了冷汗。
放心吧,只要你们不轻举妄动,我们杀手组织是很讲道义的,不会杀这个无辜的小姑娘,路大声道。
从行动中看,28是组织者,你只是个配合的,你不觉得在领导面前说话很失礼仪吗?看来,杀手集团的数字,越小的人,地位就越低吧。
胡说八道,路涨红了脸,看来遥遥说对了。
警察来了,28提醒道。

很快到了码头,一辆巴士停靠在边上,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在乌鸡的带领下,冲入了船舱。见大势已去,路也放下了冬,带走了2名杀手,开车离去。
不对,抱抱大喝一声,这码头不是我们出发的地方。
哈哈,你们发现的太晚了,乌鸡得意的笑道,我的已经联系了人把同伴接走了,哈哈,其实也不怕告诉你们,我才是杀手集团这次行动的负责人,代号是5。
难道只是个开船接送的,妖精嘟囔道。
别想逃走,抱抱和不见冲了过去,只见眼前一阵闪光,等烟雾散去,乌鸡早已不知去向。
爸爸,你在看什么呢?冬睁着大眼睛问道。问问没有回答,放眼望去,只见遥遥曼妙的背影,正消失在地平线的前方。

Posted: 2015-01-21 10:17 | [楼 主]
扎扎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155
威望: 1156 点
金钱: 940 静电币
支持度: 0 点
在线时间:33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5-04-01

 

Posted: 2015-01-26 14:34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狗狗静电BBS - wwW.DoGGiEhoMe.CoM » 「天黑请闭眼」游戏 Mafia Game

沪ICP备05008186号
Powered by PHPWind Styled by MagiColor